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重大事件發生在非常短暫的時間內。據稱,布爾什維克領導人弗拉基米爾‧列寧(Vladimir Lenin)在1917年流亡蘇黎世時曾說過:「有時候,幾十年甚麼都沒有發生,有時候,幾周內會發生幾十年的事。」

在美國歷史上,我們可以看到這樣的時代,比如1947年的「100天」,從哈里‧杜魯門(Harry Truman)總統3月12日宣布所謂的杜魯門主義,到國務卿喬治‧馬歇爾(George Marshall)6月5日發布關於重建歐洲的馬歇爾計劃大綱。

同樣,從10月中旬召開的中國共產黨第20次代表大會到美國的中期選舉,再到11月中旬在峇里島舉行的G20峰會,這幾周也應該被視為習近平的「100天」。

習近平的「100天」始於中共的二十大。這是一個重大事件。首先,它表明中共是習近平的黨。習近平完全控制了中共,黨將屈服於他的意志,黨仍然控制著中國。其次,習近平在講話中提出了他的最新目標。簡而言之,他的目標有三個。

首先,習近平宣布,中國共產黨正在努力實現全面建設中國成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第二個百年目標,推進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這個宣稱的含義是,習近平試圖向全世界傳達中共將實現其雄心勃勃的目標,即用中共的全球領導和極權主義的國際秩序取代美國和自由國際秩序。

其次,習近平是一個堅定的共產主義者,中共的意識形態仍然牢牢紮根於馬克思主義及其對黨的指導。他希望確保中共在意識形態上的純潔性,同時加強其對中國的控制及其在世界範圍內的影響力。

第三,好戰是習近平講話中的主旋律。其咄咄逼人的語言指向美國,譴責霸權主義,也含蓄地攻擊美國的盟友(如日本)和夥伴(如印度)。最明顯的是,習近平的侵略意圖集中在台灣。這意味著短期內中共可能會對台灣採取強硬手段。

在11月15日至16日的G20峰會上,世界可以肯定,中共二十大的內容將得到充份展示。習近平將在二十大之後首次登上世界舞台。這次亮相為他提供了機會,也滿足了他的迫切需要,他可以藉此將他試圖創造的世界願景與美國的世界願景進行對比。

習近平的講話可能會關注世界的政治、經濟和科學發展。這些言論將成為他關於美國和自由秩序必須被中共極權主義願景所取代的論點的掩飾。他對美國、日本和台灣的咄咄逼人也將是顯而易見的。

世界將會注意到習近平的好鬥言語與祖拜登總統的言論和表現之間的對比,而中國媒體肯定會為此作出不利於拜登的宣傳。習近平的「100天」不會以峇里島結束,但世界將會看到習近平和其政權以在中共二十大和G20峰會上建立的勢頭為基礎,開展一系列活動。

2019年6月28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左)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日本大阪舉行的G20峰會上。(Kim Kyung-Hoon-Pool/Getty Images)
2019年6月28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左)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日本大阪舉行的G20峰會上。(Kim Kyung-Hoon-Pool/Getty Images)

習近平的野心是可以挫敗的。在應對習近平的威脅時,我們在各個方面都有許多工作要做。而中共二十大召開約三周後的美國中期選舉,為推進美國國家安全提供了機會。

新一屆國會可以在應對中共威脅的問題上發揮領導作用。這包括指導美國政府打擊中共,並向美國人民通報中共的活動、對國土的威脅,以及對美國人民與生俱來的權利的威脅。我們需要打擊華爾街與中共政權的關係,並為我們的盟友和夥伴提供更大的支持。這也意味著加強防禦。

美國國會需要與政府合作,建立適當的常規和核力量結構,以滿足國家安全利益,包括對盟國和夥伴的承諾。為此,國會應與拜登政府合作,對國防部長萊斯‧阿斯平(Les Aspin)1993年的「自下而上的評估」重新進行現代版的審視,評估各軍種針對中共的能力,完成這些任務的能力,並確保造船和飛機等國內工業以及供應鏈足以在與中共政權的消耗戰中支持各軍種。此外,他們必須保證這些供應鏈完全不受中共情報收集和物理或網絡滲透的影響。

除了國會可以採取的重大步驟之外,在峇里島G20峰會上,拜登必須做他迄今為止一直不願聲明的事情——他必須宣布,美國明白,中共政權是美國、其盟國和夥伴、自由秩序以及世界各地熱愛自由的人民的直接而強大的敵人。他必須作一個直截了當的講話。將習近平試圖創造的世界與現在的世界進行對比是必要的,而G20本身就是美國創造的國際秩序的產物,它提供了絕佳的機會。此後,拜登可以與新一屆國會合作,推進擊敗中共政權所需的議程。

在習近平的「100天」期間,美國必須制止他咄咄逼人的言論,以免使他更加膽大妄為,不要讓他產生任何誤解,認為他有採取行動的機會,或者美國不會與澳洲和日本等盟友或印度和台灣等主要夥伴站在一起。拜登需要像杜魯門在1947年春天所做的那樣迅速而有力地採取行動。從G20峰會開始,拜登需要自己的「100天」來與國會一起制定大膽的政策變化,這將決定美國對習近平野心和攻擊的反應。

作者簡介:

布拉德利‧A‧塞耶(Bradley A. Thayer)是「應對中國當前危機委員會」(Committee on Current Danger China)的創始成員之一,也是《中國如何看待世界:大漢族主義與國際政治中的權力平衡》(How China See the World: Han-Centrism and the Balance of Power in International Politics)一書的合著者。

原文「‘Weeks When Decades Happen’: Thwarting Xi's ‘100 Days’ With Biden's Own」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
【堅守真相與傳統】21周年贊助活動🎉:
https://www.epochtimeshk.org/21st-anniv

🔥專題:全球通脹加息📊
https://bit.ly/EpochTimesHK_GlobalInflation
🗞紀紙:
https://bit.ly/EpochTimesHK_EpochPaper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