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受不了她,去年獨自搬往別處。」35歲的娜娜原本跟媽媽及弟弟同住。她的行政工作穩定,決心搬出來。爸爸在她小時候已跟媽媽離婚。他近年與另一女子結婚。娜娜雖然是家中長女,卻得不到父母的疼愛。童年時,每當爸爸放假,他只帶她和弟弟到電腦商店,因為爸愛玩電腦。當年的電腦是大型那種,通常為了工作才使用。小孩子那有興趣觀賞電腦呢。爸爸又不會和他們傾談生活點滴。記憶中,他們一家人極少戶外活動;如前往沙灘暢泳、騎單車、遠足,在她的模糊記憶是零。雖然父母已離異多年,父和母在一年間總會見面一兩次,娜娜偶爾陪同媽媽。

媽媽的感情支柱很自然地落在娜娜和弟弟身上。可惜她偏袒弟弟,又不善於照顧孩子。從娜娜年幼,飲食已不均衡,身材瘦削。媽媽飲食隨便,漢堡包、炸雞、或是腸粉已是一餐,鮮有蔬菜、瓜果、或是菌類作為菜餚。媽媽不喜歡吃蔬菜,也不會特地為子女烹調新鮮有營養的食物。夏天,同學的媽媽會煲涼茶如:五花茶或是袪濕茶,娜娜未曾飲過自家煲製的。家中老火湯更是少之又少,煲湯實在太花心思和時間了。媽媽倒不如看電視休息一下。基本讓子女吸收足夠營養也做不了,更遑論與子女抱膝談心呢。娜娜缺乏父母的愛是可以想像。

悲慘的事總是接踵而來。媽媽是勞動階層,往往工作時受氣了,便發洩在娜娜身上。但她從不向弟弟耍性子。弟弟是她的王子,需要她護駕,她又怎會對他粗暴?一次在舅舅家吃飯,媽媽洗手完除下口罩,然後立即接觸食物。娜娜平和地提醒媽媽再洗手「口罩有細菌呀」。媽媽突然發瘋似地責罵娜娜:「我有自主權,不用你管!」

娜娜一次又一次受委屈,每次也是用心良苦。媽被爸拋棄,她同情她,為她感不甘。娜娜體恤媽,知道她沒法依靠男人的肩膀,她讓媽依靠她的。可惜她已不能承受火山爆發般的情緒,更慘痛的是媽靜止時,惶恐何時又再次爆發。

(文章觀點來自作者,與本報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