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人數突破4億之際,華府的國會議員和專家們強調,中共的歷史充斥血腥暴力,他們讚賞並認同,倡導民眾擺脫與全球最大共產政權干係的全球「退黨」運動已達新的里程碑。

全球退黨中心自2005年成立以來,致力幫助中國民眾在線聲明「三退」,據該中心數據,脫離中共組織(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的人數已於8月3日突破4億。

「中國共產黨手上沾著幾千萬中國人的鮮血,因此難怪過去二十年有4億多中國老百姓脫離中共。」田納西州聯邦眾議員、國會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亞洲小組委員會成員蒂姆‧伯切特(Tim Burchett)在電子郵件聲明中說。

「毛(製造)的大饑荒、天安門廣場(六四屠殺)、迫害法輪功、對維族穆斯林的群體滅絕,都證明中共只關心手中權力。」伯切特說。

「一個開放的、真正具代表性的政府,才會更好地服務於中國民眾,所以我希望退黨運動勢頭能夠越來越猛。」

2022年5月17日,在華盛頓舉行的不明空中現象聽證會後,眾議員蒂姆‧伯切特(Tim Burchett,左)與負責情報和安全的國防部副部長羅納德‧莫爾特里(Ronald S. Moultrie)握手。(Jose Luis Magana/AFP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5月17日,在華盛頓舉行的不明空中現象聽證會後,眾議員蒂姆‧伯切特(Tim Burchett,左)與負責情報和安全的國防部副部長羅納德‧莫爾特里(Ronald S. Moultrie)握手。(Jose Luis Magana/AFP via Getty Images)

「自我療癒」運動

2004年,中文《大紀元時報》首次刊發了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這本書引發了全球「『退黨』運動」。該書作者之一瑞安(Ryan,為保護其身在大陸的家人,此為化名)表示,過去二十年裏,越來越多的中國人質疑中共是否能代表中國人。

瑞安說,「退黨」是一場「自癒自救」的運動。他介紹,《九評》幫助中國人擺脫中共幾十年來「黨國不分」的宣傳灌輸,人們終於能夠將中共與中國、中國人區分開來。

瑞安表示,《九評》系統闡述中共充滿謊言的歷史和利用「群眾鬥群眾」來鞏固政權;在這本書問世前,中共不僅控制了中國人,還不知不覺中操縱了他們的思維方式。儘管他自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但瑞安認為,對法輪功的信仰使他得以看清共產政權的灌輸。

作為佛家上乘修煉大法的法輪功,包括一套靜修功法,其道德教誨基於「真、善、忍」的核心原則。

將這些原則付諸實踐,幫助瑞恩擺脫了中共對心靈的束縛。他說,這是因為共產黨一直在利用人性中的惡——貪婪、恐懼和嫉妒來操控民眾。這種伎倆非常清楚地體現在中共在百年歷史中為鞏固權力、消除威脅,不斷竭力挑動社會群體彼此對立。

1999年,中共認定法輪功極受歡迎(修煉者近億)威脅其自身權力,這門功法隨之成為中共挑動仇恨的目標。過去23年裏,中共一直在通過鋪天蓋地的抓捕以及酷刑和造謠污衊,企圖消滅法輪功。

「無論中國人是否讀過『《九評》』,他們都開始用書中的語彙和論理來討論社會問題」,瑞安談到該書的影響時說,「他們思維方式的轉變與『退黨』行動同樣重要。」

4億中國人已通過向全球退黨中心提交在線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多數人「三退」時用了化名。

「中國人作為群體正在重新找回其『身份認同』,與中共割席。」瑞安說。

三退運動是和平抵抗共產主義壓迫的典範

2022年2月3日,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主席安德魯‧布倫伯格(Andrew Bremberg)在華盛頓。(Bao Qiu/大紀元)
2022年2月3日,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主席安德魯‧布倫伯格(Andrew Bremberg)在華盛頓。(Bao Qiu/大紀元)

總部位於華府的非牟利組織「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主席、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安德魯‧布倫伯格(Andrew Bremberg)強調,退黨運動是和平抵抗共產主義壓迫的典範。

「祝賀退黨運動達至新的里程碑。退黨是和平公民社會運動的典範,活動人士在此間觸及同胞的良知,並說服他們摒棄共產黨的意識形態及其控制。」他在電子郵件聲明中說。

「致力結束共產黨統治的運動令人欽佩,自由世界必須與中國民眾站在一起,勇敢抵抗中共暴政。」布倫伯格還說。

眾議院能源和商業委員會成員、俄亥俄州眾議員比爾‧約翰遜(Bill Johnson)在電子郵件聲明中對退黨運動的最新進展表示歡迎:「本周的里程碑向中共發出了明確信號,即它們的種種壓迫不會永遠存在,即使在其本國,個人自由最終也會實現。對於那些反對共產主義及其為禍全球的政策的人們來說,這是邁進了一步。」

瑞安說,他也看到了退黨大潮在美國產生的連鎖效應。如今,美國官員批評中共時澄清他們並不針對中國人或中國這個國家,已成為常態。

體制內人士與中共脫鉤

曾是黨內人士的蔡霞,在(北京)中共中央黨校擔任過教授。現居華府的她今年1月接受新唐人採訪時,講述了她脫離中共的歷程。

蔡霞第一次想到退黨是在2016年,當時她已從教授職務上退休,居住在北京。轉變她思想的動力來自於國內以直言不諱著稱的房地產大亨任志強,他質疑政府是否等同於黨,批評中共「用納稅人的錢去辦不為納稅人提供服務的事」。他是在回應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提出的「黨媒姓黨」。

因炮轟中共得名「任大炮」的這位房地產大亨是中共「紅二代」(太子黨),因此許多人認為任會有麻煩但不會遭到嚴懲。然而,在他批評中共對武漢爆發、蔓延全球的COVID-19疫情處理不當之後,他於2020年9月以涉嫌貪污被重判18年。

蔡霞告訴新唐人,2016年其單位訓斥她發表文章聲援任志強。

「如果說要讓我沒有說話的權利,因為被黨紀管住,那你首先是黨員,用黨紀管束你,不許說話」,她說,「那我就寧可不要這個黨員身份,但是我要保留我說話的權利。」

蔡霞當時寫了一份正式的退黨聲明,但朋友勸她不要發,因為預計中共會施以經濟報復、包括剝奪養老金。2020年任志強被判18年時,蔡再次想要退黨。那時她人在美國,但在美的朋友一再勸她不要退,這樣她能保住退休金。

不過,中共最終還是在2020年8月17日開除了她的黨籍。

蔡霞說,收到這個消息後,她「感覺如釋重負」。

「因為我徹底地跟它們脫鉤了,我和它們從那以後沒有任何瓜葛,沒有任何經濟和利益上的牽扯。」她說。

蔡霞從中共內部人士變成普通老百姓,既高興又輕鬆。她承認,由於養老待遇全部沒收,她不得不應對一定的困難,但她知道這是她自己能夠克服的。

蔡霞告訴新唐人:「你入了黨以後你退黨是沒有自由的,他們就是嚴格禁止別人退黨,實際上等於把大家綁架到這個黑幫集團戰車上去。」

她敦促人們要有勇氣儘早和中共切割,「不光是思想精神上的解放」,同時,「在未來的社會轉型當中,會給自己多一層保護」。

蔡霞說:「(中共)黑幫集團它是很罪惡的,但不等於九千萬黨員都是這一簍子人。」

廢棄發過的毒誓

許多退出共產黨組織的中國人說,他們這樣做是希望擺脫中共的控制,以免將來中共須對其在國內外的罪行承擔罪責時當陪葬。

雖然黨、團、隊組織表面上不是強制加入,但實際上卻是如此。到一定年齡還沒有入團、入隊的學生在教育福利方面會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乃至歧視。

從加入少先隊到宣誓入黨的每一步,其誓言從「貢獻力量」到「為共產主義事業而奮鬥」,最終是 「隨時準備為黨(和人民)犧牲一切」。

儘管少先隊員在14歲時「自動退隊」,共青團員「年滿28周歲離團」,但其成員並沒有正式程序來撤銷對中共發過的誓言。我們鼓勵所有加入過中共青年與少年兒童組織的人,在全球退黨中心平台上提交聲明退出這些附屬組織。

這也解釋了為甚麼退出中共組織的人數有4億,大大超過中共官方的黨員人數9,000萬。

眾議院科學、空間與技術委員會成員,佛羅里達州眾議員比爾‧波西(Bill Posey)也對「三退」運動表示歡迎。

他說:「我們花幾十年時間打了一場冷戰,以阻止共產主義傳播,因為我們當時就知道它很邪惡,能幹出嚴酷的暴行。」

「中國共產黨不僅是對民主自由的巨大威脅,也是對我們國家安全的巨大威脅。我們必須阻止它在世界各地和美國國內日益增長的影響力。」波西說。#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