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社周日(8月14日)報道說,在民意調查顯示,許多民主國家的公眾情緒轉向警惕中國(中共)後,「中國(中共)威脅」成為尋求選票的政治家們的關注話題。

多年來,各國政府一直試圖在促進跟中國的經濟貿易合作以及擔憂中共軍力、間諜活動和糟糕的人權記錄之間取得平衡。

目前,來自西方民眾的強大意願正在推動鐘擺向後擺。「中國(中共)威脅」成為西方民主國家政治選舉中選民普遍關注的問題,跟通貨膨脹和經濟衰退一起躋身前列。

在美國國會眾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上周訪問台灣、中共選擇在台灣周邊進行軍事演習作為報復後,美國、歐洲、日本和澳洲都通過G7發出了統一的反對聲,這被視為西方國家集體民意的一個證明。

此外,在佩洛西結束訪台之後的第12天,一個新的美國國會代表團周日抵達台灣,討論緩解台灣海峽的緊張局勢和晶片投資等議題。

民主國家選舉 比照誰對北京更強硬

正在爭奪英國首相職位的兩位候選人,現任外交大臣卓慧思(Liz Truss)和前財政大臣辛偉誠(Rishi Sunak)在7月的電視辯論中,就誰對中共更強硬發生了激辯。

此外,在澳洲、美國以及日本等民主國家,反共的聲音越來越強硬,尤其是在競選期間。

尋求選票的政治家們已經注意到選民們的公眾情緒轉向了警惕中國(中共),一些候選人指責北京對鄰國和更廣泛的世界構成安全威脅,同時還批評它們造成了國內的經濟困境。

美國皮尤研究中心6月的一項民意調查發現,在北美、歐洲和亞洲的19個受訪國家中,許多國家對中國(中共)的負面看法都處於或接近歷史高點。

圖為2022年5月6日,賓夕凡尼亞州共和黨聯邦參議員候選人Mehmet Oz在格林斯堡舉行的競選集會上,他受到前總統特朗普的力挺。(Jeff Swensen/Getty Images)
圖為2022年5月6日,賓夕凡尼亞州共和黨聯邦參議員候選人Mehmet Oz在格林斯堡舉行的競選集會上,他受到前總統特朗普的力挺。(Jeff Swensen/Getty Images)

「中國(中共)威脅」成為美國中期選舉的共同話題

自從前美國總統唐納‧特朗普(Donald Trump)任期內採取激烈的對抗中共的姿態後,應對「中國(中共)威脅」成為兩黨的共同話題。

無論是已成為法律的《晶片法案》(CHIP)或者是《能源安全和氣候變化投資法案》(也稱降低通脹法)都包含了結束中國供應鏈的內容。

在今年秋季的美國中期選舉中,特別是在中西部工業州,中國的進口一直被指責為製造業工作崗位流失負責。「中國(中共)威脅」或成為選舉期間的高頻詞。

賓夕凡尼亞州共和黨參議院提名人奧茲(Mehmet Oz)今年春天在初選期間投放了數千個提到中國的電視廣告。在俄亥俄州,民主黨參議院競選人蒂姆‧瑞安(Tim Ryan)也在一個廣告中稱:「這是我們與中國(中共)的較量。」

民意調查表明,中國或一般的外交政策都不是大多數美國選民的首要問題。但政治戰略家認為,在11月的美國國會選舉中,中國很可能仍然是一個強有力的政治問題,因為候選人試圖將中國與美國的經濟挑戰聯繫起來。

繼澳洲之後 英國選舉也關注中共威脅

歐洲現在也在重新平衡對中國(中共)的態度,儘管在今年法國和2021年德國的選舉中,這一現象還不明顯。

英國諾定咸大學歐中關係問題專家傅洛達博士(Andreas Fulda)接受美聯社採訪時表示,與歐洲鄰國相比,英國的政治家「對中國(中共)的看法更清晰」。

他說:「英國密切關注澳洲正在發生的事情,在許多方面,這裏的辯論遠遠領先於歐洲大陸。」澳洲5月進行的大選中,「中國(中共)威脅」佔據了重要地位。

在佩洛西訪問台灣後,作為英國的最高外交官,卓慧思強烈批評了中共的軍事行動,指責北京「咄咄逼人、大面積的升級」台海局勢,「威脅到該地區的和平與穩定」。

卓慧思在電視辯論上還談到了她的擴大「自由網絡」的設想,以便民主國家能夠更有效地對抗中國(中共)和俄羅斯。她還表示,將打擊中國的科技公司,如短片分享程式TikTok。

辛偉誠則承諾關閉部份由北京資助的、在英國的孔子學院,並領導一個反對中國網絡威脅的國際聯盟,幫助英國公司和大學對抗北京的間諜活動。

澳洲總理阿爾巴內塞(右)與外長黃英賢(左)資料圖。(David Gray/Getty Images)
澳洲總理阿爾巴內塞(右)與外長黃英賢(左)資料圖。(David Gray/Getty Images)

學者:英國跟澳洲選舉有相似的抗共氛圍

倫敦智庫「漆咸樓」(Chatham House)亞太項目主任本‧布蘭德(Ben Bland)形容英國的政治氛圍說:「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因為我剛從澳洲搬過來」。

布蘭德之前在悉尼的洛伊研究所工作,他告訴美聯社說,「有一種類似的氣氛,一些政治家試圖將中國(中共)威脅作為國內政治工具來部署」。

過去五年,英國和澳洲的政治家在談論中國問題上已經發生了巨大轉變。五年前,他們關注貿易和商業關係,五年後,他們關注北京威脅他們的「國家安全和經濟競爭力」。

在澳洲大選中,成功當選的工黨否認它將轉變其中國政策,並開始批評北京在台灣周圍的軍事演習是「不相稱且破壞穩定」的。

澳洲外交部長黃英賢說,這不是只有澳洲在呼籲的事情,整個地區都在關注。

中國是澳洲最大的貿易對象。洛伊研究所6月份發布的一項調查發現,澳洲人對中國越來越擔心。四分之三的受訪者表示,在未來20年裏,中國(中共)至少在某種程度上有可能成為澳洲的軍事威脅,這比2018年上升了30個百分點。

但是,中共從來不接受批評和正視這種轉變,反而抨擊說,這是西方政治家的譁眾取寵。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英國首相候選人辯論後回應說,某些英國政客誇大所謂的「中國(中共)威脅」,不能解決自己的問題。

2022年8月5日,日本東京,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前排左三)率代表團訪問日本,與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前排右三)等人合照留念。(STR/Japan Pool/JIJI PRESS/AFP)
2022年8月5日,日本東京,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前排左三)率代表團訪問日本,與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前排右三)等人合照留念。(STR/Japan Pool/JIJI PRESS/AFP)

亞洲的情況更加微妙

在3月的南韓總統選舉中,兩位候選人在如何處理中國和美國這兩個重要夥伴之間不斷加劇的競爭上存在分歧。

以微弱優勢獲勝的南韓總統尹錫悅誓言要與美國建立更強大的聯盟,而他的自由派對手則主張在美、中之間採取平衡行動。

但自5月上任以來,尹錫悅一直避免惹惱中共。中國是南韓重要的出口市場。

當佩洛西離開台灣、抵達南韓訪問時,尹錫悅沒有接見佩洛西,兩人只是通了電話,他的政府也避免批評中共在台灣周邊的軍事行動。

日本的情況則有所不同。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和台灣緊張局勢加劇之後,日本選民更加支持加強日本軍力。因二戰戰敗國的關係,日本不被允許擁有軍隊。

因為中共軍演有5枚導彈落入日本專屬經濟海域,日本政府發出外交公告,要求北京停止軍演,同時日本作為G七成員國之一,公開批評北京沒有「任何理由」利用佩洛西訪問「作為在台灣海峽進行侵略性軍事活動的藉口」。

首相岸田文雄接見了離開南韓、造訪日本的佩洛西一行。#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