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回筆者談及《二十五, 二十一》裏的劍擊教練啟發新晉劍擊手羅希度的方法,這些方法也適用於家長或是教育工作者,甚至是廣泛的人際相處。

一次團隊聯誼賽中,曾獲奧運劍擊賽金牌的高宥琳與希度比試,結果希度竟然險勝宥琳。希度是宥琳的忠實支持者,她不會錯過宥琳的每場賽事。因此她對宥琳的步姿、出擊及反應瞭如指掌。希度預計到宥琳的一下步行動,她便有充足時間部署進擊或是防守的策略。相反,宥琳不清楚這新人的劍擊作風,自然難以預測她下一步的動作。在賽後檢討中,教練公平地讓她們知道勝利或是失敗的原因。

二人終於在亞運的總決賽對壘。宥琳以高姿態展示自信,練習時只重視強化自己的劍擊技巧,絲毫沒有把教練的教訓記在心中。她面對希度時竟說:「你倒不如做回我的粉絲吧。」希度不憤,反駁說:「我一直這麼喜歡你,你的一舉一動我也注意著。你明知我將會是你的對手,但你不屑研究我的技術、戰鬥策略。你是如此輕蔑我嗎?」果然說出真心話。當別人不認為你是他同級的對手時,他又怎會花時間研究你?沒有受隊友重視,隊友不屑一顧,只把你當作祟拜他的粉絲,那份不憤不甘難以想像。

在一場國家代表選拔賽中,一名強勢女子與希度對決,雙方劍技旗鼓相當。那女子故意玩弄心理戰;一時綁鞋帶、一時束頭髮來暫停賽事。希度變得浮躁、耍性子起來。教練提示她:「不要受別人影響,按照自己原定的策略進擊。」

現實生活中,期望自己突圍而出也必須研究對手的優點和弱點。面對公開考試中,我們研究歷屆學生答錯的題目及原因。工作面試前,我們聽取企業集團或是中小型機構的僱主怎樣評價應徵者。工作時,我們了解各同事的習性,有助溝通及合作。此外,當我們成為別人的競爭對手,別人想辦法使我們驚慌、失措時,我們更須依著自己原定的計劃前進。◇

(文章觀點來自作者,與本報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