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者必受其福」,安歌看著這句話,悻悻地心想:「我的命這麼薄,二十出頭就得了癌症。

哎……」安歌長長地嘆了一口氣。她每天都和病魔並肩同行,那實實在在的痛苦,讓她覺得,她的病比起優曇婆羅花,才更是「真實」的存在。

頭上的汗珠,急促的呼吸,還有身體裏的一把小刀,每時每刻都在割著自己的臟腑,真實的痛苦讓她感到生存的艱辛。如風的行人,每次從她身邊走過,那絲絲的涼意,都會使她心悸,顫慄。

她把報紙放在一邊,實在是沒有精力再看下去。

「安歌!」一聲脆亮的聲音,劃入心際。終於,聽到哥哥的聲音了。

「哥,你怎麼才來?萬一我暈倒了,你就別想看到我了。」安歌有些生氣地說著,心中的苦,隨時會向熟悉的目標發射。

「哥這不是來了嗎?一路還好吧?來,把這些東西給我。」安卿一面擁著妹妹,一面拉著提箱往停車場走。

這時,安歌才發現。哥哥的車後,還跟隨著一輛救護車。原來哥哥是怕她半途出意外,所以特別預定、包下了這輛急救車,以備不時之需。

異國的風情,在她的眼裏似乎是斑斕的。儘管她是夜晚下的飛機,但是透著多彩的霓虹燈,呼吸著清爽的風,一絲淡淡的愜意,在心底升起。

安歌來到歐洲時,也正是克島的度假山莊旅遊的旺季。在這個原生態的山莊,有著名的中世紀影視城、童話谷、溶洞等景致。

山莊的主人,是一個地道的歐洲人,有著高大的體魄,白皙的皮膚。但,鼻子卻不像歐洲人典型的鷹鼻,眼睛也格外的細長,尤其微笑的時候,眼睛只留下一條縫。他就是通過這條細微的縫,瀏覽著周圍的世界,上至天文,下至地理。

而且,他還有一個很東方的名字,人人都叫他「劍龍先生」。

這名字能讓人想到一串的中國古詩,譬如:

「慨然撫長劍,濟世豈邀名。

 星旗伴雲龍,日羽肅天行。 」

亦如:

「幽人枕寶劍,殷殷夜有聲。

 人言劍化龍,直恐興風霆! 」

再如:

「投劍兮脫冕,龍屈兮蜿蟤。

 潛藏兮山澤,匍匐兮叢攢。 」

總之一句,「劍龍」這名字充滿了龍心劍膽!

山莊的員工,多是留著時尚的髮型,穿著中世紀的麻袋裝,似乎每個人都是誇張的電影演員。而劍龍先生很有型,直接剃成光頭。他就是頂著自己的「燦爛千陽」,橫走在山莊的每條道上。

劍龍先生選擇開發避暑山莊,從最初為人做工,劈柴、搭帳篷、挖廁所、修小路,到現在成為山莊的主人。其實,卸下山莊的名頭,他就是一個普通的人,一個熱愛著山川、大地的人。

*        *        *
周末時,安卿帶著妹妹到克島的避暑山莊,參觀中世紀的影視城。更因為,山莊的主人劍龍先生是他的鐵友。

幾年前有一個旅遊團,來了兩位中國人。一個教授針灸,一個傳授氣功。劍龍對那些五花八門的氣功動作,不感興趣。唯獨對著小小的銀針,充滿無限的興趣。就是在這兒,他第一次知道了人體的穴位。原來人眼看不到的地方,還縱橫交錯著很多的脈絡。

因為人體的脈產生淤塞,所以人就會生病。而針灸,就能疏通這些淤塞。但前提,要找準穴位。你總不能為了一隻兔子,就在草原上遍撒獵網吧。

劍龍先生,學中文有些費力,除了小時候很費力地學過一些德語,至於其它語種,似乎很難和他產生碰撞的火花。但,針灸穴位,他卻是學得很輕鬆。每一個穴位名稱,就好像早已掃描在他的心裏。

幾年後,這些小小的銀針,漸漸地在劍龍的手中,練習地出神入化。這銀針相比晦澀難懂的醫學理論,劍龍覺得,還是很得心應手。看到遊客中暑了,他上去順手給人家施針;在市裏看到路邊倒下的酒鬼,他也會上前一展他的妙手;若老人突發心臟疾病,若他碰到,一定會有救。

*        *        *
安卿每個周末都要到避暑山莊,過兩天野外的帳篷生活,他以中國傳統的靜修養心,調節繁忙的工作帶來的疲憊。

山莊景致天然,尤其遍山猶如人形的巨石,矗立在海崖邊上,總會賦予人不盡的遐想。儘管,山野莽莽,遠離人煙,不知為何,心中反而會有回家的感受。

幾年前的一個周末,安卿像往常一樣,開著他的越野悍馬,一路瘋狂,穿過山野。還是在老地點熟練地紮起帳篷,放下一堆的繁忙,帶著登山的整套用具,直向山崖。

闖蕩商場的膽氣,或許就是在長年累月征服一座一座的山崖中,歷煉出來的。(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