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復興四大經典畫法幾個世紀以來一直在西方文化中耳熟能詳。為了讓廣大中文讀者能真正了解正統的西方藝術,本文總結出這部份相關專業論述,供廣大藝術愛好者參考。

文藝復興繪畫中出現的Cangiante(換色法)、Chiaroscuro(明暗對照法)、Sfumato(暈塗法)和Unione(統合法)這四種風格迥異的繪畫技法被後世廣為流傳,許多藝術巨匠都曾經出神入化地運用它們創造出輝煌而美麗的藝術珍品。譬如意大利文藝復興盛期三傑在世時,米開朗基羅的繪畫作品中常常採用Cangiante;達芬奇喜歡使用Sfumato;而拉斐爾則能完美地運用Unione。

一、換色法 Cangiante

文藝復興前期意大利繪畫雖然也有膠繪(Detrempe)、蠟彩(Encaustique)等諸多畫種類別,但還是以濕壁畫(Fresque)和坦培拉(Tempera,蛋彩畫)為主。當時受到技術及材料的時代侷限,色料種類很少,藝術家們只能用很有限的少數幾種顏色作畫。尤其是在濕壁畫的繪製中,由於石灰上不能使用對鹼性物質敏感以致產生不良化學反應的顏料,所能使用的顏色就更少。

因此當時的畫家採取了相對簡單的辦法來表達色彩和明暗,諸如簡單地在物像固有色中調入黑色來表示暗部等方式,以用顏料畫素描的辦法來表達彩色的對象,而對色彩變化卻無法深入表現。這時Cangiante——換色法就應運而生了。這種方法旨在使用近似的顏色代替簡單加白的亮部或簡單加黑的暗部,只要這兩種顏色的明度和色相差異不太大就可以。早在喬托(Giotto)的作品中就能看到他偶爾用到這種方式,而安吉利科(Fra Angelico)就開始較多地運用這種以近似色代替的辦法了。

米開朗基羅在《創世紀》之《先知丹尼爾》的畫中運用換色法表達光暗:先知袍子在膝蓋的亮處呈黃色和旁邊暗處呈綠色,更暗處用褐色表達。(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米開朗基羅在《創世紀》之《先知丹尼爾》的畫中運用換色法表達光暗:先知袍子在膝蓋的亮處呈黃色和旁邊暗處呈綠色,更暗處用褐色表達。(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其實這種方法雖然被稱為是一種技法,但還是源於色料種類不健全時代的權宜之計。隨著進入文藝復興盛期時,顏料的種類也豐富了許多,然而這種傳統卻被承傳了下來。米開朗基羅就是將這種技法發揚光大的人。米開朗基羅喜歡色彩本身對藝術家意境的表達,因此從藝術的角度他反對在色彩中簡單地摻入黑色來畫暗部,而喜歡用較純的顏色。譬如他畫的西斯汀教堂天頂畫,為了體現天堂的光輝和神的光明,他採用很純很明亮的顏色換掉了許多原本應畫得灰暗的色彩,通過改變色相的方法提升了色度,調亮了色調。這就使得天頂畫呈現出非常明亮、光芒四射的色彩效果。由於米開朗基羅的名聲和影響力巨大,也使得Cangiante對後世的影響很大,以致後期此法一直被沿用下來,並形成了一種藝術風格,在色彩上給予一定程度的誇張表達。後來的畫家,如風格主義(manierisme,或譯矯飾主義)和楓丹白露畫派的作品中也時常看到此技法留下的痕跡。

二、明暗對照法 Chiaroscuro

喬瓦尼.貝利尼(Giovanni Bellini)合理地以明暗組織畫面,使用明暗對照法在二維的平面上形成了三維景深的空間感和人物立體的美感。

喬瓦尼.貝里尼繪製的祭壇畫《寶座上的聖母》。通過明暗對照使畫面達到戲劇性的舞台劇效果。(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喬瓦尼.貝里尼繪製的祭壇畫《寶座上的聖母》。通過明暗對照使畫面達到戲劇性的舞台劇效果。(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Chiaroscuro從廣義上講是指用明暗來表達形體和空間的起伏變化,這種技法早已被當今幾乎所有的學院派所傳授,而文藝復興時期很多畫家就已經使用它了。雖然後來巴洛克前期的卡拉瓦喬(Caravaggio)在暗背景下將強烈的光線佈置於主要人物身上,通過加強了的對置明暗關係使畫面達到戲劇性的舞台劇效果,因此常常被稱為明暗對照法的代表人物,但實際上在他之前許多畫家就把這種技法掌握得爐火純青了。譬如喬瓦尼.貝利尼(Giovanni Bellini)的很多作品就已經體現出畫家合理地運用明暗組織畫面,從而在二維的平面上形成了三維景深的空間效果和人物立體的美感。

Chiaroscuro之所以被稱為是一種技法,是因為它其實是一種與客觀事實不一定相符的處理手法。譬如畫一個露天站在戶外的人,我們通過實際觀察會發現,自然的天光一般都是四面來光,不會像單一光源那樣造成非常明顯的明暗狀態。然而很多畫中的人物雖然身處大自然中,但為了便於藝術家塑造出立體感,總是像在單一光源之下,這與客觀現實是完全不同的。

由於不同地區畫家之間的來往,使得各種技法在各國相互影響,逐漸讓各類藝術風格走向成熟。譬如以凡.艾克(Van Eyck)等人為代表的早期弗拉芒(或譯法蘭德斯)(Primitifs flamands)繪畫技法流傳到意大利地區後,在威尼斯和佛羅倫斯等地就逐漸演變出了一些與其本土技法融合後稍有不同的變體技法。當時的畫家在完善明暗對照法的過程中也逐步地發展出越來越豐富的繪畫語言。(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