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福星高照,一生曾經歷過五次性命攸關的險境(包括本文所敘述的一次,當然,戰場上的「險」沒算在內),竟然都能一一化險為夷,死裏逃生,更是讓人嘖嘖稱奇。父親講起這些歷險的故事給我們聽時,都直說是因為有「菩薩保佑」的關係,讓我這曾受過洗,禁忌崇拜異教偶像之基督徒,每每在廟裏見到些法相莊嚴的菩薩時,心中絕不敢有絲毫的不敬。

原意是寫篇幽默討喜的文章,沒想到年紀大了,思緒難以掌控,由「貓狗雨」的故事扯出了一段父親童年的坎坷往事來結尾,筆觸之間,難免有些酸楚,也有點兒感傷。

我是名作家一信懷南「最後一代的大陸人」文中描述的,最典型的那一輩旅美華人,我們的上一代歷經了顛沛流離,在「戰亂的貓狗雨」中存活下來以後,竭盡所能地把我們這一代送到海外去發展,以避免可能會發生的下一場「戰亂的貓狗雨」。半個世紀匆匆而逝,我們的上一代若還在世,當已屬「人瑞級」的人物,事實上,連我們這海外的第一代也開始逐漸凋零。上一代的恩情,固然已無法回饋,而我們的下一代所接受的西方教育,與中國傳統的「儒家思想」又有相當差距,孩子們一朝「插翅高飛」,出去開展、追求屬於自己的天空,家庭觀念也自然是那西方的價值觀,不太可能像我一樣舞文弄墨,寫些文章來追憶父母養育之恩的。

看來,我們這「最後一代的大陸人」,真的是海外華裔「絕無僅有」的一代了。(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