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在台灣周邊地區展開實彈演習之際,分析人士建議,美國必須大力加大在印太地區的威懾力才能避免將來與中共一戰。事實上,以緊迫感來應對中共「步步緊逼的威脅」已經是美國軍方和各界的共識。在佩洛西訪台前,美國海軍、陸軍、空軍、海軍陸戰隊以及海岸警衛隊五大軍種已經展開了對印太地區威懾態勢的進一步部署。

印太雙艦隊趨勢明顯以及海軍的新造

艦計劃面對中共對台灣實施的「封島」行動,美國國防部8月4日下令在西太平洋菲律賓海(範圍包括台灣東南海域)執勤的「羅納德‧列根」號(USS Ronald Reagan CVN-76)航母打擊群繼續留在台灣周邊海域監控情勢發展。8月5日,已經抵達日本臨近海域的「列根」航母打擊群開始折返,向南海方向開進。

「列根號」是美國海軍唯一前沿部署的航母,母港在日本橫須賀海軍基地,隸屬第七艦隊。過去七十多年來,第七艦隊一直在印太地區保持前沿存在,與「第一島鏈」(北起日本群島、琉球群島、台灣,南至菲律賓、大巽他群島的鏈形島嶼帶)共同構成了美軍的第一道防線。1996年,第三次台海危機發生的時候,是第七艦隊及時趕到,結束了危機。

不過,除了長駐西太的第七艦隊外,海軍第三艦隊近日表示也將擴大其在「印太地區」的活動。第三艦隊的轄區範圍在太平洋東部及北部海域一帶面積約五千萬平方公里(包含白令海、阿拉斯加、阿留申群島及部份北極)。第三艦隊剛剛主辦完包括美國在內的26國參加的2022年的「環太軍演」。事實上,自2015年,美軍提出「第三艦隊前移」戰略以來,在西太平洋上,美軍逐漸形成雙艦隊部署的趨勢。第三艦隊和第七艦隊相互補充。

美國海軍第三艦隊司令、海軍中將邁克爾‧博伊爾(Michael Boyle)近日在接受據美國海軍研究協會新聞網(USNI News)採訪時說,隨著印太地區軍事的變化,美海軍第三艦隊正在發揮並擴大其作用——或作為太平洋艦隊的一個機動部門,或在第七艦隊忙於其它任務時向前沿執行任務。

報道援引博伊爾的話說:「我們也被要求進行練習、準備排練,能夠作為一個海上作戰中心在前方行動。所以我們有計劃在未來幾年進行遠征指揮和控制,無論是從艦艇上還是從澳洲或菲律賓,……凡是你能想到的。」博伊爾還說,在太平洋地區,第三艦隊為5年後、10年後、30年後可能發生的戰爭做了大量的練習。

剛剛結束「環太軍演」的「林肯」號航母打擊群就隸屬第三艦隊。在「環太軍演」前,「林肯」號在亞太地區進行了大約半年的密集的訓練。

除此之外,海軍還加強了西太的核潛艇部署。4月,海軍向關島派遣了兩艘攻擊型核潛艇,目前有5艘核潛艇以關島為母港。截至今年3月,美國海軍擁有68艘核潛艇,其中41艘歸太平洋艦隊擁有,佔美國核潛艇總數的近60%。

除了對現有的艦隊進行軍事部署調整之外,美海軍也在籌劃針對中共的新造艦計劃。7月27日,美國海軍作戰部長麥克‧吉爾迪(Adm. Mike Gilday )公布了最新版本的《海軍指導規劃》( Navigation Plan for the Navy,簡稱「規劃」)。在此之前一周,美國海軍向國會遞交了美國海軍長期發展規劃《美國海軍結構規劃2045》。

根據最新的「規劃」,美國海軍計劃在2045年前擁有一支由373艘有人駕駛軍艦以及大約150艘無人水面和水下航行器組成的龐大艦隊,同時,美國海軍還將擁有大約3000架各型飛行器。

規劃書強調未來十年中共是美國海軍海上主導權的最中心的威脅。規劃說,中共「通過提出非法海洋主張,將南海和東海的地理特徵軍事化,並試圖恐嚇鄰國的近海資源,正在破壞國際準則」。「這種侵略行為威脅到美國的利益,並破壞了基於規則的體系。」

不過,一些分析人士擔心如果中共軍隊提前動作,根據美國海軍的計劃,屆時美國是否有足夠的能力將中共擋在門外?

美國傳統基金會亞洲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成斌(Dean Cheng)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中共軍隊最有可能會在2027年攻台,那時候,中國認為自己已經完成軍事現代化,而那個時候,從美國威懾力的角度來說「可能是最危險的時刻」。

他說:「從理論上講,美國軍方由於裝備老化,由於我們的支出周期以及諸如此類的事情,在2020年代中期,隨著舊裝備退役,隨著新裝備的上線,美國軍方的能力將會下降。」

不過,他談到中共也會面臨自己的危機,首當其衝的便是人口問題,屆時中共軍隊是否有足夠的兵力。

陸軍打算在亞太前沿部署「多域特遣部隊」

美國太平洋陸軍司令查理斯‧弗林(Charles Flynn)日前在接受《日經亞洲》採訪時表示,美國陸軍正考慮在亞洲部署一支「多域特遣隊」來威懾中共在南海和台灣海峽的咄咄逼人的行徑。這支部隊將擁有導彈、電子戰和網絡戰等能力。他說,廣袤的印太地區不僅是海軍和空軍的事,需要聯合作戰的能力和解決辦法。

美國目前已經有兩支這樣的部隊,分別駐紮在美國華盛頓州和駐德美軍基地。「多域特遣隊」通常由數千人組成,下轄4個分隊,分別執行火力打擊、防空、後勤和資訊戰任務。美陸軍表示,將在2023年後成立的第三支多域特遣隊計劃駐紮在夏威夷,但最終很可能被部署在亞洲。弗林表示,日本、菲律賓等國已被列入考慮範圍。

「多域特遣隊」平時利用電子、網絡、太空手段搜集情報,掌握敵對國家的行動模式和弱點;戰時負責發動電子戰或網絡攻擊,以癱瘓對手的通信網絡,擾亂其指揮和控制系統。同時,根據已有情報,使用導彈對對手艦船和地面設施同時發動攻擊。

根據《日經亞洲》的報道,美陸軍正在開發包括短程、中程和中遠程的多種型號陸基導彈,但都無法滿足從夏威夷發射至亞洲附近的要求。為此,美陸軍計劃在沖繩、菲律賓等第一島鏈上分散部署導彈地面部隊,並在亞洲部署多域特遣隊。報道說,作為先遣部隊,多域特遣隊將負責首先摧毀中共的防空系統和指揮控制,為美國軍艦和戰鬥機接近中共周邊地區創造機會。

海軍陸戰隊已經打造出「第三瀕海作戰團」

美國海軍陸戰隊的第三瀕海作戰團(Marine Littoral Regiment)則是美國為應對西太平洋地區來自中共的「步步緊逼的威脅」而量身定製的。

今年3月,海軍陸戰隊對第三陸戰師的第三陸戰團進行改編,建立了第三瀕海作戰團。「瀕海作戰團」由三個部份組成:瀕海戰鬥隊、瀕海防空營、戰鬥後勤營。「濱海戰鬥隊」由一個步兵營和一個反艦導彈連組成,它可以從所在地區的海灘和海峽進行反艦打擊,甚至能夠瞄準對方軍艦,獲得海上控制權。「瀕海防空營」配備MQ-9A Reaper無人機、地面和空中任務導向雷達等裝備,用於遠程情報、監視和偵察。它可以將信息傳回戰區的聯合部隊指揮部,或者直接傳給海軍陸戰隊採取行動。「戰鬥後勤營」向「瀕海作戰團」提供戰術後勤補給,支持遠征先進基地站點,並連接到更高級別的站點。

瀕海團的建立是美國海軍陸戰隊2030部隊設計工作的一部份。預計,瀕海團將在2023財年達到初始作戰能力。第三瀕海團在2022年的「環太軍演」中首次出現。4月,第三瀕海作戰團還在「第一島鏈」亮相——瀕海團的大約90名成員參與了在菲律賓呂宋島舉行的一年一度的美菲聯合軍演。

根據美國海軍陸戰隊為2030年制定的計劃,美軍最終將擁有三個這樣的「瀕海團」。除了現在部署在夏威夷的第三瀕海作戰團外,另外兩個將會被部署到關島(美國最重要的海空基地以及第二島鏈的核心節點。第二島鏈由日本的小笠原群島、硫黃列島和美國的馬利亞納群島等島嶼組成,位於第一島鏈以東地方)和日本沖繩的駐日美軍基地。瀕海團的主要任務是:在複雜作戰環境下迅速控制關鍵航道或島嶼,以強化對前沿海域的掌控權,並使用或引導反艦導彈擊沉敵方艦艇,協助海軍作戰。

海軍陸戰隊助理指揮官埃里克‧史密斯(Eric Smith)將軍7月在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一場研討會上說,如果說瀕海作戰團和過去有甚麼不同的話,那就是他們面臨的威脅不同。「部隊必須可以被組織起來明天就去戰鬥。……你不能等到它完全成熟再確定組織、設備和培訓方面可能需要甚麼。」與前身相比,瀕海作戰團規模小、更加靈活,也更加不容易被對手察覺。

史密斯說,海軍陸戰隊和其它軍種目前都在審議後勤供應鏈的問題,來應對未來西太平洋戰爭中可能出現的遠距離投送問題。

強化西太空軍基地 或在關島永久部署第五代戰機

6月份,媒體報道,美國空軍在位於關島以北約160公里處的天寧島擴建機場。分析人士認為,該機場完成擴建後,很可能被美軍當作關島安德松空軍基地的「備份」,為其在西太平洋地區的行動提供支持。美軍希望天寧島機場能夠部署14架大型空中加油機,以便能夠讓部署在關島軍事基地的美軍五代機奔赴第一島鏈作戰,並停留儘可能多的時間。

除了天寧島機場,美國在關島、塞班島和威克島的空軍基地也在緊鑼密鼓地進行擴建。

今年6月,美國空軍在關島再次部署了4架B-1B戰略轟炸機。B-1B是上世紀80年代起裝備美國空軍的一種超音速轟炸機,是美國戰略轟炸機的中堅。目前,美國空軍裝備了45架B-1B轟炸機,可攜帶制導炸彈、空地導彈和反艦導彈執行常規任務。B-1B在關島駐紮長達十六年,但2020年以後就只有臨時停留或中轉,再沒有長駐。這次時隔兩年之後,又恢復了長駐狀態,強化威懾的意味非常濃。

6月,美國印太司令部司令海軍上將約翰‧阿奎利諾(John Aquilino)在「美國保衛民主基金會」(FDD)的一場討論對話中說,為了應對來自中共常規軍力的壓力,空軍應該考慮將F-22、F-35等第五代隱身戰機永久部署到關島——距離中共近一點的地方。

美國海軍陸戰隊在日本的岩國基地部署了F-35B戰機,海軍也在航母上搭載了艦載機F-35C,但是空軍的第五代隱身戰鬥機卻永久部署在數千哩之外的阿拉斯加和夏威夷。目前美軍在加強關島的導彈防禦能力,以使得關島具備永久化部署五代機機隊的能力。在2023財年國防預算草案中,國防部為「太平洋威懾倡議」申請了61億美元經費,用於推進關島防禦、導彈預警和跟蹤能力建設。

今年3月,美國印太司令部向美國國會提交了一份「威懾資金」報告,印太司令部要求在2022年至2027年期間增加大約270億美元的支出,內容包括購置部署新型武器、建造新設施以及與美國在印太地區的盟友開展更密切的軍事合作等。與2014年針對俄羅斯的「歐洲威懾計劃」投入200億美元相比,針對中共的「太平洋威懾計劃」預算申請多出了五十多億美元。

阿奎利諾上將在講話中談到了關島的重要性以及關島面臨的挑戰。他說:「中共軍方的火箭部隊顯然正在發展持續的先進能力和更遠的射程。關島面臨著360度的威脅,因此我們的防禦能力以及從那裏開展行動的能力絕對至關重要。」

美國空軍參謀長小查理斯‧布朗(Charles Brown Jr.)7月在美國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說,空軍也正在推進多項新技術和作戰概念,以創造對中共的競爭優勢,比如空軍的先進作戰管理系統(Advanced Battle Management System,  ABMS)。

ABMS又稱「軍事物聯網」,是美國空軍面向未來而打造的多域一體的先進作戰網絡。根據美國政府問責局評估報告,ABMS是一個系統簇,旨在取代老舊的指揮和控制能力並開發情報、監視和偵察感應器網絡。它將建立一種網絡,以連接飛機、無人機、艦船和其它武器系統上的感應器,從而實時提供所有領域威脅的作戰情況。

布朗還提到,空軍也在考慮廣袤太平洋上的後勤運輸問題。

美海岸警衛隊擴大印太存在 進行「灰色」較量

美國海岸警衛隊是隸屬美國國土安全部的美國第五大武裝力量。2019年1月以來,美國開始向南中共海地區派出海岸警衛隊,通過巡航、參與美國海空軍演習、與域內國家簽署執法合作協議、開展聯合海上執法演習等方式介入南海地區局勢,旨在應對中共「灰色地帶」的挑戰,通過海上執法合作強化與地區盟友和夥伴的關係,提高對南海的海洋態勢感知能力。

2021年初,美國海岸警衛隊把兩艘最先進的巡邏艦部署到關島基地。為擴大和相關國家的合作,美國開始向越南、菲律賓、澳洲以及新加坡等國派駐海岸警衛隊官員。

2022年2月,白宮發布的《美國印太戰略》文件指出,要「擴大美國海岸警衛隊在東南亞、南亞以及太平洋島嶼的存在和作用」。

8月4日,美國海岸警衛隊的第8艘傳奇級巡邏艦「米吉特」號(USCGC Midget, WMSL-757)結束了「環太軍演」中的訓練,首次奔赴西太平洋地區執行巡邏任務,旨在打擊該地區的「非法、不報告和不管制(IUU)捕魚活動」。

除了上述五大軍種之外,美國國民警衛隊計劃擴大與印太地區國家的聯合訓練,以加強在相關國家的存在。

除了增強自身的軍事能力之外,美國還在幫助印太地區的盟友和夥伴國提升他們的軍事能力,打造「不對稱戰力」,以「重塑中共周邊的戰略環境」。

塞思‧克羅波西(Seth Cropsey)是美國智庫約克郡研究 (Yorktown Institute)的創始人,曾經擔任美國海軍部副次長。他認為,美國除了要大力加強在西太平洋的威懾力之外,為了避免將來的戰爭,還必須有明確的戰略。

他說:「威懾中共,或者阻止中國(中共)引發衝突,美國必須要有一個明確的戰略,清楚地表明,一旦發生衝突,美國會做甚麼。缺乏這樣一個明確的表述將是一個巨大的政治問題。」

(以上文章轉自美國之音)#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