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對今年中共兩會的關注度超過了以往,都在關注著修憲和人事佈局,雖然知道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但關注度依然很高。針對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的修憲案,在大陸罕見地出現不少反彈聲音,國際上也對中國走向感到憂慮。

中共官媒報道,3月5日,中共全國人大會議的開幕式上,代表們對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的提議報以兩次掌聲。人大代表們開始審議憲法修正案,並在11日下午投票表決。

官媒披露,國家主席任期限制撤銷的憲法修訂案,最早是由習近平在去年9月底的政治局會議上做出的啟動決定,並且成立了直屬政治局常委的憲法修改小組。

倉促修憲「快刀斬亂麻」

熟悉中國事務的香港學者林和立教授對法國國際廣播電台表示,中共公佈修憲的過程十分罕見,可能是想用這樣的方式來安撫那些強烈的反對聲音。林和立分析,這個過程只有短短的4個月時間,這麼倉促決定,可能是反對聲音太強大了,所以要「快刀斬亂麻」,免得那些反對的聲音有機會凝聚。

但是通過5日召開的人大會議來看,修憲建議的通過只是一個時間問題。林和立表示,通過中共官媒公佈的程序,就可以看出中共修憲尋求支持的過程,這一切只是走過場。

林和立分析認為,現在的政治局成員中,三分之二屬於習近平陣營,所以會獲得政治局的支持;而中共的那些元老們,最多也只會是告訴一聲,談不上甚麼諮詢。同意不同意,都會一樣通過。

不過,反對的聲音的確存在。林和立認為,反對者主要來自江派和一些中共元老、紅二代等。此外還有一些具有自由思想的學者,甚至「人大代表」,也有不同的聲音。但是當局早就禁止「妄議」中央,所以反對的聲音再強烈,也都會被「和諧」掉。

罕見的民間反彈

「修改國家主席任期的限制」消息披露後,大陸網民群情激動,紛紛採用各種方式表達不滿。另外,前《中國青年報》的《冰點》周刊主編李大同,也專門寫了一封給北京市人大代表的公開信,呼籲他們在全國人大會議上投反對票,否決修改國家主席任期的建議。據了解,這是在中共內部,極為罕見的明確反對聲音。

德國之聲報道,有記者採訪廣東石油工業的一位代表:「習近平是否會終身在位?」對方回答:「我不認為我能夠回答這個問題。」記者追問:「這樣一個擁有至高權力的人犯了錯誤怎麼辦?」對方說:「我回答不了。」記者再追問:「你會表決同意修改憲法嗎?」對方拋出了一句:「您讓我陷入窘境了。」

雖然不知這位代表這麼回答背後的真正意思,不過兩會前憲法修正案主要內容被披露後,中國網絡上的「敏感詞」突然間猛增了很多。微博、微信開始屏蔽相關信息,將大量的詞彙列為禁區,忙瘋了刪帖和審查部門。

此外,很多人權人士和維權律師又被帶離北京,去外地「被旅遊」。自由亞洲電台報道,人權活動人士胡佳、維權律師浦志強等等,都要「避兩會」,等到兩會結束後才可以回北京。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則是被限制在家裏,被要求不能接受採訪,不能上社交網。

無疑的,這次中共人大將取消1982年以來就實行的國家主席兩屆任期、每屆5年的限制,因為到目前為止,人大百分之百地通過了所有的中共議案。但這次中共修憲,至少在民間有不少反彈,這個現象卻很少見。

其實不只是中國大陸,國際上人們也都在關注將在中國發生的這種變革。

國際對中國走向的憂慮

美國總統特朗普也做出了評論。據分析認為,特朗普是一種嘲諷的口吻。特朗普說:「我認為這很好,我希望有一天我們也可以這麼做。」這句話立刻引起了哄堂大笑。

另外《紐約時報》報道,歐洲的領導人們也開始擔憂,中共不會向西方的民主法治靠攏,可能成為全球體系的威脅。報道中指出,許多歐洲領導人在譴責中共分裂歐盟、軍事和海外投資上越來越強硬。林和立教授對德新社表示,中共現在越來越趨向咄咄逼人,今後它為了擴大勢力範圍,還會更加如此。

對中共將修改國家主席任期的做法,外國企業也在擔心。位於倫敦的一家諮詢公司中國問題專家馮比(Jonathan Fenby)說:「危險在於封閉制度、一人統治以及他的情緒。一旦意見分歧,就會同顛覆政權等同起來,而對領袖的效忠成了高官階梯上最重要的衡量尺度。」

人們反感共產主義

實際上,人們對共產主義這一套已經非常反感。美國總統特朗普在聯合國大會上的演講說:「從蘇聯到古巴及委內瑞拉,無論它們實行的是社會主義或者共產主義,結果都是痛苦、崩壞和敗亡。」

唯有解體中共才是出路

各界的不同聲音這麼多,為甚麼習近平還要推動修憲?時事評論員夏小強認為,習近平上台5年,所做的影響最大的事就是反腐。但是腐敗是中共黨內的事,卻不是執政政績。習、王聯手的5年反腐,拿下了以江澤民集團為主的幾百名部級高官,但是形勢並不樂觀。以江派為主的利益集團仍在激烈對抗。

夏小強分析,習近平修改憲法的舉措,可能是在藉助憲法這個工具,延長他的執政任期,繼續反腐,解決江澤民集團的反抗和政變問題。不過夏小強也指出,在中共這個邪惡的體制中,想做出甚麼改變都不太可能,會處處受到體制的限制約束。要想真的有所改變和突破,沒有別的路可走,只有解體中共,所有問題都會迎刃而解。誰見過哪個醫生給自己動手術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