他不想再怨責自己,他不想再猜測上帝的旨意。人生中有很多時候,跌倒了,別趴在那裏,你必須也只能繼續向前走。至於那些事業......如果一個人歷經像 他這樣慘痛的教訓,卻還弄不清楚世界上有比賺錢更重要的事情,那這樣的傢伙還真應該繼續留在這個人世間──難怪上帝不願回收他。

艾利克放下杯子從餐桌起身,想要回到床上去。行經書房時,突然想起自己已經有幾天沒有檢查邵陽的學習狀況。

那個年輕的大男孩是個天才,剛滿21歲。艾利克在荷蘭設置的這個中國遊樂園,就是出自邵陽的創意。

艾利克常想,如果自己早點結婚,以43歲的年齡是足以當邵陽的爸爸了。這就是為甚麼當邵陽要求自己擔任他的老師,而不是拿他的創意換取金錢報酬時,他會答應邵陽的原因之一。他喜歡這個男孩。

走到書桌前,艾利克按下幾個按鍵,牆上的大螢幕出現數個分割畫面,其中一個是與邵陽有關的資訊。他想了一會兒,憶起去年底的台灣行。

荷蘭這頭的問題都已經定案了,細節問題交給下面的人去執行就好,他並不需要留在這裏。尤其是那些努力想把女兒塞給他的各方勢力,在喪禮過了半年之後,就明目張膽的進行起來,他實在煩不勝煩。而且看情況只會越演越烈,不如找個大家都想不到的地方躲一陣子。

照顧他龐大的資產並不困難,只要有幾台電腦,加上網絡與加密的衛星電話就可以了。而且去台灣還有一個好處──美食。

說實話,走遍全世界,台北的美食是讓他印象最深的一個城市。或許他能夠恢復食慾。看看另一個牆面上的萬國時鐘,他撥了一通電話去台灣。

「Larry,你可以幫我安排一個房子嗎?我需要一些設備......是,但行程與住處都要保密。」

「還有甚麼條件?喔!你可以幫我找一個會燒中國菜的廚子嗎?」

第二章 茶人竹君

艾利克口中的Larry就是建築師李嵐。

他掛上電話後,半晌還回不過神來。艾利克要來台灣!

邵陽幫艾利克規劃「清明上河遊樂園」,李嵐則從許多的建築師中脫穎而出,幫艾利克將這中國的遊樂園落實成實體的建築物。

這幾個月來,他的事務所忙得不可開交,全部的人力都投入在這個案件的規劃上,幾乎沒有餘力去接其他的案件。李嵐自己更是成了空中飛人,在荷蘭與台灣之間飛來飛去。

好不容易這個月他得空飛回台灣稍微喘一口氣。但也只是稍微喘口氣而已,因為他還得監督建築藍圖的最後修飾,並且盯緊那些中式建材在鶯歌窯廠的燒製情況。原本他打起精神,計劃下個月飛回荷蘭去監工,那時候他才會再見到艾利克。但是,現在艾利克卻要來台灣!(待續)◇

——節錄自《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