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神湖集團總裁多吉扎西2008年被以涉嫌支持藏獨抓捕,當局偵查無果後將罪名改為行賄罪偵查,最終以144萬的貸款詐騙罪對他判處無期徒刑。當時多吉扎西近18億的財產全部被沒收。多吉扎西現在西藏自治區監獄服刑。

接前文:西藏首富被判無期 18億財產遭沒收(上)

胞兄寫公開信揭多吉扎西案內幕

2022年5月22日,多吉扎西的胞兄多吉次旦向西藏自治區公安廳和政法委領導寫的一封信中提到,由原西藏自治區公安廳副廳長楊光明和原日喀則公安處副處長多吉,聯合誣陷原西藏神湖集團董事長多吉扎西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罪,是徹頭徹尾的謊言,是以權力打擊報復的一場鬧劇。

多吉次旦表示,日喀則公安處副處長多吉和本人原來關係很好,是日喀則神湖酒店常客(原日喀則神湖酒店員工可做證)。本人曾在多吉副處長要求下,安排其沒有任何工作經驗的侄女擔任神湖酒店前台部負責人。多吉還曾低價索要神湖二區一套房子,因價錢差距太大,他無力承受沒有答應,多吉因此懷恨在心。

2006年,多吉向公安廳彙報多吉次旦和多吉扎西有政治問題,公安廳國保和日喀則國保對多吉扎西的公司和人員行蹤採取監控措施,理由是多吉的線人化多和加羊卓瑪彙報稱,多吉扎西13歲時在印度待過兩年多,在學校喊口號反對過西藏政策。

2008年發生了拉薩3‧14事件(發生在西藏拉薩的十分嚴重的暴力犯罪事件)後,同年7月10日多吉次旦和多吉扎西莫名其妙被捕,被監禁在西藏自治區公安廳看守所。多吉扎西被控資助藏獨,罪名是「危害國家安全罪」。後兄弟兩人被酷刑逼供,至今多吉次旦的心臟、耳朵、右手指都落下後遺症。

多吉次旦說,當局在長達一年半的時間審訊,並沒有證據證明他和多吉扎西有任何危害西藏安全和違法行為,本來應該無罪釋放他們。當時以楊光明和多吉為主導成立的(7‧19)專案組,組長楊光明向專案組下達指令,徹查神湖公司所有業務。

「7‧19專案組,沒有查到我和弟弟多吉扎西的政治問題,但他們(專案組)置國家法律於不顧,捏造事實迫害我們,不達到目的不罷休地迫害西藏優秀企業家。」多吉次旦說。

他說,「後來公安廳經偵隊查出,2002年琴桑園公司土地違規抵押貸款144萬元。當時本人(多吉次旦)是琴桑園公司的法人,貸款抵押手續也是本人經辦的,多吉扎西是股東,日喀則農行和神湖之間迴圈貸款,日喀則農行把神湖視為VIP客戶。」

2014年多吉次旦被釋放後,打聽到化多和加羊卓瑪夫妻倆在老家甘肅夏河縣,他親自去夏河縣找化多核實情況。他倆否認說過多吉次旦和多吉扎西政治問題的話。

多吉次旦表示,「化多說,2008年我們兄弟倆被捕以後,當時公安廳國保支隊專案組傳喚他,他當時在尼泊爾,為了澄清我們兄弟倆的事,他從尼泊爾來到拉薩澄清事實,他並沒有對多吉說過多吉扎西做過任何危害西藏安全的事,這些都是多吉製造的謊言。

「化多還說,你回去後到西藏公安廳國保總隊,當時說過的筆錄簽字在公安廳國保的檔案裏。化多於2017年去世了,化多老婆加羊卓瑪可以做證。

「後來我回拉薩後從多方打聽詢問,當時的7‧19專案組成員都說,多吉扎西沒有任何政治問題,但楊光明指示沒有政治問題就從經濟上查,要嚴辦多吉扎西,他們只能服從上級領導指示。到現在這些7‧19專案組的成員都迷惑不解,嚴辦我們兄弟倆的真正目的是甚麼。」

多吉次旦說,這是一場多吉利用假線人假情報和楊光明自導自演,人為製造冤案。希望自治區政法委領導徹底調查多吉扎西冤案,還他們家庭和多吉扎西一個清白。

律師:這是錯案必須要糾正

北京澤博律師事務所律師王飛2019年介入多吉扎西案,並反覆研究案情並多次調查走訪。他說,「我們堅信此案是一個錯案,司法機關把一個連銀行自身都不認為被騙的、僅涉及近150萬元的銀行貸款無限拔高為貸款詐騙罪,並判處多吉扎西無期徒刑重刑。對一名優秀藏族企業家,這是極其不公的。

「時至今日,多吉扎西已被錯誤關押15年,在只有『認罪伏法』才能夠減刑的司法政策之下,多吉扎西堅持不認罪並積極申冤,則意味著『終身監禁』,這樣的代價對於一個普通的藏族家庭來講,不可謂不慘烈,也不利於民族團結。

「我們兩位律師在對於日喀則農行的原工作人員羅薩的取證過程中,羅薩也表示其根本不認為多吉扎西構成貸款詐騙罪。羅薩還稱,如果認為多吉扎西的行為構成犯罪,那麼恐怕日喀則市的企業經營者都將陷入刑事指控的重大危險當中。

「與日喀則農行方面並不認為自身屬於刑事案件被害方的態度相比,拉薩市中級人民法院和西藏自治區高院的態度卻尤為令人感到蹊蹺。在這樣一個並無受害人的案件中,拉薩中院明知多吉扎西並不存在貸款詐騙的行為,卻堅持判其有罪,西藏高院也隨即違背事實與法律作出了徹底錯誤的有罪裁定。

「西藏自治區兩級法院違反刑法謙抑性原則、冒天下之大不韙也要對多吉扎西構罪的強烈決心,令人不免生疑:其究竟是出於何種力量的干預和推動,才至於非要作出此種徇私枉法的惡劣行徑?」

王飛表示,希望檢調單位協調西藏高院、西藏自治區檢察院等相關司法機關依法啟動再審程式,及時糾正此冤假錯案。維護法律尊嚴,維護西藏法治形象。

記者致電多吉次旦委任的律師常伯陽了解案情,常伯陽表示,「我認為這是一個錯案,必須要糾正。最近給最高檢察院的上訴狀還未得到回覆,還要再等等。如果再被駁回那案件也走不下去了,只能走信訪的路了。」#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