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下發通知 醫院填寫死亡證明時禁止寫新冠

日前據中國多名醫生披露,官方已經下達通知,禁止醫院在死亡證明上填寫死因為「新冠肺炎」。

遼寧省大連市某醫院的劉醫生對大紀元記者說,「現在政府有規定,由於新冠導致基礎病加重而死亡的病人,都不能算新冠死亡,就是這麼一個標準。所以新冠的死亡率從上到下沒人知道,官方也沒這方面的準確數字。」

山東省煙台市的王醫生透露,近期因新冠肺炎死亡的人數眾多,山東醫療系統下發緊急通知,規定給新冠肺炎死亡的患者開具死亡證明時,在死亡原因這一欄禁止填寫新冠肺炎,要求填寫別的疾病,只要有別的基礎病,寫啥病都行,就是不能填寫新冠肺炎,而且要求醫生在填寫死亡原因時,必須經過醫院同意,禁止醫生自行填寫死亡原因。

煙台市煙台山醫院的程醫生告訴大紀元記者,「具體得新冠肺炎死的人數,我們這也不知道,因政府都不讓寫新冠死亡,所以沒統計新冠死亡人數。」

一位顧姓山東煙台居民告訴大紀元,「他朋友的父親去年12月初在煙台醫院住院,原本打算一周後出院的,但突然放開後陽了,沒幾天就死了。」「醫生不讓寫是因新冠死亡,就按原來住院的病因心臟病寫的死因,其它醫院也是一樣,都不讓寫因新冠死亡。」

東北農村出現「萬人坑」集體焚燒掩埋屍體

在中國大陸,由於因疫情死亡的人數持續增加,一些地方喪葬從簡,多具屍體集體火化,再一同挖坑掩埋。

哈爾濱市民老陳對新唐人表示,這波疫情席捲全國後,東北地區死亡人數爆炸式增長,火葬場味很大,跟以前不一樣了,聞起來渾身不舒服,讓人毛骨悚然。

哈爾濱市民老陳:「現在是屬於爆炸式的死亡,火葬場是排大隊,我身邊7個人沒了,參加葬禮要排到17天以後,我這個區就有2個殯儀館,這種情況下根本就不夠。一個是再加爐子,再一個還再蓋個殯儀館,以前的方艙裝死人,後邊還再建。」

老陳還透露,由於當地農村死亡人數太多,屍體積壓嚴重而被迫採取集體焚燒、集體掩埋,場面恐怖。

哈爾濱市民老陳:「我們農村情況就是沒有火葬場的地方,是挖大坑集體燒,燒完以後呢集體掩埋,鋪上一層土,然後再集體燒,再鋪上一層土,就循環往復,還有的地方呢,是直接挖坑埋。」

河南農村地區也出現類似情況,很多死者沒有被裝入棺材,而是直接挖坑掩埋,採取最原始的土葬辦法。河南安陽民眾李軍表示,當地的一些獨居老年人死後,直到被掩埋完畢,他們在外打工的子女都不知道。

河南安陽李軍:「死的人太多,棺材根本就不夠用,現在是買都買不上,我老家燒都不燒了,直接刨個坑,連棺材都沒有,直接把人先埋了,有時候兒女都不通知,都是這樣了現在。」

常州15分鐘火化一具屍體

身在江蘇常州的田先生對新唐人記者說,在一個月之前,當地就有很多人死於疫情,但官方媒體並不報道。

江蘇常州田先生:「在一個月前,我們這邊死了不少人,而且死了在電視上不公布,電視上不講說死了多少人。火葬場排隊,排到甚麼程度呢?你要五條中華煙,這個疫情死掉的人才能讓你火化。疫情嚴重到這個程度。」

田先生還表示,常州有兩個火葬場,高峰時每天火化1,000具屍體,每具屍體的焚燒時間不超過15分鐘。

田先生:「每天就是光疫情死掉的,前一個月每天要火化1,000人。八個爐子,它是24小時燒,原來備用的三個爐子不燒,現在全部用上了。15分鐘一具。」

大陸程女士表示,她身邊已經有很多人死於疫情,其中的一些人是因為沒有藥可用。

大陸民眾程女士:「我的朋友當中,家裏的哥哥姐姐也死了,有好幾個。有兩個是髮小,他們一個哥哥死了也就是70歲的樣子吧。他說主要是沒有藥,他哥哥以前在軍隊工作的。」

新一波疫情只在中國造成大量死亡

這波疫情爆發後,表現出很多不尋常的地方。大家可能還記得,解封初期,從中國飛抵意大利的兩個航班上有超過半數的乘客是中共病毒(covid-19)感染者。經過檢測之後,意大利官方宣布,在這些陽性旅客的身上,沒有發現任何新的與Covid-19病毒相關的變異,均為已知毒株。

不僅如此,1月8日,中共大幅放寬出入境管制,日均24萬人出境。據「攜程」近日發布的《2023年中國新年旅遊市場預測報告》,最受中國遊客歡迎的十大出境遊目的地分別是:澳洲、泰國、日本、香港、馬來西亞、美國、新加坡、英國、澳門和印度尼西亞。

在這十大出境遊目的地中,有九個國家的Covid-19感染率在下降。雖然疫情在中國這麼嚴重,但大量的出境人潮並沒有導致其它國家的疫情大爆發。

再比如,中國人喜歡去的海島國家紐西蘭1月16日通報,過去7天的平均感染病例比前兩周有所減少。紐西蘭是對中國遊客開放的國家之一。

紐西蘭當地華人醫師譚偉表示,來自疫區的中國人並沒有令紐西蘭的疫情升溫,反而有所下降。

譚偉:「中國疫情大爆發後,中共開放國門。從傳染病學的角度來說,讓中國人不用入境,新的病毒變異的毒株它是不會到那個國家。但是我們從紐西蘭這個國家的數據來看,紐西蘭敞開了對中國人入境的條款。對比之前2022年,它感染人數和那個死亡人數,它還是有一個很大幅度的降低的。」

同樣是Covid-19毒株,目前在國外的一些地區,人們把它看作是「大號感冒」,但在中國流行的毒株卻更致命,並且會摧毀人體的免疫系統,造成很多感染者必須依靠注射免疫球蛋白來支撐生命。還有,中國染疫人群「二次感染」的比例極高,並且大量的染疫人群出現了「白肺」現象。總之,covid-19病毒在中國的傳染範圍更廣、致死率更高。為甚麼會這樣?

還有,現代科學難以解釋在中國大陸80%~90%的超高感染率,遊客來到了境外,包括緊鄰的香港、澳門,這些國家的疫情為甚麼沒有出現上升趨勢?大部份反而神奇般的下降了。很顯然,瘟疫是有針對性的。

疫情之初,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2020年3月19日就撰文警示:「這樣的瘟疫是有目的、有目標而來的。它是來淘汰邪黨份子的、與中共邪黨走在一起的人的。」

目前,儘管有些國家封鎖限制中國人入境,但還是有很多國家對中國人進出敞開大門,中國很多染疫的人到達這些國家,這些國家沒有因此出現嚴重疫情、沒有出現新一波疫情,這正說明瘟疫是針對共產黨來的。

怎樣躲避瘟疫?李洪志先生在同一篇文章中開示:「遠離中共邪黨,不為邪黨站隊。」

拜登文件門的背後隱現中共黑手

拜登機密文件門持續延燒,美國共和黨國會議員開始審視中共在這背後扮演的角色。

1月18日美國眾議院監督委員會主席詹姆斯.科默向賓夕凡尼亞大學發出信函,要求披露更多該校獲得中國捐款的信息。

科默要求賓大,在本月內交出所有該校以及校內的「拜登外交與全球事務中心(拜登中心)」接受中國捐款的相關文件,包括完整的中國捐款人名單。

他說,基於拜登家族與外國個人和公司的財務關聯,目前需要查清拜登中心,是否受到了外國勢力的影響。美國人有權利知道,中國共產黨是否通過中國公司以及匿名捐款,試圖影響拜登政府的政策。

霍士新聞引述一項最新的調查表示,自從拜登總統入主白宮以來,匿名的中國金主向賓夕凡尼亞大學提供了上千萬美元的捐款。

但賓大發言人稱,來自中國的捐款並沒有流入賓大的「拜登中心」。

「拜登機密文件門」的起因是,拜登的律師11月2日發現,拜登曾在華盛頓智庫賓夕凡尼亞大學「拜登中心」使用過的辦公室的壁櫥中,存放了一些機密文件。當時拜登出任美國副總統。

拜登政府稱,事發當天(11月2日)已向國家檔案館報告了這一發現。11月3日拜登政府表示,國家檔案館取走了壁櫥中的文件。

霍士新聞1月17日報道稱,哈佛法學院法學教授艾倫•德肖維茨(Alan Dershowitz)表示,無論是民主黨總統拜登還是前共和黨總統特朗普,都不會因為在家中被發現機密文件而被起訴,因為這種事情只涉及到政治問題,而不是法律問題。

德肖維茨說,「之前,唐納德•特朗普有可能因為機密文件的事情而被起訴,那麼現在已經不可能了,因為特朗普的政治對手拜登也被發現了可能屬於機密的文件。」

但一些特朗普的支持者認為,作為總統,特朗普有權解密任何文件,但是拜登當時作為副總統是沒有解密權限的。

中央社報道稱,民主黨方面儘管想淡化事件的嚴重性,但面對白宮的不透明,就算想幫忙澄清也很難使上力。民主黨籍斯塔貝諾(Debbie Stabenow)就向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訪談節目「會晤新聞界」(Meet the Press)坦言,拜登之前批評特朗普的言論現在看來確實「令人尷尬」,儘管她仍極力為拜登說話,表示拜登團隊正在努力糾正錯誤,與司法部和相關人員合作。

不管事件後續如何發展,拜登個人誠信已經受損,對正在認真思考尋求連任的他而言,若無法妥善處理這個入主白宮以來的最大政治風暴,計劃中的連任之路可能十分顛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