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編劇權益聯盟」昨(23日)發表題為「《紙皮婆婆》不公真相要求古天樂直接對話」一文,指電影《紙皮婆婆》的編劇兼導演任俠求助,稱該片的製作公司「天下一電影製作有限公司」在處理編劇費、編劇合約、及「金馬創投百萬首獎」的獎金分配上涉及嚴重不公,要求和天下一老闆古天樂直接對話。天下一今(24日)發律師信,稱指控失實,是「惡意虛假陳述和誹謗」,要求聯盟立刻刪除該文章和公開道歉,否則會進行民事訴訟。

「香港編劇權益聯盟」稱去年接獲任俠求助,指任俠作為《紙皮婆婆》的主要編劇,不但被排除於編劇合約之外,編劇費更被拖欠超過3年,最終須由聯盟協助追討,並指控天下一於毫無預警下,單方面中斷《紙皮婆婆》項目和取消任俠的導演合約,更在從未得到任俠同意下,獨佔百萬首獎獎金「百萬首獎」獎金。

天下一今在Facebook專頁上載向聯盟發出的律師信,稱雙方分歧從去年5月開始,又稱對方「強詞奪理」,但一直忍讓,去年10月31日提出解決協議書草稿,希望解決分歧,但對方一直未有回覆,對聯盟「選擇於大年初二公眾假期發表該文章和當中的失實指控感到錯愕和遺憾」。

天下一:任俠已收舒琪67,500元酬金

信中指天下一委任的編劇是舒琪,任俠是由舒琪推薦予天下一。天下一在2018年12月1日與舒琪簽訂電影編輯合約,之後簽訂電影監製合約,「自然期待舒琪先生和任俠先生各司其職」,天下一併按合約分別向舒琪和任俠支付相關期數的酬金,據了解任俠參與劇本第一稿的創作,舒琪為此向任俠支付67,500元酬金,「這是他們之間的合作協議」,認為聯盟稱任俠「被排除於編劇合約之外,編劇費更被拖欠超過三年」一說,與天下一無關。

至於聯盟指「金馬創投百萬首獎」的獎金遭天下一獨佔,並引述天下一的回應指已把獎金花光,天下一稱指控失實,是惡意污衊,稱聯盟完全清楚台北金馬創投會議的「百萬首獎」 協議,沒有聯盟稱以製作公司與導演共同支配與協商為原則的說法。

信中稱「天下一」一直希望能迅速解決分歧,從沒「拖延消磨、敷衍推搪」,反指聯盟不斷作出「無理要求」,例如「要求分得一半獎金,並把舒琪先生排除於外」,並要求「以港幣1,000元回購《紙皮婆婆》劇本」,但任俠已收取67,500元的酬金。

天下一又稱,最初已經表示保留《紙皮婆婆》 項目和名稱,但聯盟表示任俠堅持以「2018年金馬創投百萬首獎作品」進行該項目。天下一稱,在去年10月初曾表示若任俠堅持以「2018年金馬創投百萬首獎作品」進行,天下一可考慮以成本價轉讓《紙皮婆婆》項目,但條件是任俠須取替和承擔天下一在「金馬創投百萬首獎作品」協議的所有義務,及與天下一和金馬創投簽訂約務更替協議,唯聯盟方面沒有回覆。

信中又說,天下一仍願意就該項目協商,但「不打算勞動古天樂先生參與協商」。另一方面,就「香港編劇權益聯盟」發表的貼文,律師信形容是「惡意虛假陳述和誹謗言論」,要求立刻刪除該文章和公開道歉,否則將會進行民事訴訟「討回公道」。@

天下一今(24日)發律師信。(天下一 Facebook 圖片)
天下一今(24日)發律師信。(天下一 Facebook 圖片)

天下一今(24日)發律師信。(天下一 Facebook 圖片)
天下一今(24日)發律師信。(天下一 Facebook 圖片)

天下一今(24日)發律師信。(天下一 Facebook 圖片)
天下一今(24日)發律師信。(天下一 Facebook 圖片)

貼文附上3封天下一致任俠和「香港編劇權益聯盟」的電郵。(天下一 Facebook 圖片)
貼文附上3封天下一致任俠和「香港編劇權益聯盟」的電郵。(天下一 Facebook 圖片)

貼文附上3封天下一致任俠和「香港編劇權益聯盟」的電郵。(天下一 Facebook 圖片)
貼文附上3封天下一致任俠和「香港編劇權益聯盟」的電郵。(天下一 Facebook 圖片)

貼文附上3封天下一致任俠和「香港編劇權益聯盟」的電郵。(天下一 Facebook 圖片)
貼文附上3封天下一致任俠和「香港編劇權益聯盟」的電郵。(天下一 Facebook 圖片)

------------------
📊InfoG:
https://bit.ly/EpochTimesHK_InfoG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
🗞紀紙:
https://bit.ly/EpochTimesHK_EpochP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