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8日,美國進行了中期選舉,在選舉過程中,眾議院共435個席位全部都有待重新分配,參議院共100個席位中有35個參與選舉。同時,還有36個州的州長位置面臨競爭。共和黨人需要獲得至少5個席位才能成為眾議院多數,而在參議院只需獲得1個席位就能獲得控制權。無黨派選舉預測機構和民意調查顯示,共和黨人贏得眾議院多數席位的機會非常大。 全美一些競爭最激烈的戰場州選舉官員一再提醒說,選舉結果的統計時間可能比選民預期的要長。這次選舉是在前所未有的國內外環境下舉行,影響之大,全球密切關注。選民見證了COVID-19疫情、居高不下的通脹、俄烏戰、中共對台空前的軍事威脅等重大問題。選舉結果對美國接下來如何解決這些棘手問題影響重大。

美國中期選舉在8日登場,截至北京時間9日下午5時,共和黨在眾議院取得了200席,領先民主黨的179席,哪一黨能贏得218席,就可成為眾議院的多數黨。另外在參議院的選情則是勢均力敵,兩黨分別獲得48席。對勝敗有舉足輕重的關鍵州佐治亞、亞利桑那、內華達等州可能要到最後一刻,才能見分曉。

在州長的競爭中,目前仍是以共和黨候選人領先居多,共和黨籍的佛州州長德桑蒂斯、德州州長阿博特和民主黨籍的加州州長紐森都成功連任。

曾在特朗普時期任白宮發言人的桑德斯(Sarah Huckabee Sanders)則當選成為阿肯色州的首位女州長。至於紐約州長則由現任民主黨籍州長的霍楚當選。

目前,共和黨在眾議院的爭鬥戰中優勢明顯;在參議院方面則出現50-50的激烈膠著態勢。路透社報道,全美50州中有過半的重點投票所已關閉,初步投票結果看不出民主、共和兩黨各佔參議院50席的權力平衡會打破。

有分析指,最終結果恐不會很快出爐,將取決於賓夕凡尼亞州、內華達州、佐治亞州和亞利桑那州等關鍵搖擺州的最終結果。

由於佐治亞州規定如沒有任何一位候選人取得過半票數就必須再進行重新選舉,因此民主黨能否保住目前對參議院的微弱控制,可能要等到12月佐治亞州的戰況出爐才能揭曉。

美國中期選舉更受國際關注

雖然拜登總統的名字不在選票上,但投票結果在很大程度上將決定他任期後兩年能在國內外推動哪些政策。共和黨掌控的國會會鉗制拜登推動有關氣候變化議程、疫苗強制令以及向烏克蘭援助巨額資金,並推動更強硬措施應對中共威脅。所有這一切都使得2022年選舉更受國際關注。

「世界各地的人們都在關注美國的政治,因為它對美國在境外的行動有重要影響。」總部位於倫敦的智庫查塔姆研究所美國和美洲項目主任溫賈穆里(Leslie Vinjamuri)告訴BBC。

「(中期)選舉比大多數選舉更重要,因為民主黨人和共和黨候選人在許多根本性問題上觀點截然相反。」

中期選舉的結果也可能會對亞太地區產生重大影響。澳洲悉尼大學美國研究中心(USSC)的一項調查發現,四分之三受調查的日本人和澳洲人認為美國的中期選舉,對他們自己的國家很重要。

以下是美國中期選舉將會帶來哪些國內外影響:

COVID-19疫情

共和黨一直反對美國軍方強制給軍人接種疫苗。共和黨若掌控國會,預計會對五角大樓2021年的COVID-19疫苗強制令施加壓力。

此外,COVID-19的起源一直是共和黨關注的焦點。10月27日,美國國會參議院衛生、教育、勞工和養老金委員會的共和黨人發布報告說,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出現,「很可能是中國武漢研究相關事件的結果」。該報告稱,還需要更多證據來明確確定病毒的來源;目前所見的發現可能會引發對病毒進一步溯源的呼籲。

10月底,眾議院少數黨、共和黨領袖麥卡錫(Kevin McCarthy)接受霍士採訪時表示,如果共和黨在中期選舉中獲得眾院控制權,則將成立一個新的委員會,調查COVID-19的起源以及美國如何將供應鏈從中國帶回美國本土。

他說,對COVID-19的起源進行調查將更為重要,以防止這種大流行病再次發生。

《南華早報》報道,中美關係專家陸翔(Lu Xiang,音譯)說,麥卡錫提到COVID-19的起源是一個需要調查的問題,這表明共和黨人在中國問題上會比他們的民主黨同事更願發聲,儘管他們有類似的政策,「他(麥卡錫)在試圖帶回有關病毒起源的辯論」。

俄烏戰

俄烏戰持續了8個多月,仍沒有結束跡象。美國國會對戰爭問題有很大的話語權。國會決定在多大程度上支持烏克蘭打擊俄羅斯。美國和北約如何應對任何戰爭升級將包括國會和行政部門如何解釋「戰爭」的含義。

在大多數情況下,對烏克蘭的支持一直是國會兩黨難得的共識,但美國要撒多少錢援助烏克蘭,兩黨存在一些分歧。

拜登政府自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來,已經對烏克蘭提供了近200億美元的援助,但烏克蘭強調,隨著俄羅斯繼續破壞烏克蘭關鍵的基礎設施,國防和人道主義工作將需要更多資金。

眾議院少數黨領袖麥卡錫在10月份說,如果共和黨奪回眾議院的控制權,將不會有對烏克蘭的「空白支票」。

麥卡錫當時告訴「潘奇堡新聞」(Punchbowl News),隨著人們將處於經濟衰退中,美國人不會給烏克蘭開一張(隨意填寫)的「空白支票」。

麥卡錫此後告訴CNBC,他相信對烏克蘭的援助是重要的,但主張進行更多的監督。他表示,他支持烏克蘭擊敗俄羅斯的行動,「但是任何事情都不應該有空白支票。我們已經背負了31萬億美元的債務」。

今年5月,57名眾議院共和黨議員投票反對400億美元的烏克蘭援助計劃。11名共和黨議員在參議院投票反對該計劃。在戰爭愈演愈烈之際,共和黨在參眾兩院的中期勝利將對歐洲和北約產生連鎖反應。

位於華盛頓特區的大西洋理事會智庫的高級研究猶達(Ben Judah)稱,烏克蘭將緊張地注視著美國選民前往各地的投票站。

猶達告訴BBC,「許多世界領導人都緊張地看著選舉結果,並帶著一種無奈的感覺。」他說,其中一位領導人將是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如果共和黨翻盤,烏克蘭可能很難再得到拜登政府開出的巨額支票。

不過他補充說,在中東,即將上任的以色列總統內塔尼亞胡和沙特阿拉伯王儲薩勒曼等領導人,將會很高興共和黨在國會中勝出。

中國問題

中共對台灣構成的空前軍事威脅以及其在印太地區的挑戰,使得美國加大了對中共的警惕。關注中共威脅是兩黨罕見沒有衝突的問題,儘管如此,如果共和黨議員控制了國會,會對中共採取更強硬立場。

共和黨更傾向於增加美國的國防預算。眾議院共和黨人在9月發布的「對美國的承諾」(Commitment to America)議程中,首次強調了國防方面的首要任務,其中概述了他們在奪回眾議院控制權後的目標,包括承諾「投資於一個高效、有效的軍隊」,建立一個中國問題特別委員會,並與盟友一起以實力實現和平,應對日益增長的全球威脅。

共和黨領袖麥卡錫表示,共和黨控制眾議院後,打算成立的委員會還將調查中共是如何竊取美國技術的,北京方面已多次否認這一指控。

「我們將調查中國(中共)試圖控制的每個行業。」麥卡錫說,「我們也要看看中國(中共)在哪裏偷竊我們的技術。」

麥卡錫還表示,如果在中期選舉後成為眾議院議長,他也會進行台灣旅行。

習近平在二十大上再次發出對台灣的威脅,強調不排除武統台灣。共和黨眾議員蓋拉格(Mike Gallagher)隨後發表聲明,強調中共威脅對美國構成緊迫感。他提議,美國可以打造一個對抗中共軍隊的「反海軍」(anti-navy)。建立「反海軍」指的是建立用於對抗中共海軍的不對稱力量和武器。

共和黨已經把與中共的「戰略競爭」作為其國家安全戰略的核心,如果共和黨控制國會,可能會推動拜登政府採取更加積極的行動。

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的季北慈(Bates Gill)告訴《The Grid》周報說:「如果共和黨人能夠獲得兩院的控制權,那麼這將給總統帶來巨大的壓力,如果兩院能夠同意一些更強硬的對華政策,他就很難否決。」

政治風險公司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的艾斯頓(Anna Ashton)對美國之音表示,共和黨如果成功重掌眾議院,他們將更加著重對台支持,採取鐵腕手段保證美國技術不會流入中國,以及切斷美國對與中共政府有聯繫的中國公司的投資。

她說,「總體而言,目前眾議院共和黨議員的提案比民主黨議員的提案要更激進。我認為,一旦共和黨掌控國會,這些提案將進一步被推進,並對白宮施壓採取更加強硬的立場。」

氣候變化

拜登上任總統後,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定》,並積極將美國塑造成全球氣候變化的領導者,通過了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立法來應對氣候危機,並派氣候變化特使與中共談判合作。

共和黨一直反對拜登政府和民主黨大量投資新能源來替代傳統能源。拜登政府在10月27日發布了《國防戰略》,除了將中俄定為巨大威脅外,還將氣候變化列為「新興威脅」。

共和黨眾議員麥克萊恩(Lisa McClain)隨後發表推文說,拜登政府提出的《國防戰略》應該聚焦中、俄和伊朗,而不是左派的氣候變化政策。

眾議院能源和商業委員會首席共和黨眾議員麥克莫里斯羅傑斯(Cathy McMorris Rodgers)說,拜登政府和民主黨多數派將數千億美元用於促進風能、太陽能和電動汽車,但這些供應鏈在很大程度上被中國(中共)控制,她非常擔心這種對中共的危險依賴。

若共和黨掌控國會,將影響拜登的一些氣候議程的推動。

墮胎和非法移民問題

2022年6月,美國最高法院推翻了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這一里程碑式的裁決意味著推翻了50年前該院作出的賦予墮胎權決定。民主黨一直利用恢復墮胎權作為中期選舉擊敗共和黨對手的一個重要口號。若民主黨在中期選舉中保持住對眾院的控制權,將使該黨能夠繼續推動其議程,包括兌現將保障墮胎權的「羅訴韋德案」編入法典的承諾。

此外,拜登上任後,美國邊境非法移民的創紀錄激增一直是共和黨批評的焦點。若共和黨在中期選舉中獲勝,可能會推出更嚴格的移民政策。

「如果共和黨獲勝,肯定會有更多關於移民問題的討論。」倫敦金斯頓大學的政治學家芬恩(Peter Finn)告訴BBC。

就業

在中期選舉中,共和黨和民主黨候選人都承諾對中共採取強硬立場,希望吸引那些認為中共對國家和就業安全構成威脅的美國選民。

俄亥俄州曾經是中西部製造業的重鎮,隨著工廠的關閉和更多的製造業轉移到國外,中國(中共)已經成為那些想在美國前工業中心地帶贏得選票的政客們一個競選議題。

「它以這種或那種方式,影響著這裏的每個家庭。因此,這是一個可悲的損失。在過去十年中,我們失去了許多不同的公司。」布塞勒斯鎮(Bucyrus)居民Rebecca Strickland對「亞洲新聞台」(CNA)說。

「很難與中國競爭,我的意思是,中國(中共)沒有我們的法規」,布塞勒斯鎮居民Jimmy Benton說。他還說中國的工資更低。

美國人對中國(中共)的看法處於歷史最低點。當被問及他的投票是否會受到政治候選人對中共立場的影響時,本頓回答說,「是的,它(會),絕對的,是的。」

他說,民主黨目前控制著參議院、眾議院和總統職位,沒有「做他們需要做的事情」,並補充,共和黨可能會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