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在隱瞞甚麼?」——羅伯特‧馬龍博士談披露出的輝瑞公司文件,以及接種引發心臟毒性、出生缺陷以及全因死亡率(所有死因的死亡率)上升的證據。

羅伯特‧馬龍博士說:「現在,我們獲得的文件清楚地表明,這些(疫苗的)風險是已知的,而且影響面廣泛,但是關於這些風險的信息卻被隱瞞。」

今天,我們將採訪mRNA疫苗的先驅、國際醫師和醫療科學家聯盟(International Alliance of Physicians and Medical Scientists)的聯合創始人羅伯特‧馬龍博士(Dr. Robert :Malone),討論全球COVID峰會最近發表的關於結束國家緊急狀態、恢復科學誠信、懲辦反人類罪行的宣言。

馬龍博士說:「我們現在在醫院看到的病人都是接種過疫苗的。與那些一直「未接種疫苗」的人相比,接種這些產品的針數越多,感染、患病和死亡的風險就越高。」

這裏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

楊傑凱:羅伯特‧馬龍博士,歡迎你再次作客《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馬龍博士:謝謝你的邀請,楊,我記得這是第四次了。

全球COVID峰會:停止接種疫苗等十大呼籲

楊傑凱:就在最近,你在一段影片中發布了全球COVID峰會的第四次宣言,在影片中你發表了一些對科學的看法,那麼,請給我們概述一下吧。

馬龍博士:這個宣言來自於國際醫師和醫療科學家聯盟現有的17,000多名成員,我們聯盟擁有的網站是「全球COVID峰會」

我們在團體內部對這個版本的宣言內容進行了長達一個多月的辯論,得出了這些觀點。

(觀點一是,)數據證實,這些實驗性的基因治療(即施打COVID疫苗)應該結束。原因是我們對不良事件的了解越來越多,同時也看到了隨著Omicron成為主流毒株,其傳染性和致命性遠低於之前的變種。通過計算風險效益比,隨著我們對(主流)病毒株毒性的了解越來越多,我們看到病毒的風險越來越小。風險收益比不支持繼續進行疫苗接種。

(觀點二是,)我們宣布,不應該阻止醫生去提供旨在拯救生命的醫療服務。這一直是我們的核心立場之一,可以追溯到第二次宣言。

(觀點三是,)我們宣布,應立即終止國家緊急狀態,因為這種狀態為腐敗提供了便利,並擴大了大流行病的範圍。

這些我們在宣言中使用的語言可謂相當富於刺激性,但是它表達了我們的信念,即政府宣布的這種醫療緊急狀態已被武器化,用於政治目的。

就功能而言,相當於美國中止了《權利法案》。他們正在為這些強制性的宣傳、審查和誹謗策略等進行辯護,而這些策略應用到了全美國和全世界。其辯稱,這些都是等同於宣布戰爭狀態下的合理做法,只不過是在一種醫療緊急狀態下。這導致了這個國家得以建立的核心原則被中止。

我們反對這樣做,我們沒有看到任何證據表明我們仍處於醫療緊急狀態下。醫院並沒有爆滿,甚至福奇博士也承認這一點。

(觀點四是,)我們宣布醫療私隱不應再被侵犯了,所有旅行限制和社會限制必須停止。

這些涉及大眾都曾經歷過的情況,我們曾被施加的各種要求。我們現在看到這些駭人的故事出現在新聞中,來源各異,包括來自舉報人。我們確實被疾控中心監視,還有其它機構在跟蹤我們。有許多侵犯我們醫療私隱的行為,其中最重要的是,僱主要求我們披露我們是否治療過這類病人。這違反了《健康保險便利和責任法案》(HIPAA)規定的醫療私隱的基本原則。這必須被推翻。在我們看來,這些信息應該從數據庫中刪除。根據HIPAA,這是非法的。

(觀點五是,)我們宣布必須為調查疫苗接種導致的傷害、死亡和痛苦提供資金和展開研究。現在有很多人受到疫苗傷害,卻得不到賠償。沒有資金可用於了解他們的病情並找出緩解疾病的方法。

這是一種國家責任。我們已經強迫許多人接種了這些疫苗。他們中有相當一部份人經歷了疫苗引起的傷害,他們應該得到賠償,應該得到治療。我們應該了解如何治療他們,我們應該了解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

(觀點六是,)我們宣布,在社區環境中,戴口罩不是,從來都不是,有效防止空氣傳播的呼吸道病毒的措施。幸運的是,如你所知,我們最近有一個法庭案件,推翻了強制口罩令。但是數據已經出來了,而且非常清楚,如你所知,是的,你可以通過戴上帶過濾器的呼吸器(防病毒),這足以在一定程度上保護你免受病毒侵害。但是大部份的感染,例如,舉個簡單的例子吧,發生時是經由眼睛的。然而,我們並沒有強迫人們到處走動時戴上防護面罩。這些紙質口罩毫無作用。

我們都知道這一點,這方面的數據很清楚,很難找到(強制口罩令)任何醫學上的理由,然而其對社會的傷害、對我們的孩子的傷害,是顯而易見和不言而喻的。

(觀點七是,)我們宣布,不應該因為不願打疫苗而剝奪人們任何機會,包括教育、就業、兵役或醫療等機會。在美國,所有的(COVID)疫苗產品仍然是實驗性的。製藥公司,甚至那些已經獲得疫苗許可的公司,都曾拒絕分銷和營銷這些有許可的疫苗,因為害怕承擔隨之而來的義務。我們堅決認為,在這個時候,個人不應該被強制或強迫或脅迫使用這些產品,尤其是現在,我們面對的是Omicron這種毒株的情況下。

(觀點八是,)我們宣布,政府、科技公司和媒體公司對第一修正案的侵犯以及醫療審查應該停止,《權利法案》應該得到維護。

這是基本權利。我們相信憲法。這可不是激進(的態度)。如果我們被視為右翼納粹份子,只因為相信《權利法案》和《憲法》,那麼新聞界對所有這些信息的定位就有嚴重問題了。

(觀點九是,)我們宣布,輝瑞公司、莫德納(Moderna)公司、生物科技(BioNTech)公司、楊森公司、阿斯利康公司及其推動者,對病人和醫生隱瞞了(COVID疫苗)安全和有效性的信息,因此應該被起訴。同樣,這是一個無可爭議的事實。我們有來自美國政府問責局(GAO)的報告,還有輝瑞公司被迫披露的信息包,該信息包仍在陸續發布中,它揭示了許多強加給公眾的關於疫苗功效和安全性的宣傳和信息都是欺詐性的。我不知道還能怎樣表述。這(「欺詐性的」)個詞是一句法律用語,意思是他們的話都是假的。

(觀點十是,)我們宣布,必須對政府和醫療機構問責,針對其隱瞞信息、操縱信息、(虛假)宣傳的行為,其可怕的、使情況進一步惡化的政策;他們還攻擊《大巴靈頓宣言》的發起人,這是最令人震驚的例子之一,並且是有據可查的,必須制止這種行為,這些人必須被追究責任。這些事實都非常清楚,聽起來可能相當聳人聽聞和匪夷所思,但我們一直在不斷遭受審查、壓力、誹謗和攻擊。

《大紀元時報》是真相講述者

幸運的是,《大紀元時報》沒有這樣做。我們作為一個團體非常感謝《大紀元時報》在這種情況下所充當的真相講述者的角色。我知道,你和你的團隊一直在嚴肅地進行報道,挖掘、收集信息,然後通過你們的報紙和電視媒體發布出來。而且你一直給我施加壓力,要求我在採訪時要非常謹慎,這樣才能確保有據可依。上述十條觀點,如果你單獨看,每一點都有現存數據的充份支持。

楊傑凱:讓我們來談談這個問題,這是我還沒有機會與節目中的任何人討論的事情。你已經看了輝瑞公司(被迫披露)的一些數據資料,對嗎?而且你看到那裏有很多問題。你在其中看到的、感覺最為離譜的事情是甚麼?

馬龍博士:是一份長達9頁或11頁的不良事件的表格,一行行地羅列出來,(一個個不良事件)連接在一起,用分號隔開。這些事件點不是逐行獨立的,而是連接起來的。也就是說,每一行都含有多個不良事件。這一點本身就很令人震驚。

顯然,他們不想披露這些信息,因為他們和藥監局(FDA)一樣,竭力隱瞞這些信息。這些被披露文件中的大部份信息,在藥監局作出決定稱這些疫苗產品是安全和有效的,並且授予全面許可之前,他們就已經掌握了。

治療組的全因死亡率比未治療組高 輝瑞公司在隱瞞

現在我們從這些文件中看到:輝瑞公司知道,自己在嚴重誇大療效;他們知道,治療組的全因死亡率(所有死因的死亡率)比未治療組高;他們知道,全因死亡率與心臟毒性有關;他們知道,後來披露出現的許多情況,都得是慢慢流出的。如你所知,要從疾控中心那裏獲得這些信息,是極端困難的,因為他們一直在拚命地隱瞞真相。我們不得不去以色列、英國、瑞典、德國、英國和蘇格蘭去獲取這些信息,將其匯總在一起,關聯起來,試圖弄明白是怎麼回事。

輝瑞公司知道這一切信息。我想,有許多法律界人士正在調查這個問題,質疑這是否真的符合隱瞞信息的欺詐標準,以及是否能夠撕掉保護製藥業的法律的面紗。

現在,我們獲得的文件清楚地表明,這些風險是已知的,而且影響面廣泛,但是關於這些風險的信息卻被隱瞞。我們通過輝瑞公司的文件檔案——其正在披露出的文件,還有美國政府問責局(GAO)的報告,以及《紐約時報》在總統日的報道,了解到了這些信息。事實越來越清楚,但是政府仍在否認。

我們將繼續採訪羅伯特‧馬龍博士,他是mRNA疫苗技術的先驅,也是全球COVID峰會的主席。

楊傑凱:這個新《宣言》的第一個觀點是,應該結束普遍的(實驗性基因)疫苗的接種。你們的措辭不同,但我的理解這是該觀點的內容。因此我想,這個觀點是基於對科學的理解,是你們組織中醫生們之間的共識。你能給我概述一下你們是如何得出這個結論的嗎?

馬龍博士:這不是我們隨意地或輕率地提出的,從任何方式、形態或形式而言都不是。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對風險、不良事件和全因死亡率有了越來越多的了解,這是由保險公司披露出來的以及各種數據來源所揭示的。有這樣一種奇怪的情況:數據顯示,在感染、患病和死亡的風險之間存在(疫苗)施打針數的依賴性關係,這是很矛盾的。這種情況在一個又一個國家被看到,而且現在在媒體上被公開討論。

楊傑凱:請詳細說明這到底意味著甚麼?

馬龍博士:令人震驚的是,我不知道還能怎麼說,人們曾以為,人們也是被政府這樣告知的,實質上是被政府推銷的:這些疫苗將保護我們免於感染、複製和傳播病毒,至少有這些功效。隨著這些支柱的倒下,數據清楚地表明,這些疫苗在所有傳統的疫苗被認為該有效的方面——能夠防止感染和傳播(病毒)方面——都是無效的。政府的底線立場一直是:它們(COVID疫苗)能保護你免於嚴重的疾病和死亡的傷害。現在,這些支柱正在倒下。

接種疫苗的針數與增加的風險相關

來自美國、歐洲、以色列、英國和蘇格蘭的數據,直到他們停止分享數據為止,表明了一個病人接種的基因疫苗針數越多,特別是接種的RNA疫苗越多——我不喜歡使用加強劑這個詞,因為即使是第一針疫苗,對於你先前感染上的(在體內)循環的冠狀病毒,從技術上講,都是加強劑,因此,我們應該稱它們為針數,因為這與其是否起到疫苗的作用、還是它們是否真的能提供某種預防性治療無關——而且情況可以歸結為、即觀察結果是,你接種這些產品的針數越多,你感染、患病和死亡的風險就越高,這是與那些仍「未接種疫苗」的人相比的。

現在關鍵需要注意的是,有誰還沒有接種疫苗嗎?因為從功能角度講,我們大多數人都已經受到了某種毒株感染,特別是在Omicron(佔主流的情況下)。現在美國75%的兒童有抗體,但其中只有一小部份人接種過疫苗。因此,我們的對照組並不是真的沒有接種過的,大多數人都有了自然免疫力。但是,與未接種疫苗的對照組相比,不管它由哪些人組成,來自許多不同來源的數據越來越清晰地表明,所接種疫苗的針數與增加的風險相關,接種的針數,決定了感染、患病和死亡的數量。

我從世界各地的一線醫生那裏聽到的是,我們現在在醫院裏看到的病人都是接種了疫苗的。人們記得,我們曾經被告知:這是一種未接種疫苗者(才會染上)的疾病。現在,這種論點已經被徹底顛覆,數據不再支持這一論點。

這就是我們所觀察到的,也是促使我們做出這一決定的原因。這不只涉及T細胞功能障礙和假尿甘作用在基本原理方面的細微差別,這個問題你在《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涉及到了,是採訪瑞安‧科爾(Ryan Cole)時談到的。

假尿甘具有免疫抑製作用。含有假尿甘的RNA的半衰期為60天或更長,這是前所未有的。這不是我們的天然RNA特性,難以想像。它的行為不像是RNA(病毒造成的)。這一事實發表在《細胞》(Cell)雜誌上,是由史丹福大學的一個強大的小組通過淋巴結活檢觀察到的,而不是通過細胞培養和培養皿觀察到的。

這是在人體的三角肌被注射(疫苗後)並在腋下用細針抽吸取樣後發現的。這些RNA在60天或更長時間內堅持繼續製造高水平的刺突蛋白。他們的測試沒有超過60天。正在產生的刺突蛋白水平遠遠超過了你在自然感染(病毒)後在血液中觀察到的水平。

接種疫苗帶來問題:心肌炎、痛經、流產等增加

這種情況,現在通過一些不良事件的資料可以給出合理的解釋。令人困惑的事情之一是,為甚麼你看到疫苗引起的不良事件比感染(病毒)引起的要多?現在,我們有數據顯示,接種疫苗後血液中的刺突蛋白水平比感染(病毒)後的水平要高得多。這匯總了全因死亡率、已知的顆粒度越來越大、承認的不良事件的範圍越來越廣這些情況,並且,我們觀察到了心臟中毒的情況。

心臟科醫生正在以越來越細化的方式觀察心臟中毒這個問題。此外還有那些傳聞,涉及所有高性能運動員、舉重運動員等。我得委婉地說,在高水平的體育活動中,他們在場上「自發死亡」的速度似乎是前所未有的。此外,我們現在看到越來越多的數據表明,心臟中毒、心肌炎實際上非常普遍。

根據疾控中心的披露,心肌炎是(接種疫苗帶來的)一個問題。我們在之前的採訪中討論過這個問題,媒體在大肆宣傳——你還能怎麼說?在我看來這就是宣傳——傳統媒體、主流媒體宣傳的信息是,這是輕微的心肌炎,孩子們正在康復,他們不會有問題。現在的數據顯示並非如此。

數據顯示,這些年輕的男孩——也包括年輕的女孩,只是她們的發病率較低——其中似乎有一個睪丸激素的共同因素,他們並沒有康復。正如我一直在說的那樣,心肌不會癒合其傷疤。

還有一個問題,出現得越來越多,但是仍然是傳聞。很明顯,產科醫生和兒科醫生一直被大力鼓勵,這麼說吧,不要去報告這些事。但現在有越來越多的數據出來了。我們不僅看到痛經或子宮內膜異位症,出現了這些月經的改變,還有人觀察到絕經後的老年婦女在接種疫苗後突然開始來月經。這是一個非常奇怪的發現。這表明卵巢有問題。我們知道這些脂質會進入卵巢,有輝瑞公司的文件作證。

現在我們聽到了這些有關(接種後的)自然流產、出生缺陷和產後不久嬰兒死亡的報告,這些報告的跟蹤率似乎明顯高於通常觀察到的。

這些都是懷孕期間可能發生的事情,都是已知的懷孕風險,而且它們的發病率非常明確。這一直令人擔憂。你還記得吧,儘管在(疫苗的)數據非常少的情況下,疾控中心仍積極鼓勵婦女在懷孕期間使用這些實驗性質的產品。

現在,數據以多種線索的方式呈現出來了,表明存在生殖中毒問題,這也是我一直在警告的問題,我的許多同事也是如此警告的。你問為甚麼?為甚麼我們要推出這樣一個有爭議的「我們應該停止這些接種」的聲明?我就再讀一遍吧,「根據確認的數據,我們宣布COVID-19實驗性基因療法注射必須結束。」

醫療行業腐敗 17,000名醫師大聲疾呼

楊傑凱:馬龍博士,採訪就要結束,你還有甚麼最後要說的嗎?

馬龍博士:是的,楊,如你所知,我總是喜歡以積極的態度結束訪談。我從病人和普通大眾那裏聽到很多事情,其中之一就是各種蛛絲馬跡顯示,整個醫療行業都腐敗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只想在最後說:這不是我觀察到的。

我們的組織有17,000名醫師和醫療科學家,都在大聲疾呼。在我所到之處,都有一些人,醫生、護士、醫生助理走過來對我說,「謝謝你,我曾感到很孤獨。當你和你的同事大聲疾呼時,我意識到我並不孤獨。」

他們面臨這麼多嚴重的制約因素,無論是經濟方面還是其它方面,職業生涯受到了影響:導致你無法支付你的抵押貸款;如果你仗義執言,就無法讓你的孩子上學;有這麼多恐嚇和誹謗,對醫療服務提供者構成壓力,不讓他們說出自己的觀察結果。

我請求公眾,請不要把這理解為人人都是腐敗的。基於我們看到的這些情況,我們很容易覺得這個時代黑暗陰沉。我們確實有一些重大的體制問題,要解決這些問題會很困難。但我知道,我已經看到了,而且我希望你們的聽眾也會看到,我的行動和行為表明,仍然有許多醫生和醫療服務提供者忠實於「希波克拉底誓言」以及一般醫學倫理中「病人同意」的基本原則。不要失去希望,我們會成功的,但我們還有一些事情需要解決。如果我們齊心協力,我們就能解決我們必須解決的問題。

楊傑凱:羅伯特‧馬龍博士,謝謝你再次接受採訪!

馬龍博士:謝謝你!楊。

楊傑凱:謝謝大家觀看本期《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對羅伯特‧馬龍博士的採訪,我是節目主持人楊傑凱。

大家剛才看到的是《美國思想領袖》這一集的刪節版,要看完整版,你可以訪問epochtv.com在Epoch TV上觀看,也可以在Roku TV、Apple TV、Fire TV和其它電視平台上找到它。#

《思想領袖》製作組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