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出生、移民加拿大多年的加拿大保守黨前國會議員趙錦榮,憶述香港被中共接管以來走下坡的歷史,批評「苛政比英國殖民時代更嚴苛」。他勉勵在海外的香港年輕人,要預備好自己,「打一場更長遠的仗」,待香港有轉機時作出貢獻。他也覺得加拿大人亦應關心香港的情況,因為加拿大當年曾應中英兩國遊說,推銷落實《基本法》。

作為殖民地時期長大的香港人,趙錦榮在中共接管香港25周年前夕接受訪問時,回顧香港人在英國殖民地時期享有「完全的自由」,包括言論、思想等生活各層面的自由,在2020年港區國安法通過後一一消失。「對香港習慣在思想、言論、新聞,很多方面都享有自由的香港人,他們當然就不習慣,更多的人對這個改變感到非常懊惱。」

加拿大人應關心香港

趙錦榮說,在英國人的管治下,雖然沒有政治上的民主,但香港人亦開始爭取自己政治上的自由度。1997年之後,香港人仍然繼續根據《基本法》所承諾的,爭取更多政治上的自由。

他講到,上世紀80年代簽署《中英聯合聲明》後,中英兩國遊說世界各國,支持香港平穩過渡,其中包括加拿大。當時加拿大也表示支持,協助推銷《基本法》,確立聯合聲明中保障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以及50年不變。

不過,他認為近40年間香港的轉變很大,中共稱《中英聯合聲明》為歷史文件,沒有約束力,令很多人驚訝。他認為今天的加拿大人亦要關心,因為加拿大亦曾經推銷過落實《基本法》。

趙錦榮表示,在香港的加拿大人是加拿大在海外最大的族群,估計有30萬加拿大護照持有人居住在香港,加上加拿大在香港投資非常多,加拿大是香港的老朋友。「香港的繁榮穩定,香港人能夠生活得愉快、平安,這些對加拿大來講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香港人認同「中國人身份」之轉變

趙錦榮形容,香港是一個「世界城市」,與世界接觸頻繁,世界很多人亦隨着中國的開放到香港,以香港作為中轉站到大陸投資;香港人非常明白、清楚地觀察世界。他認為,香港1980年代起慢慢開放多種選舉,建立一套公民意識,「就是說香港是屬於我們(香港人)的,不是屬於英國的,我們需要好好的管治」。

他說到,香港自從「1997」之後,大約12年「其實是蠻不錯的」。他回憶2008年北京舉辦奧運會時,香港人認同自己是中國人,比起認同是香港人多很多。同年四川汶川大地震,香港人亦自發籌款。但是時至今日,只有2%的年輕人,認同自己是中國人。

查2008年6月,港大民意研究調查香港市民的身分認同,有38.6%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為1997年有此調查以來最高;認為自己是香港人的只有18.1%,是有調查以來最低。對比香港民意研究所上月的調查顯示,在香港18至29歲青年中,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比率只得2%。

中共政府對香港政策已劇變

趙錦榮認為香港的改變始於2012年。當年香港政府計劃在中、小學強推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形容那時起「不單政治上的權利越來越收窄,自由的空間亦不斷縮小」,「以往在香港,香港人會拿英國國歌和英女皇開玩笑,但是在這麼自由的空間中,突然要小孩子接受洗腦,非常不習慣。」

那年教育局資助、由民間親共人士編製的《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參考教材,形容中共是「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隨即引來輿論「洗腦」的憂慮。

趙錦榮相信2019年因為逃犯條例引發的「反送中運動」,是2012年反對國民教育科、2014年佔領中環爭取普選後,香港人抗爭的延續,更令中共政府對香港的政策完全轉變。

港人與西方民主的意識形態非常吻合

趙錦榮分析,香港在1970年代、1980年代經濟起飛時,「有一種信心在裏頭」,這植根於制度,即是法治、自由,民主政治亦慢慢開放。他形容當時香港人與西方民主的意識形態非常吻合,尤其是對自己運用自由的權利。他舉例,1989年六四屠殺在香港人的心目中歷歷在目,往後30年香港人都習慣每年六四聚集起來,紀念這場波瀾壯闊的民主運動,「他們就是習慣了」。

他又提到香港以往經常有遊行示威,「這個是香港人在沒有完全的政治自由之前,他們表達自己訴求的方法」;但是今日,即使是悼念六四,也不可以自己一個人拿着蠟燭悼念,甚至在限聚令底下會被票控罰款。

苛政比英國殖民時代更嚴苛

趙錦榮指出,很多殖民地時代定立的法例,在1997年之前幾十年沒有用過。「今天竟然在中共政府管理香港之下,運用了這些殖民地裏頭高壓、強權,嚴重侵犯人權的法例,對很多香港人來講,心中非常憤慨。」他認為這些苛政甚至比英國殖民時代更嚴苛。

查《蘋果日報》、《立場新聞》多名高層,均被香港政府控告「發布煽動刊物」罪。此罪屬於《刑事罪行條例》所訂的罪行,在1967年共產黨發起的「六七暴動」期間,被港英政府用以檢控左派報章,隨後已經長期未有被使用。

資深傳媒人劉進圖曾經批評,此是「殖民地年代留下的過時惡法」、「苛例」。在《港區國安法》生效後,現時將此罪納入的執法程序,令被告極難獲保釋。

「愛國」要求非常荒唐

趙錦明參與加拿大聯邦、地方政治多年。談到中共要求香港從政者「愛國」,否則取消其議員資格,他以加拿大的情況為例,說自己在國會任內,坐身旁不遠的就是魁北克人政團的議員,他們主張將魁北克從加拿大分裂出去。「這些都是我們加拿大獨特的地方,也是可愛的地方。」

他說每當享受、運用民主權利的時候,很多時會想到在香港正在坐牢的前立法會議員們,他們當中有些被控不愛國,被取消立法會議員資格。「為什麼那麼簡單的邏輯,可以在21世紀裏頭,對一個世界城市的市民睜開眼說謊?」

查現時多名香港前立法會議員,因民主派初選案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由2021年起被關押至今。他們當中有人在較早前尋求連任時遭指控「危害國家安全」、「不擁護《基本法》」等,被取消立法會議員資格。

趙錦榮說,自己當年也是其中一個對鄧小平改革開放抱有幻想的人。1970年代,他還在香港就讀中學。但是1989年的「六四」 ,把他在內的很多香港人喚醒,因為當時也正是鄧小平,下令在天安門廣場清場。「我們都看到極權真正的面目,當他們有集中的權力,就非常難把這些權力放出來。」

寄語香港年輕人:打一場更長遠的仗

趙錦榮說,對大中華地區仍然抱有「幼稚的幻想」,還是相信大陸會變好,香港會變好。他稱父母從中國大陸逃難到香港,自己後來有幸移民到加拿大,落地生根,但很多時候還是不能忘記出生地。「希望無論中國也好,香港也好,能夠平平穩穩、邁向世界、公開自由地去發展。」

他回憶1989年在香港工作時,沒有想過「六四」會波及到東歐;蘇聯最後從地圖上消失,羅馬尼亞的壽西斯古也沒有好的下場。

趙錦榮認為,對於人民來說,這些都是有可能的改變,並提到香港在世界各地的人都非常多。他鼓勵身在海外的年輕港人裝備自己,若香港在5年後或10年後有改變,就需要流散在外的香港人回到香港重建社會。

「打一場更長遠的仗,實踐民主也要經驗、力氣。在未來一段日子中,在自由的空間生活的時候,更應該要把握機會,裝備好自己,想一想怎樣實踐民主。究竟什麼是民主這些議題,正正是這一代逃離香港的人可以為香港做的。將來的香港,將來的中國可能都需要這些人。」

他亦提到,海外的香港年輕人「眼目不要離開香港,不要離開中國」,也需要了解身處地方的情況,有一份責任回饋所在的國家。

至於在香港的年輕人,趙錦榮鼓勵他們「在壓力底下能夠產生壯實的毅力」。他認為香港還有一點地方未受到很大的監控,「香港用VPN翻牆還不是犯法,很多網站在香港不用翻牆也可以看到」,香港的年輕人可以更多的接觸國際,「知道世界是怎麼樣的一個世界」。

趙錦榮:加拿大可以為香港人做更多事

趙錦榮認為,在西方國家中,英國對香港人的做法比較積極,例如推出BNO簽證計劃,約翰遜政府亦提供其它途徑,給沒擁有BNO的香港人,「西方國家可以參考」英國的援助港人政策。

趙錦榮說,加拿大可以為香港人做更多事,例如重新考慮如何看待一些有抗爭相關案底的人的移民申請。而對於已經到達西方國家的香港人的適應問題,包括工作、子女教育等,他認為不只政府,當地的社區也可以伸出援手,傳媒亦應鼓勵社區關顧新移民。

自2019年港府鎮壓反送中運動,再強推《港區國安法》後,西方多國為港人開放「救生艇」計劃。其中英國開放BNO簽證,容許持有BNO護照的港人和家屬,申請到英國生活、工作和留學,並提供在當地居住後的「5+1」入籍途徑。英國上月公布,該計劃推出至今申請總數達到123,400人,當中113,442人已經獲批。

英國將於10月擴大BNO簽證計劃,容許父母其中一方持有BNO的香港青年,獨自申請BNO簽證赴英,意味1997年後出生的年輕抗爭者可以「申請人」的獨立身份申請簽證,不用依靠父母申請。另外英國將向世界頂尖大學的畢業生提供工作簽證,吸引全球最優秀的人才到當地就業,本港3間大學近5年的畢業生符合資格,申請人毋須先找到工作即可申請。@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