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曾經指美國對中國的經濟打壓、制裁有國家代理人色彩的中資企業等等所為不會有效,因為中國土地廣闊、人口多,市場大,又自信地說「中國的經濟不是一個小池塘,是個汪洋大海」。

不過,近期中國大陸確實是壞消息不斷,掩飾不了領導層官員那些假大空的說法。河南及其他地區的銀行先後出現帳戶被停止運作,客戶提不到款的事件,趨勢已經蔓延到深圳,情況顯然還會惡化下去。

除此之外,總理李克強在五月底舉行的十萬人大會其實提出了很多問題,例如城鎮年輕人口達到19.1%的失業率,又例如很多地方政府已經出現資金不足的問題。

據知,有一些地方的村鎮政府已經沒有辦法向村鎮老師發放薪金;而所謂動態清零這種抗疫策略所造成的龐大開支,包括控制人群的人手、檢測核酸的費用等等,已經掏空了不少地方的醫療基金。

純粹是福利性質的大病救助固然已經無以為繼,就連要供款的農村合作醫療體制,都因為不同類別的醫療保險及儲蓄基金被掏空而變成有名無實的空帳。

消費力不繼,物業市場出現滑坡的跡象,其實在國內一些大城市也已見到,就算是武漢肺炎爆發之前,已經是如此了。到了這一年,爛尾樓問題、各類樓宇及商品房空置賣不出的問題、五保一金的基金流失問題、就業問題、地方政府財政枯竭的問題,再加上講了很多年的三角債問題,現在都紛紛浮現,互相推動,連用九個蓋子來掩十個煲的做法都失效。

這些問題都是聯繫在一起的,而且互為因果,都是涉及深層的經濟結構缺陷,也涉及長期的經濟發展失序失誤,不是短時間之內可以用簡單的方法來解決的。

北京當局就繼續唱好,以為唱好就可以救經濟,或者只是想拖得壹時得壹時,可是政府統計部門發表的最新數據卻與唱好背道而馳。而各種因經濟失序引起的維權事件,也是層出不窮。

中國的經濟出現問題,其實早在幾年前已經可以清楚見到端倪,只不過當時不少人仍然被盲目的樂觀情緒及預期蒙蔽。

2019年之前,我差不多每個星期都會有兩至三天留在廣州。在廣州、番禺、中山這一些地區的街道上走走,其實都很清楚看得出經濟已經出現了實質問題。

除了那些大商場還可以靠眾多的名牌連鎖店撐住之外,走到中心商場區外圍不消十分鐘的地方,就可以見到在那些商業中心的邊緣地帶,大部份商業單位及商舖都是空空如也!

就算是中心商業區的大型商場,無論外觀建設得幾宏偉,內部又如何色彩繽紛,但除了頂層的美食廣場及電影院,及底層的超級市場的人流還比較多之外,很多商舖其實都只是小貓三兩隻,看的人不多,買的人就更少。

2019年疫症爆發前那兩年,去過武漢看黃鶴樓,又去過昆明看大觀樓,也順道去過貴陽。在昆明及貴陽的時候,也跟朋友去附近的新開發區看看,已經看到樓盤林立,很多都是農地改建,其中肯定有村政府的權力在運作,而且也是一窩蜂地罔顧經濟現實。

那些以新開發區之名沒收大量農地拔地而起的多層大廈,或搞到充滿小資情調的別墅,大部份都是空空如也,建成了的也不見得有很多人已經入伙,但銷售部門及示範單位就搞得輝煌壯麗,還為來睇樓的潛在顧客提供了自助餐及紅酒美食。做生意有幾困難可見一班了。

回顧這些,加上近年的情況,可以說中國的經濟情況正在急速變壞,香港也在倒退沉淪,這一切其實並不特別令人意外。其中一個關鍵的理由,是經過了這40年的改革開放,中國不但不能成為一個正常的國家,而且越來越不正常。

因此,就算世界經濟已經難以與中國完全切割,但某種程度的脫鈎正在默默進行。而中國自身在政治體制裹足不前、社會風氣敗壞的情況下,能夠推動及發展出來的經濟景氣,都是那種粗獷的、以向明天舉債的方式來維持的。

因此,中國的經濟表現並不如那個領導人想像般那麼穩陣,他所講的什麼「雙循環」、「全面小康」、「完全消滅貧窮」,已經變成最有現實意義的政治笑話。近期也有各種跡象顯示,中國這個所謂汪洋大海,不但不是什麼保證,而且正在不斷把更多人淹溺。

過去40年來對中國經濟依賴不斷加深的香港,正是投奔這個汪洋大海而遇溺的最鮮活例子。具體情況,未來幾星期在這裏再跟大家討論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