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兩個不同的世界——天堂和地獄。命運讓他們在一次特別的經歷中,分別遊歷了天堂、地獄。似乎一切早有安排。

美國士兵 瀕死入天堂

斯科特德拉蒙德(Scott Drum-mond)是一名很有天賦的運動員。1971年,美國的年輕男子被徵召入伍,德拉蒙德也是其中一員。然而,德拉蒙德卻因為籃球技術精湛,被留在軍中繼續打球,而他的很多弟兄卻被派去越南前線,不少都在戰爭中死亡。

幾十年前,德拉蒙德28歲的一天,他正在滑雪,突然他在斜坡中發生了意外。當時,德拉蒙德只覺得手不太對勁,他拉開手套,才愕然發現,自己的拇指已經脫臼了,軟綿綿地耷拉在皮膚上。

Scott Drummond是一名美國士兵,他經歷了瀕死體驗並遊歷了天堂,改變了他的人生態度。(未解之謎影片截圖)
Scott Drummond是一名美國士兵,他經歷了瀕死體驗並遊歷了天堂,改變了他的人生態度。(未解之謎影片截圖)

大家趕緊把他送往醫院,讓人沒想到的是,這次送院卻把他送往天堂轉了一圈,讓他經歷了一場瀕死體驗。

可是拇指脫臼不是甚麼大問題,怎麼會瀕死了呢?

德拉蒙德回憶說,手術之前,麻醉師原本要給他用藥,但麻醉師被臨時叫走了。只留下一名護士來做麻醉,但這名護士卻從來沒有進行過比爾阻斷術(Bier block),就是使用止血帶調節局部麻醉以進行手術,所以犯了一個錯誤。結果,在醫生做手術時,麻醉藥液沿著德拉蒙德的手臂進入了心臟。更糟糕的是,護士使用的麻醉藥是利多卡因,後來大家才發現德拉蒙德對利多卡因過敏。很快,德拉蒙德就停止了呼吸。

那名護士驚慌失措地衝出手術室,尖叫著說她殺死了德拉蒙德。醫務人員開始努力挽救他的生命,醫生也繼續對他的拇指進行手術。

這一切被德拉蒙德看得清清楚楚。他說自己被直接從身體裏抬了出來,「我站在那裏看著自己的身體。我從上面看著下面這一切,向下看著,看到自己的身體躺在手術桌上。」

突然,一個訊息打進了他的腦海:「該走了」。

德拉蒙德說,當時他清清楚楚地感受到,有人就在他的身邊。但是他無法注視那個人,他只能通過思想與他交流,而那個人也是通過思想和德拉蒙德說話。

接下來場景迅速變化,德拉蒙德看見自己站在一片田野裏,那是一片美麗的田野,高高的草,大概長到他的腰間。他說「這些草在流動,向我流淌,在我的腦海裏,我感受到了來自草的愛。」

此時,另一個訊息又打進他的腦海:「不要回頭」。

德拉蒙德知道,自己已經走了。他繼續向前進,並發現自己「可以左右看,也可以向前看,但不被允許回頭看」。他回憶說,「最左邊是大樹,那是一片森林。那是我以前從未見過的樹木。」

這個場景中的顏色十分鮮豔。那是德拉蒙德從來沒見過的顏色。他說,「我們在地球上看到的東西是三維的。你把它放大10倍,這就是樹上葉子的顏色。它們是非常亮麗的綠色。」

在德拉蒙德和樹林之間,還有一片長到腰間的野花,這些野花全部面向他。德拉蒙德感受到,他和野花也是聯繫在一起的,這些花也散發著愛,是一種非常平靜的感覺。

再向前方看,有一片雲,德拉蒙德說,這片雲是明亮的珍珠白色。

突然,一段影片映入眼簾,德拉蒙德看到了自己的人生,從8歲一直到20歲。他說:「這不像是影片;這一切都在我的腦海中完成;這一切都在我的腦海裏,但是我活在其中。我又活了一遍。我看到了我的家人;我看到我的父母為了我和我的運動所付出和犧牲,帶我參加所有的比賽和活動;這一切都是出於純粹的愛。」

在回顧歷史的過程中,德拉蒙德還發現,雖然在人世中衡量善惡時,常常有灰色地帶,但是在那個世界中,一切都是「非黑即白」「非善即惡」。

他曾經參加職業運動和大學運動,都是盡一切可能取得成功。而其中一些事情是不對的。他還說,「在商業界中,為了出人頭地,很多時候你必須一路碾壓其他人,我意識到我所做的事情是不對的。」

看完這過去的一生,德拉蒙德又回到了那片雲的前面,他走向那片雲。雲中,伸出了一隻手。德拉蒙德無法確定這隻手的顏色,因為它實在是太純了。那隻手的前臂,比他的要大一些,看見雲中有個人,那個人比他高一些。

德拉蒙德確信,那就是神。神告訴他:「現在不是你(去世)的時間,你還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神奇的是,至今德拉蒙德每天還能接收到這個訊息。

之後,一切都結束了。他的靈魂被送回到身體裏。他發現自己躺在擔架上,被推出了房間。突然,他開始到處亂動。好像在他的體內,發生了一場大戰,因為他明白的那一面,並不想回來。

後來他才知道,在回來之前,他已經被宣布死亡有20分鐘了。德拉蒙德最終脫離了生命危險。

在往後的40多年,他把「幫助別人」作為自己一生努力的方向。他說,「我被送回來的原因是我這輩子太自私了。我還沒有學會如何善待他人,並以我應有的方式尊重他人。」

德拉蒙德意識到,他在地球上獲得了另一個機會,他必須抓住這個機會。因為他希望在下次回去的時候,會有一個更好的報告。

人間的20分鐘,讓德拉蒙德遊歷了天堂。然而,也有人在短短的20多分鐘內,到地獄走了一趟。

地獄之行 男子領受神的心

美國南加州一名地產經紀比爾維斯(Bill Wiese)是一位虔誠的基督教徒。1998年11月22日,維斯和妻子參加完固定的宗教儀式,回家睡覺,一切都很平常。不知不覺,維斯半夜在睡夢中醒來,他覺得有些口渴,起身去喝杯水。突然之間,他發現自己的靈魂被從身體中拉了出來。很快,他看見自己通過了一個長長的隧道。再一看,他已經置身地獄了。

Bill Wiese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他曾見識過地獄的境況,並領受了神的大愛。(未解之謎影片截圖)
Bill Wiese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他曾見識過地獄的境況,並領受了神的大愛。(未解之謎影片截圖)

維斯說,自己處身在一個牢房裏,是地牢,有石板地面和石牆,這裏煙霧瀰漫、又髒又臭,那種味道就像是燃燒的硫磺。此刻的他,感覺越來越熱。並在頭腦中,出現了一串大問號:「我怎麼會活著?為甚麼我在這裏?我怎麼到這裏的?」

正感到疑惑時,維斯看見,牢房裏出現了兩個巨大的惡魔,它們口中念念有詞,但是都是褻瀆神的話。這兩個惡魔徑直向他走來,其中一個很輕鬆地就把他抓起來,然後扔到了牆上,就像丟一個玻璃杯一樣。維斯感到自己的骨頭好像都斷裂了。

另一個惡魔用它的爪子,插進了維斯的胸部,將他的肉撕裂了。維斯雖然是靈魂狀態,卻仍然有感受的,他痛苦極了。他哀求這些惡魔,但它們沒有任何憐憫之心,心狠手辣,對人一點都不仁慈。

維斯說,當他身在地獄,他知道距離、時間,甚至也能明確地知道,那些折磨人的生物,就是被派來永遠地折磨他的。他說,「在地獄的五官感覺非常敏銳,比在地上所能知道的多得多。」

不知怎的,維斯發現自己躺在牢房裏,四周變得非常的黑,像柏油瀝青那麼黑,那是他從未經歷過的黑暗,他說地獄的黑是超過人們想像的。然後,他發現自己可以爬動了,他看見一個門,於是朝著門的方向爬去。他爬出了牢房,卻突然聽見億萬人的尖叫聲。

維斯肯定,這個尖叫聲的數目是以「億萬」計的,它們非常地大聲。維斯捂住耳朵,卻完全沒有用。維斯說:「太大聲了,聲音穿透了你,你無從躲避這尖叫,而恐懼會壓迫著你。」維斯還感到,那種一直逼迫著的「害怕感」,人是無論如何都擺脫不了的。那是一種絕望。

除了黑暗,地獄中還有無盡的乾燥,沒有水。維斯形容那種感覺,就像你在死亡谷賽跑馬拉松,跑了好幾天,你口乾舌燥,卻得不到一滴水,漫漫的都是絕望。

他說,地獄裏充滿了煙霧,有牢房、牢獄、火坑,還有大片火海的區域。而魔鬼的味道就好像臭水溝、臭爛的肉、發霉的蛋、酸牛奶,和一切你能想到的壞東西,全部混合起來,再乘上1,000倍,你用鼻子吸進去,那是超級劇毒,會置人於死地似的。

就在這時,一個惡魔,突然抓住了維斯。他被拖回牢房,惡魔要再次折磨他、虐待他。他知道,這一次,惡魔要粉碎他的頭,還有其它的惡魔一齊上來,分別抓住了維斯的手臂和腳……說到這,他再不想描述那種痛苦了,因為每一次的回憶,對他來說,都是折磨。

就在這一霎那,神出現了。神的光芒,照亮了四周,維斯立刻撲倒在地上,向神禮拜。維斯說,在那個當下,那也是他唯一可以做的事。

忽然,維斯發現自己已經離開了地獄。他還在神的身邊,維斯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問了神一個問題:「您為甚麼要讓我到這個地方?」

神對他說,「因為人們不相信有這樣的地方存在。」神還對他說,「去告訴人們,這個地方不是我為人們造的,這是為魔鬼和那墮落的天使存留的。我不願意任何一個我造的人來到這個地方。你必須去告訴他們,我給了你一張嘴,你去告訴他們。」

這時候,維斯感受到,神用意念充滿了他的身體,並讓他去感受神的心。

維斯說:「我被充滿了」,「祂許可我去感受祂的心,讓我體會祂多麼愛世人,真是難以相信的愛!我甚至無法領受,祂那巨大無比的愛,我們小小的身體,真是沒能承受。我們都愛自己的妻子和兒女。然而,不論多麼愛,一點兒也無法和上帝給我們的愛相比。祂的愛,是無限大的愛。」

突然,維斯看到了自己的身體,正靜靜躺在病床上。此刻的他甚至有些疑惑,問自己「躺在那裏的人,究竟是不是自己呢?」

維斯最終安全地回到人間,這事過了一年,他才終於平復下來。他改變了自己以往對人生的看法,並深深地感謝神,感激神的救贖。

他將這次的地獄之旅寫成一本書《在地獄的23分鐘》(23 Minutes in Hell),在2006年出版,還登上了《紐約時報》的暢銷書排行榜。

不論是德拉蒙德的天堂之旅,還是維斯的地獄之行,都讓他們有機會和神進行了溝通,並從神那裏領受到無私的愛。

人們若要開啟神性之路,是要先愛他人,內心存善才有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