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援「白紙革命」 黑客公開上海國安局局長身份證

為了聲援早前在大陸爆發的「白紙革命」,國際黑客組織「匿名者」昨日(1日)展開「白紙行動」,攻擊多個中共政府網站,亦入侵了各個機構的CCTV(閉路電視)。

匿名者最初在11月29日表示,自己與中國的公民站在同一陣線,反對中共政權,又提出「五大訴求」。第一是停止強制核酸檢測及強制隔離,取消防疫政策,讓市民自願檢測、自願隔離。第二是保障中國國內有言論自由,不要再刪貼文、封鎖帳號,亦要拆除網路防火牆,讓中國市民見到世界發生的實情。第三是釋放今次「白紙革命」的所有被捕者,同時撤銷檢控。第四是重新開放護照辦理手續,以及不可以勸返在海外的中國公民。最後是取消中國國家主席職務的終身制。

匿名者在昨日下午以DDOS的形式攻擊中共政府網站,他們表示已經成功癱瘓部分網站,又列出200個最有機會被攻擊的中共政府網站,同時控制住了部分中共的閉路電視,例如黑龍江肇東市紀檢監察網。在匿名者宣布成功癱瘓中共部分網站之後,在截稿之前仍然無法瀏覽到相關網站。

另外,匿名者亦公布了上海市國安局局長黃寶坤的身份證圖片,又説他們已經拿到上海警察的名單,更加寫道「加油中國人,你們並不是孤單的」,置頂在其Telegram Channel。現在的抗爭聲音真是很大,連黑客都走出來以行動聲援他們,怪不得黨媒都開始改口風啦。

中共黨媒改口 稱無證據顯示染疫後有後遺症

中共黨媒《人民日報》竟然唱反調,説現在無證據證明感染了COVID-19的人會有後遺症,難道是為了中共向群眾服輸而做好準備?

《人民日報》昨日説,感染了Omicron的人,大部分都是無症狀感染者或者是輕症,極少數會發展成重症,還説這個事實是廣泛認同、人人皆知的。報道又引用廣東省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感染科教授、廣州市黃埔方艙醫院總領隊崇雨田説,「後遺症」這個字眼在學術下有自己的定義,就是在恢復期結束之後,部分器官的功能還是長期未能復常的話,才會被認定為後遺症。雖然有俗稱「長新冠」的情況出現,即感染COVID-19之後會失去味覺、嗅覺、關節痛、記憶力下降、心口痛、咳嗽等等,但是這些都不可以歸類為COVID-19的後遺症。崇雨田還説,現在感染COVID-19又康復的人,基本上都沒有甚麼傳染性啦,就算是復陽,也不會影響其他人。而康復者對COVID-19是有抵抗力的,大概3個月內都不會再次受到感染,不過如果有新的病毒株出現的話,也有機會再次感染。

除了《人民日報》之外,黨媒《環球時報》亦引述武漢大學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科研團隊的實驗結果,説經過驗證,Omicron的致病力已經大幅降低啦。其實黨媒在上個月月初還在講「長新冠」後遺症正在困擾美國,還説COVID-19不容忽視,會有長遠的社會後遺症。台灣「中央社」説,雖然今次不是大陸第一次報道説Omicron殺傷力不大,但是這兩日的報道就與民間的要求、防疫政策放寬的方向不謀而合啦。

網民説,不知是不是中共覺得眾怒難犯,所以慢慢地部署,看下怎樣可以很有面子地放寬防疫措施呢?不過,放寬不放寬都是中共自己的決定,不可能會允許普通市民有空間去討論呀。

趁歐盟理事會主席訪華 余文生望能關注防疫問題

歐盟理事會主席米歇爾昨日訪華,他與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會面。誰知在前一日即11月30日,曾經幫法輪功學員辯護、代理過「709」大拘捕案件而被捕、2020年遭中共判「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後,於今年3月出獄的北京人權律師余文生,於前日(11月30日)這Twitter上寫了封公開信,致包括米歇爾在內的世界領導人。

余文生説,因為米歇爾你明日訪華,所以我就被拘禁在家啦,現在中國面對的問題,例如是「清零」政策,不僅是人權問題,亦是反人類的問題。它背離世界文明,是對中國人犯罪、對人類犯罪,所以希望米歇爾今次訪華可以向中共領導人表示,應盡快結束這場反人類的浩劫,亦希望文明世界的領導人重視中國的問題。

余文生亦將這份公開信翻譯成英文,寄給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美國總統拜登、德國總理朔爾茨、法國總統馬克龍、英國首相辛偉誠、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及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

他又對大紀元講,他與妻子都不能出門啦,因為一出門口就被社區的「大白」阻撓,擋住他們。有一次,還搞得他與「大白」一齊跌倒。余文生認為,「大白」倒地的目的,其實是想讓他與妻子報警,因為這樣警察就會帶走他們夫妻二人,或者控制他們24小時。余文生説,這些人沒有執法權,亦拿不出任何法律條文,所以沒有資格不讓人出門。另外,雖然社區居委會也通知了不讓他們出門,但是居委會本身也只是民間自治機構,沒有任何權力,所以現在大陸簡直是無法無天啊。

余文生説,除了防疫之外,亦因為歐盟理事會主席米歇爾訪華,所以中共就監控他,因為覺得他可能會有行動。而昨日,米歇爾正式訪華,余文生就在Twitter上發布影片,説自己與太太繼續被非法拘禁,被中共關在家,他希望外界可以關注中國現在的情況,因為中共反人類的「動態清零」政策一定要立即停止。而米歇爾在截稿之前,就暫時未有就余文生的公開信作出任何回應。中共用得著這麼害怕嗎?有人訪華就加強保安,反正一般市民都很難走動啦,還需要用「大白」擋住人家,不讓人出門啊。

德國內部文件預計中共2027年攻台

再看一下歐美方面的新聞。德國網絡媒體「先鋒」引述德國經濟部內部文件顯示,德國官員預計中共會在2027年入侵台灣,而2027年亦是中共軍隊建軍100周年。因為德國與中國的經貿關係非常緊密,所以很有機會被中共勒索,因此德國有必要減少對中國的依賴。

文件説,中國對德國及歐盟的重要性越來越高,但是同時中共就越來越不再依賴外國,所以為了降低德國對中國的依賴程度,官員將會要求在中國做生意的德國公司,在未來一定要提交報告,而德國政府亦會減少對德、中經貿合作的支持。德國經濟部又認為,德國企業應該分散市場,將這中國的產業轉移到亞太、拉丁美洲、非洲這些未來市場,而歐盟就應該與亞太國家推動自由貿易協定。

目前中國已經連續6年成為德國的最大貿易夥伴,特別是大眾汽車、寶馬等汽車公司。其實早前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就講過,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證明,貿易往來不會保證兩國在政治上越走越近,而中共對內打壓異見人士,對外主張霸權,所以西方國家須要減少對中國的單方面依賴。雖然今次流出的這份內部文件並不是德國的正式政策,不過有傳媒認為,由此可見德國是由俄羅斯身上汲取到了教訓,對中共的立場在變得強硬。

美國參議員批評Apple 協助中共監控異見者

而美國方面,Apple早前將中國用戶以AirDrop與陌生人分享檔案的功能收緊了。美國共和黨參議員格雷厄姆認為,Apple這樣做是站在中共一邊,是在犯大錯。他認為,Apple雖然是一間偉大的美國公司,但是在中共制定的規則下,他們要在大陸做生意,或者按照共產黨那套做,或者是離開客戶,商界正在對中共姑息養奸,例如NBA、電影行業,現在就到Apple啦。他説,這一連串的忍讓是一個錯誤,是錢與市場佔有率推動這樣的事發生。

而另一名共和黨參議員霍利就要求Apple CEO Tim Cook解釋,為何Apple在美國會反對言論自由?例如將Twitter由App Store移除,同時又支持極權主義的中共。他又指控Apple繼續依賴大陸勞工,損害美國經濟及工人利益,亦因為依賴大陸勞工,而令Apple要幫中共打壓言論自由。他説,雖然Apple一次又一次地幫中共監控中國人民,剝削他們的基本人權,雖然Apple這樣做並不合情理,但是亦不意外,所以他就要求Apple採取有效措施,減少對中國勞動力的依賴。為了錢,真的有許多人會出賣良心,但是保持良心的人仍然有很多。不知Apple之後會怎樣回應霍利的問題呢?

前中大學生會會長煽感白票案 辯方質疑控罪違憲

去年中共強行修改立法會選舉的選舉制度及規則,在去年的立法會換屆選舉期間,前中文大學學生會會長蘇浚鋒分享了前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在社交平台呼籲市民投白票的貼文,最後被ICAC落案起訴,指控他煽惑他人投白票。案件昨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開審,辯方質疑控罪違憲,認為法律賦予市民言論自由,如果這都算犯刑事罪行的話,就是開壞先例。

控方説,市民是否投票、是否投白票,是個人意願,而規管煽惑人投白票,就是為了要確保選舉有秩序、合法地進行,還説被告的煽惑行為會破壞選舉,所以須要禁止。而代表辯方的大律師詹鋌鏘就説,基本法保障市民的言論自由,亦是維持香港制度的核心,所以應該有最高的保障。

控方這樣落案起訴人,是打開「潘朵拉的盒子」。辯方重申,法例要通過相稱性測試,以免社會、個人利益失去平衡。而投白票是合法的行為,法例不應該懲罰鼓勵人做合法行為的市民。加上避免政府尷尬並不是立法的目的,反而會收窄言論自由,所以辯方質疑,控罪是針對特定政見,有違「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對於控方聲稱,擔心候選人沒有足夠的選票會引致流選,辯方就回應説,其實香港除了特首選舉之外,其它選舉都沒有最低得票要求,所以投白票並不會令選舉流選,叫人投白票亦不是甚麼操控選舉。就算是在特首選舉當中,亦有相關機制去處理流選的問題,所以投白票並不會導致憲政危機。辯方説,希望法庭會裁定條例違憲,並且撤銷控罪。而蘇浚鋒就説,如果法庭裁定條例合憲,他就會認罪。

不知法官最後會不會判這條控罪違憲呢?不過,有網民説,按照一般人的邏輯,去理解控辯雙方的理據的話,看起來沒有道理的是控方才對。市民投不投票、是否投白票都是合法的,那麼叫人投白票,又為甚麼不合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