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7月8日遇襲身亡,使日本和全世界陷入震驚、惋惜與憤怒之中。這位馳騁政壇近30年的前首相,為日本和全球留下了很多政治遺產。專家表示,最被銘記的就是安倍如何讓世界為對抗中共做好準備。

《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外交政策及政治分析專家Josh Rogin7月8日發文說,當悲傷平息,一切載入史冊時,安倍將首先被人們銘記,因為他很早就意識到中共崛起所帶來的挑戰,並對全球長期應對這一挑戰做出了關鍵貢獻。

安倍推出的標誌性「安倍經濟學」就是其中的一個政策。他要證明日本能夠幫助領導國際社會應對中共崛起。

2022年7月9日,印度總統府的國旗降半旗,以悼念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Sajjad HUSSAIN / AFP)
2022年7月9日,印度總統府的國旗降半旗,以悼念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Sajjad HUSSAIN / AFP)

東京要抵禦中共須做三件事

安倍的外交政策顧問和演講稿撰寫人谷口智彥(Tomohiko Taniguchi)告訴Rogin,安倍明白,如果東京想要長期抵禦不斷增長的中共力量,必須做三件事:一、日本必須加強其經濟;二、日本需對提升美日聯盟進行再投資;三、日本需通過與澳洲和印度接觸來擴大其外交關係。

安倍超強的個人外交技巧使他與前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奧巴馬都建立了良好的關係。

「他知道兩件事:美國的持續存在對該地區(東亞地區)和其它地區至關重要,而對於美國保持在該地區的參與,日本也至關重要。」谷口智彥說,「他與奧巴馬和特朗普建立關係的策略都是基於這種現實考量。」

2019年9月25日,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和時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紐約聯合國大會期間簽署貿易協議後握手。(SAUL LOEB / AFP)
2019年9月25日,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和時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紐約聯合國大會期間簽署貿易協議後握手。(SAUL LOEB / AFP)

2007年提出Quad

今天,美國的東亞戰略的大部份概念框架可以追溯到安倍的倡議和演講,如「自由和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的想法。美國、澳洲、印度和日本多次召開的「四方安全對話」(Quad),但Quad最初也是由安倍在2007年提出的。

北京一直擔心,Quad是針對中共的「印太小北約」。5月24日,美國總統拜登在日本參加了Quad領導人峰會。中共外交部長王毅批評美國熱衷於「拉幫結夥」搞「小圈子」,目的是「企圖圍堵中國(中共)」。

圖為2022年5月24日,Quad四國領導人在東京會面。(SAUL LOEB / AFP)
圖為2022年5月24日,Quad四國領導人在東京會面。(SAUL LOEB / AFP)

在安倍晉三的其它相關成就中,他改革了日本的國家安全局,擴大了日本自衛隊的作用。

2015年,他冒著風險通過了對日本戰後《和平憲法》的重新解釋,允許日本軍隊有條件地參與海外作戰,這是二戰以來的第一次。

公開呼籲美國放棄「戰略模糊」政策

今年早些時候,安倍的最後一次外交行動之一是對中共日益危險的對台威脅敲響了警鐘。他公開呼籲美國放棄其「戰略模糊」政策,並認為美日必須清楚表明捍衛台灣的決心,不要讓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對美日防衛台灣的決心有任何懷疑空間,否則可能導致中共武統台灣。

「發生在烏克蘭的人類悲劇給我們上了痛苦的一課。」安倍今年4月在「Project Syndicate」上寫道,「我們關注台灣的決心,以及我們捍衛自由、民主、人權和法治的決心,不能再有任何懷疑的餘地。」

安倍: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

安倍說過,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他在今年5月的採訪中告訴《經濟學人》:「日本和台灣相距只有100公里。如果北京對台灣進行武裝攻擊,中共軍隊將不得不進入日本領空,以確保空中優勢。這肯定會觸發《和平與安全法》(Peace and Security Law)規定的『危急情況』,而我們將為美國軍隊提供後勤支持。許多日本人在台灣從事商業活動。我相信很多日本人都會很理解這一點。」

Rogin說,在中共試圖侵蝕自由、民主、人權和法治這些價值的時候,西方已經準備好捍衛,安倍功不可沒。這是他留下的一份遺產。

2022年7月10日,澳洲的悉尼歌劇院亮起日本國旗的紅白燈光,以紀念安倍晉三。(Muhammad FAROOQ / AFP)
2022年7月10日,澳洲的悉尼歌劇院亮起日本國旗的紅白燈光,以紀念安倍晉三。(Muhammad FAROOQ / AFP)

2022年7月11日,台北,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遭槍擊身亡後,許多台灣民眾到日本台灣交流協會獻花及留言悼念。(Sam Yeh /AFP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7月11日,台北,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遭槍擊身亡後,許多台灣民眾到日本台灣交流協會獻花及留言悼念。(Sam Yeh /AFP via Getty Images)

美國《時代雜誌》說,安倍是一位了不起的領導人,他在世界舞台上提供了罕見的領導力,而這對日本領導人來說並不多見。安倍堅信,日本必須在亞洲發揮更有力的政治、經濟甚至軍事作用,以應對中共迅速擴張的地區影響力。

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R. Bolton)7月8日在《華盛頓郵報》上發文說,安倍行事謹慎,舉止堅定,使他與眾不同的是他信念的力量。

博爾頓還寫道,安倍的國際視野在今天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重要。他了解中共構成的長期威脅,實際上是生存威脅,以及其蔓延的後果。在執政的最後一些年裏,安倍比任何其他領導人都更強調Quad(美印澳日)合作的可能性,因為他看到了Quad的潛力。Rogin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