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很多人談論那個在「国安公署」當值時睡覺,編號27677的警員。《東方日報》更以頭版嘲諷他,題為「直擊大懶SIR  當值警蛇王 夢中護國安」,未免小題大做了。狗咬人不是新聞,人咬狗才是。港警違規,好出奇呀?

近年翻開報紙,港警在休班時犯罪的新聞,如偷影裙底、盜竊⋯⋯不勝枚舉;相較之下,當值「蛇王」是小菜一碟。何況習近平提倡「中国夢」,「夢中護国安」就是響應習近平,政治正確。瞧,現在這位「易柒碌柒柒」不過調職而已,連革職也不必,可見是芝麻綠豆小事,何必頭版報導,惹起公眾對警察的仇恨呢?

大家真正該留意的港警,不是「易柒碌柒柒」,而是「怪盜傑克船長」(一個自稱香港警察,有十一萬粉絲的微博用戶)。來龍去脈如下。

7月31日上午,Facebook撐警專頁《向香港警察致敬》轉載一篇文,題為「為你們的行為而感到羞恥」,聲稱是「一個出勤當晚嚴重意外的警察文字」(按:「意外」指7月28日晚MIRROR演唱會螢幕墜下傷人)。然後當天傍晚,《公務員secrets》也轉載了同一文章,標明來源是《向香港警察致敬》。

讀者有興趣的話,可按本文注腳的鏈結瀏覽原文,我這裏只講重點。題目「為你們的行為而感到羞恥」的「你們」,指當晚MIRROR演唱會觀眾。作者說警察到場的時候,「現場發出一片噓聲」,沒對警方「給予應有的尊重」,質疑觀眾是否「玩弄政治」。然後作者說:

「昨晚(28日)本人所觀察,有很大的、一半人都是黃口罩,黑口罩,我也不想什麼事都和政治扯上關係,有可能你們是不喜歡警察吧,沒問題,如果你們覺得你行,可以,你上啊,不要在背後指指點點。」

此外,作者又說「有警察踩上屏幕」,遭人指指點點,他解釋是「因為當時的環境太亂了,燈光也不足,對場內環境不熟悉」云云。

然而《公務員secrets》帖下有身在現場的人留言,指「MIRROR口罩係灰色,好多人都戴灰色口罩,我見唔到有一個係戴黃色口罩」,又說:「警方到場之前一早已經開晒燈,點會因為燈光不足而踩上大螢幕上?」另有報稱是「留到全場觀眾離開後先走」的網民,說根本沒聽到噓聲,批評作者「要作嘢呃人唔該作好少少」。

這裏有個疑問:香港很多人有看該晚演唱會,這「警察」如果造謠,不怕被人踢爆嗎?想到這點,我恍然大悟——誰說作者是寫給香港人看呢?這根本是「出口轉內銷」的操控輿論手段,「烏俄之戰」初期已用過,而我當時也揭穿了這種玩法。今次一模一樣,只是做法更卑鄙無恥,且牽涉一個「警察」。

我追蹤該文的來源,發現是一個在微博自稱「香港警察」,網名「怪盜傑克船長」的帳號。文章早於7月29日下午16:06已在微博上載,兩天後才「內銷」回港,對象是多數沒去演唱會的撐警「藍絲」讀者。

先不談怪盜傑克船長所寫的內容是真是假,若此人是香港警察,他的言行比27677更加「易柒碌柒柒」,問題也嚴重得多:

一、怪盜傑克船長在7月28日 23:19發了一條微博,說:「兩晚都收遲工,這个演唱會有點邪」。什麼?23:19,不就是這個警察在紅館現場「協助救人」的時間嗎?他翌日在文章中大義凜然寫道:「我們作為警察,救急扶危是我們的天職,我們不求什麼回報,但至少應給予應有的尊重。」

請問這位香港警察:為什麼你在「救急扶危」的時候,會有閒情逸致玩微博,發一個「這个演唱會有點邪」的垃圾帖子?

二、怪盜傑克船長在微博上載多張照片,但照片所示的觀眾,我見到的都是戴藍色、粉紅色口罩,根本看不到「有很大的、一半人都是黃口罩,黑口罩」。

請問這位香港警察:你為什麼要在大陸、香港網上造謠?

三、怪盜傑克船長在微博上載〈為你們的行為而感到羞恥〉一文時,附上三幅圖片,其中一張居然大字標明傷者李啟言為「黑暴」。

請問這位香港警察:李啟言做過什麼,要被你稱為「黑暴」?若說不出理由,你為什麼要這樣惡毒地抹黑一個垂危的青年?你有人性嗎?

以上三個質疑均有根有據,關乎是否有香港警察「救急扶危」時玩忽職守、惡意中傷他人,以及造謠煽動仇恨。三件事都比當值「蛇王」嚴重得多!

我響應香港當局「見疑即報」的呼籲,現公開舉報這個自稱「香港警察」的「人」。請問特首李家超:若他是香港警察,該受什麼處分?若他冒警,警方會否把他拘捕?要「講好香港故事」,請由公正執法做起。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馮睎乾十三維度」Patreon

(編者按:本文僅代表專欄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