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省積石山縣學校爆發群聚感染,封城近半月。當地居民指控,已有上萬人感染,當地政府隱瞞疫情真相,只報道了6例。同時,當局封鎖疫情消息,工作人員手機被監控,民眾發抖音面臨風險,微博評論也被刪。

積石山縣封城 疫情嚴重當局瞞報

甘肅省積石山縣花園小區化名為小強的大學生告訴大紀元記者,被封在家裏面半個月出不去了,所有的士客運車都停了。

他說,「我弟弟在雙語小學(疫情爆發地),我有親戚在隔壁小區當保潔,他前幾天看見說,天天就是幾十車幾十車地在拉人。現在全縣人都塞滿了,現在往隔壁縣,甚至往蘭州那邊拉。」

(受訪者提供)
(受訪者提供)

他表示,令人生氣的是政府不報疫情的嚴重性,也不說感染了多少人,現在陽性多得管不過來,報了6例就不報了。

小強回憶說,「11號晚上突然封縣城的路,說緊急通知,各個縣城各個小區,還有街道只進不出,立即執行。我們當時剛好在外面,有人給我們打電話,讓趕緊回家,現在要封城了。我們當時著急慌張地趕緊開車回家,當時警察已經在路上擺東西,就不讓車走了。」

「我們小區門封了,單元門貼封條,每家每戶也貼封條。12號就有人上來直接貼封條了。」

他告訴記者,當局一直嚴控信息,各種消息不讓發。「這次疫情,官方從始至終基本沒報,只報了6例,而且說是在集中隔離點和居家監測的時候發現的,意思是沒有外溢的風險,我們現在都是低風險地區。」

(受訪者提供)
(受訪者提供)

「這半個月疫情非常嚴重。因為官方不發通告,讓我們不信謠,不傳謠。」他說,「我們也沒有任何消息來源渠道,靠附近親戚、同學,看見的、聽到的甚麼消息。」

小強發給大紀元記者截圖顯示,有人發信息說,「家裏8個人,從抗原陽性1個到現在7個,家裏就4歲的孩子還沒事兒。發燒的發燒,咳嗽的咳嗽。真的已經沒辦法了,我發聲的目的就是為了更多人看到⋯⋯沒地方隔離,人滿為患。」

(受訪者提供)
(受訪者提供)

另一個截圖信息顯示,「我對這個小現場已經徹底失望,有的人手機上已經看不到我的這個影片,真的別想一手遮天,紙是包不住火的。」

(受訪者提供)
(受訪者提供)

還有截圖信息顯示,「穩定民心不是他們讓我把作品刪了,舉報下架,就能穩的了的……我們需要的只是事實和效率和明確數據。」

(受訪者提供)
(受訪者提供)

一位在急症室裏的女士從高燒發展成呼吸困難,她在急症室裏親眼看見一位陽性的老人去世。

大紀元記者問其詳細情況,她表示,一手遮天,作為百姓無能為力,這邊疫情已經氾濫成災,瞞著不報,有啥辦法呢。現在我們只要一說就會被威脅,用工作威脅,跟西藏一樣。整個臨夏自治州的人都知道實情。

積石山縣一位化名為莉莉的居民也告訴大紀元記者,「關注我們這的人很少,消息就出不去。特別是工作人員,手機全部監控,不讓我們亂說,我們發抖音也是冒著風險發的。微博的評論都被吞了。」

學校群聚爆發疫情 上萬人感染

莉莉說,「據消息所知,(最初)是一個老師(染上了),是幾天才查出來,第三天好像就已經3,000多人(感染)了,它們(當局)就沒有報道。之後很多人在發(消息),說全家都是陽性,可他們只報道了一個,後面又是6個……好像現在已經上萬了,但是現在報道的清零。」

積石山縣另一位鄉下大學生小偉也告訴大紀元記者,「民間得到的消息應該是一萬了,總共(縣人口)就25萬人吧。」

據小強說,聽說疫情來源是外地疫情輸入,有一個人陽性,教師節時跟老師們吃飯聚會,就傳到學校了。剛封的時候,全縣城各個中小學都在統計人數,聽說學校都爆發了。

他說,「聚集性爆發以後,剛封的時候,好多親戚朋友發燒,嘔吐,這確實是真的,我們都看到了,好多人也發到網上。縣上(縣政府)都在中醫院旁邊修了陽性人員隔離點,13號開始建,一天一晚上就建好了,不算大,都是臨時性的,搭的帳篷。」

「11、12號封了以後,過了兩天,先是我弟發燒,然後全家開始依次發燒,我們家裏面現在五個人。我爸媽,然後我弟,我一個表姐也在家。現在就是有咳嗽的症狀,有點鼻塞,發燒斷斷續續持續了四五天,現在差不多快好了。政府送了四盒連花清瘟膠囊,然後送了中藥,讓自己熬。總共發了六七包中藥湯。」

「我姑的孫女在縣城中學,她那個孫女的一個宿舍說都是陽性,然後她孫女現在被拉去隔離點了,都沒讓回家。初中全感染了。」

小強還說,「我同學妹妹在另外一個小學,很多感染了,他們一家核酸結果異常,政府發中藥湯讓他們熬著喝,前幾天他一天一個症狀,現在快好了,也是跟我們家一樣。」

「我有一個同學的姐姐,在醫院檢驗科,她偷偷告訴他,全縣二十多萬人,感染的陽性已經過萬了。可能得有一兩萬,我旁邊被隔離的親戚有四五個了。」

他發給大紀元記者截圖信息顯示,「我們只能物理降溫,冰塊給他(孩子)敷,過一陣子(孩子)就好了,不過時間長不了又那樣睜著眼晴半天叫不醒……連花清瘟顆粒喝下去他就吐,渾身滾燙。」

(受訪者提供)
(受訪者提供)

莉莉也告訴記者,當地特別窮,有陽性的就在家裏隔離,給點草藥和連花清瘟。

小強還表示,發燒以後沒人來做核酸檢測,現在醫護人員都忙得聯繫不上了,人手都不夠。

不過,他質疑了核酸檢測效果,「12至14號連續三天測三次核酸,沒出結果,等了三天出了個第三次結果,出了陰性結果,但我們全家都發燒了,這也是我們疑惑的地方。」

「瞞報肯定都是為了自己的烏紗帽」

小強還告訴大紀元記者,「我姑的孫女在縣城中學,她孫女宿舍(同學)都是陽性,然後她孫女現在被拉去隔離點,都沒讓回家。」

疫情從學校爆發,小學都放學回家了。好多中學已經開學,害怕造成傳染就全封在學校。他說,「學校裏面人多,可能管不過來了。教育局發通知說,學校裏有發燒和陽性症狀的,先封在學校,其他的(學生)學校給開證明,送回家。」

「好多學生送到家裏面,有好多學生就是回家以後開始發燒,學校裏面沒有症狀,回到家以後又開始發燒,然後一測出陽性就拉走。」

小偉也告訴記者,「11號晚上6:50多,縣城已經封了,那個時候我的爺爺在住院,一直困在病房裏,14號出院回到老家嘛,想的是老家這邊疫情鬆一點,一直封到現在。」

他說,「我妹妹是讀初中的,15號從學校返回(縣上統一安排的大巴車送回來),全縣的中學生已放假居家隔離,然後檢測出了陽性。他們來老家給我們做了抗原檢測,檢測出我妹妹陽性。往上報,他們也不管,就是給了兩盒連花清瘟喝。現在就是咳嗽,咳痰,痰裏面有血跡。」

「從17號到現在,沒有做過任何一次核酸,全縣都不做了,現在全縣都亂套了。」

小偉還說,「據我所知,每個中小學都有陽性。我妹妹班上幾乎全軍覆沒,班上共有53人,群裏說有47人感染,過了兩三天,班主任就把群解散了。田家炳中學等縣上的所有中學幾乎都中招了。不對外公開,網警在查,不敢亂發(消息)。」

「據說從雙語小學開始蔓延,我爺爺住院時,護士來看的時候,就問有沒有雙語小學的孩子的家長。」他說,「(瞞報)肯定都是為了自己的烏紗帽吧,現在很多的學校領導都被免職了。」

事實上,積石山縣當局9月16日發通報懲處了一大批人,包括縣政府信息中心主任,田家炳中學校長、教務主任、班主任或免職或警告、談話;陰窪灘小學、紅星小學等9個小學校長,教師等因聚餐造成群聚疫情,或免職或警告處分。

 

 

積石山縣壓制疫情信息 網民奮力發聲

積石山縣當局極力壓制疫情信息,導致當地封城近半月、感染人群巨大卻很難為外界所知,不少網民奮力發出消息,希望引起外界關注。

安之若素57616說,「幫轉:大家能不能看看甘肅省臨夏州積石山縣,目前大部份人都是陽性,但政府不做核酸,不隔離不治療。封閉前期把學生都關在學校也沒做核酸不知是否有人感染,之後把學生放回家後導致大部份學生感染給家裏人。其實從七月份開始就一直是封閉管理,因為偏遠落後教育水平低,大家有困難也不知該找誰解決,不會用網絡發聲。現在情況真的很嚴峻,居民普遍存在發燒咳嗽頭痛情況,希望大家多多幫忙轉發。#積石山疫情# 這個話題裏面可以看到情況。」

瑤瑤要曜曜腹ji說,「沒用的,上次臨夏疫情過萬讚的微博人家不是說刪就刪,輿論那麼大人家照樣能壓得下去,更不要說我們一個小小的縣城,在強權和資本面前,我們的發聲不過是杯水車薪無濟於事的徒勞罷了。 ​」

聽風雨兮_ 跟帖說,「當官的跟老百姓利益訴求不一樣,他們是為了保住帽子,老百姓是為了養家餬口填飽肚子。靜默、封控多少天對他們絲毫沒有影響,工資照發,福利照有,可老百姓就不一樣了,不上班就沒有飯吃,更別說甚麼按揭車貸,信用卡欠款了。正常封控、上報,本地頂不住了可以叫救援,老百姓大家都很配合。」

白月光56813則說,「我擦,我評論一條就消失,好幾條了根本發不出去。」依布熱黑麥說,「今天是全縣封控的13天,全部大門緊閉,道路不通,一點消息都沒有,不知道還能封多久。」

私家小驕傲指問,「為甚麼這種瞞天過海的行徑沒有人管啊,整個縣城差不多都被隔離了,為甚麼每次官方通報就寥寥幾個,那麼多人生病發燒除了發藥沒有任何其它的手段,哪天藥沒了是不是人的死活都不管了啊。每次拉去隔離還都是偷偷摸摸的,到底在想甚麼 。」#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