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利克是個慷慨的業主,他支付的設計規劃費用,足夠李嵐從此金盆洗手一輩子過著雅痞的生活,不必再工作了。但這不是李嵐想盡心為艾利克安排台灣的住所的原因。

一年前,艾利克的妻子和九歲大的兒子不幸死於綁架未遂的飛車追逐。這件事情轟動全球,連續佔據著新聞媒體的主要版面長達一個月之久,直到綁匪落網。可恨的是,與綁匪勾結的人竟然是艾利克的親弟弟!

一直以來,李嵐和艾利克僅僅是業主與建築師的工作關係,無從也不曾為這件事情向他致意。如今艾利克想來台灣住一陣子......

像艾利克這樣的人物,行動很難不引起政府部門以及媒體的關切。台灣的治安雖然很好,可也難保國際級的犯罪份子會不會盯上艾利克。因此私隱與安全的問題是安排他住處的首要考慮。

再來就是房子的舒適度。他去過艾利克在荷蘭的住家,一個月內要把一棟房子裝修到那樣全自動、舒適的程度,實在是有困難。但是憑他對現代建材與設備熟悉的程度,還是可以做到七、八分的程度。至於廚子,這就困難了。他要上哪找一個廚子給艾利克!?

現在消息已經放出去一個星期了。房子沒有問題,第一天就有著落,世交長輩劉董在陽明山有一棟現成的別墅,條件很好,屋後還有一個25米的游泳池,雖不是標準池,但也差強人意了。李嵐還透過關係讓警政署增設了巡邏警員,不是耍特權,而是艾利克這樣的人物,如果在台灣出了甚麼事,鐵定成為國際頭條新聞,台灣政府不會想出這樣的名、丟這樣的臉。

當然,私人保全還是一定要的。

房子已經派了三組裝修人員進駐,務必在三個星期內完工,因為油漆的味道必須至少有一個星期的通風期。李嵐還讓公司的一名建築師,全程待在現場監工,因為沒有時間重做,必須一次到位。

只是,廚子還是沒有著落。艾利克的要求很簡單,會做中國菜的廚子,這在台北,說得誇張一點,那可是滿街都是。而且艾利克會說中文,溝通上並沒有問題。可是艾大爺還有一個要求,這個廚子得住在家裏。換句話說,他要的是那種英國式的管家兼廚師。這可又增加了難度。

「去找喜悅飯店的董事長吧!請他借一個廚子給你不就得了。」李嵐的合夥人,另一位知名的建築師──楚中和提議。喜悅飯店的中餐在台北即使不是最拔尖,也算是數一數二的。

「你幫我打個電話吧!」李嵐真的是忙瘋了。

「沒問題,我來打。」

隔了一會兒,楚中和又探頭進來李嵐的辦公室。「算你好運!」

「找到人了?」

「是啊!超優的。喜悅飯店的董娘介紹的。如果不是我拿事務所的信用再三保證僱主身家清白,絕無不良嗜好,我看這位董娘是不會肯放人的。」楚中和明白得很,這個僱主的身份是不能洩露的。所以在電話中很是和美麗的董娘在言語上糾纏了一番。

「不就是一個廚師嗎?」身家清白的僱主,這話從何說起。

「這位『廚子』是位小姐,她是台灣知名的茶人,更是有名的花藝老師,拿過日本二種流派的執照,現在是中華花藝的顧問。」楚中和把剛才聽來的話照搬給李嵐。

「她會做菜?」李嵐知道「茶人」是中華茶藝的最高榮譽,會品茶的女子通常對茶點很有一套,可卻不一定會做菜。

「嘿嘿!何止會做菜,她是目前台灣上流社會舉行外燴最搶手的佈展人。」

「喔!不簡單,是個文化圈的人。她願意接受我們提出的條件嗎?」

「她願意先簽一年約。條件是薪水先付清。」

「沒問題。從我的帳戶裏先撥付。」說起來艾利克是他帶進來的客戶,而這部份又算是私誼幫忙,在還沒向艾利克請款之前,李嵐不想讓事務所支付這筆錢。

「哥兒們還計較甚麼?我會讓會計部門先付了這筆費用。」楚中和說完就轉身要離開。

「哎!你還沒有說她叫甚麼名字?」李嵐喊住他。

「竹君,如竹君子。」(待續)◇

——節錄自《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