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屆之年,加上修憲等敏感議題,中南海博弈升溫。中共第十三屆人大會議今日在緊張氣氛下開幕。會議前夕,人大主席團名單公佈,由習近平「大內總管」栗戰書擔任主席團常務主席並主持會議,意味著栗將代替江派原常委張德江擔任人大委員長,並接管港澳事務。這是習近平陣營首次掌控人大。會前並傳出,港澳辦將與國台辦合併,一旦消息作實,現任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去向未明,未來港澳台系統面臨新一輪洗牌。

適逢中共政府換屆選舉,加上需要修憲,今次十三屆人大會議會期超長,破紀錄達16天,從3月5日至20日,較以往的會期多出5至6天。

昨日中共人大會議首場新聞發佈會上,發言人張業遂解釋,會期延長的理由主要是議程內容多,共有十項。除了慣例的高層人事選舉,新增議程包括審議修憲、監察法草案、及審議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

會議前夕,中共十三屆全國人大昨晨舉行預備會,確定了栗戰書等10人擔任主席團常務主席。除栗戰書外,包括人大秘書長王晨、中組部部長陳希、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前政治局委員張春賢等。主席團會議由栗戰書主持。會議副秘書長張業遂為大會發言人。

栗戰書主持主席團會議

栗戰書在十九大「七常委」中排名第三,緊接習近平、李克強之後。根據排名,外界預料他將接替屆齡退休的江派常委張德江,出任人大委員長。昨日他敲定擔任人大主席團會議主持人,可謂提前進入角色。

現年67歲的栗戰書是習近平的故交和心腹,有「大內總管」之稱。但因其為人低調,外界對其背景所知不多。栗戰書生於河北平山,據悉30年前擔任河北無極縣委代理書記、書記時,已結識在鄰縣任正定縣委書記的習近平。

2010年,栗戰書從黑龍江調任貴州省委書記。次年時任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的習近平到貴州考察4天,栗戰書全程陪同,兩人有了深談與交心。據貴州一個前官員向本報透露,栗戰書和習近平私交甚篤。貴州不少官員獲提升,進入「習家軍」行列,也和栗戰書力薦有關。

助習清理中辦江派勢力

十八大前夕,62歲的栗戰書調任中辦常務副主任;2012年9月,栗戰書出任中辦主任後,大力清洗「六人幫」之一的令計劃的中辦舊部,並配合習近平頻頻出手打擊江派。

同時栗戰書密集幫習近平發聲,據報在黨內最先提出「核心意識」,被視為習不可或缺的左右手。栗戰書經常陪同習外訪,包括去年七一到訪香港。

作為第五次修憲小組副組長的栗戰書,被指是本次修憲的主要操刀手。有分析稱,從習近平十九大的工作報告來看,習在下一任期將會把反腐制度化,為此準備成立「全面依法治國領導小組」,並建立國家監察委,這一切動作都涉及名義上的立法機構——中共人大。

張德江主管人大挑亂局  成倒習基地

時事評論員季達稱,人大委員長由習近平親信栗戰書擔任,是習近平上台以來,首次正式把人大從江派手中奪下來。過去人大由江派親信張德江掌控,人大成為「反習基地」,不斷挑釁製造亂局。由栗戰書主掌人大,對習近平來說,無疑會減少推行新政的阻力。

事實上,現年71歲的張德江,被認為是十八大權力爭奪戰中,江澤民為確保江派利益,強行塞進七名政治局常委中的三大江派人物之一,其餘兩人為劉雲山、張高麗。張德江從北韓留學回國後,靠投靠江澤民一路高升。其人心狠手辣、以「左得出奇」著稱,長期主政江派基地——廣東省。張不僅隱瞞廣東沙士疫情、打壓敢言傳媒,還積極配合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故深得江澤民信任。

2012年,張德江接手人大委員長職務後,隨即成為江澤民集團最高利益代言人,人大則漸成「反習基地」。

「第二權力中央」 借政改激化香港局勢

2013年,張德江挾持人大,阻撓習當局廢除勞教制度。廢除勞教的背後涉及馬三家酷刑黑幕及蘇家屯活摘器官等迫害法輪功的罪行。

2014年9月30日,張的下屬、人大內務司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李慎明暗示人大「可以罷免國家主席」,被視為張德江對習近平的威脅信號。

此外,在香港普選問題上,手握香港問題實權的港澳小組組長張德江不斷製造混亂,刺激惡化香港局勢。包括在任內挑起「610白皮書」、「831人大決議案」、引爆雨傘運動等;張德江還與梁振英配合,利用香港議員宣誓風波,挑起事端,被指利用人大釋法,試圖形成新的「第二權力中央」,來對抗習近平。

張德江退任前夕轉口風 人大系統或面臨洗牌

張德江將於人大會議後正式退任。退任前夕,3月2日張德江主持中共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黨組會議時,強調要「確保黨的主張通過法定程序成為國家意志,確保黨中央推薦的人選通過法定程序成為國家機構領導人員。」

時事評論員季達解讀,張德江在任時,多次提人大的重要性,甚至暗示「人大可以罷免國家主席」,而習近平箝制他的辦法,就是宣告「強調人大歸黨領導」,如今退位前夕,張口風明顯和以往不同,也說明江派大勢已去。

他表示,在中南海權力爭奪戰中,江派在十八大中失去政協的掌控權(由俞正聲接任江派常委賈慶林),其後政協大清洗,很多擔任政協的江派高官都一一落馬,政協甚至有「最危險官職」之稱;十九大江派再失去人大的掌控權,意味著中共人大系統,將面臨新一輪洗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