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超當選,代表香港將交由一名「武官」領導,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汲汲可危。對香港經濟、金融方面的走向,資深銀行家吳明德雖認為,香港不會「一嘢就死」,但會停滯不前5至10年,而北京仍會維持香港經濟民生,以作為中共一旦面臨困境時的窗口。資深對沖基金經理錢志健感坦言對香港經濟前景到悲觀,認為「選舉」結果「令國際投資者好不安」,同時加速人才流失。

對於李家超上任後,香港經濟會否變差,吳明德接受本報訪問時坦言「唔會好」,因為《港區國安法》限制自由,香港已非國際金融中心。因資訊不能自由流通,投資者不會覺得投資環境公平,只能作為「區域性金融中心」。他解釋指,香港能否維持國際金融中心地位,要視乎人才庫、發展空間、高新科技、資訊自由,以獲得外資信任,故預計香港發展將會停滯。

吳明德認為香港不至於會「倒退二三十年」,因為中共有辦法令香港人「繼續搵到食」,「經濟差唔差都令到你搵到錢」。他解釋指,如果中共要令香港表現出好成績,要保障維民生很容易,例如可由大陸城市補貼,「可以搬好多嘢落嚟,蔬菜水果豬肉限價,等你可以低價啲賣」。如果要讓香港人賺錢,推行發展計劃可帶來就業機會,令「啲人留返喺度搵食的機會,大過離開」。但一切都要視乎特首是否「聽晒太上皇,即是中聯辦話」。

即使中共出手救經濟 只因當香港逃生門

惟中共並非真心要幫助香港維持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或發展經濟,而是把香港當作「逃生門」。吳明德以過往經驗分析,因為每當中共面臨困境,就會利用香港作窗口,因為他相信中共會維持香港的經濟民生,「等佢將來要利用香港更多時,才有機會翻身」。因此他認為即使香港法治和「AO制度」不會一下子完全消失,但也與GDP一樣,不會有所發展,而香港經濟會可能會有長達10年的停滯期。

提及國際投資者對香港的信心,吳明德認為問題不在於李家超個人做特首與否,直指「唔應該睇得呢個人咁重要」,而是要視乎中美之間是否能夠繼續開放市場,如果成事則會來香港找人才,香港仍可從而成為踏腳石。他亦補充,香港的局面要到俄烏戰爭結束、年底美國中期選舉結果和習近平能否連任,才能決定香港能否延續以往的角色。他預料香港賺錢的方式,可能不同於以往作為國際金融中心,而是由零售消費、國內資金支持GDP。

李家超是接近北韓式選舉選出來的代表

錢志健接受本報採訪時直言,與李家超根本「唔使講經濟,佢都唔識經濟啦老實講」。對於李家超得票率為99.16%,錢志健形容是「接近北韓式選舉選出來的代表,唔係幫香港人發聲嘅特首,只係一個執行的人」。他形容此情況「恐怖」,「令國際投資者好不安」,香港步入「一國兩制下半場」。他指李家超如何組班子,很影響日後香港的經濟走勢。「政務司司長會係邊個呢?會唔會突然間在『升呢』變咗係(現任保安局局長)鄧炳強?而家嘅睇法基本上係好強硬、強權嘅管治,好啱中共的主旋律走勢,變咗舊時認識嘅鄧小平『一國兩制1.0』模式係以經濟行先,而家無咗嗰樣嘢,變咗係『全面管治權』」。他相信李家超在「高壓」形式下「會做得好」,「李家超做鎮壓式嘅嘢好叻」,預計未來香港經濟會在「壓縮空間下運作」。

問到香港低稅率、低度資本管制的環境,對維持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經濟環境有否幫助?錢志健形容「大陸經濟唔係好」、香港情形「十分嚴峻」、「SME(中小企)死晒」,香港之後能否維持低稅率「無人知道」。至於低度資本管制、資金自由流動的優勢,他直言「香港就玩完㗎啦」。他提到金管局總裁余偉文上周在立法會表示,因應地緣政治變化,當局與銀行界一起準備不同情境的預案,包括被移出SWIFT(環球銀行金融電訊協會)。他表示一旦有此情況發生,資金就不可透過相關銀行電匯,因此對香港經濟前景非常悲觀。

李家超被美國制裁難活躍國際舞台活動

至於香港目前所面對最嚴重的問題,錢志健認為在於人才流失,以及李家超的政治操作。他解釋指外資公司將亞洲營運基地搬往新加坡,令對香港最重要的人才面臨流失,無疑引致經濟發展前景黯淡。《逃犯條例》修訂、《港區國安法》等引致李家超等官員被美國制裁,意義在於國際認為他們不是可被相信,不能延續一國兩制本來意義的人,意味李家超難以世界經濟市場,為香港帶來任何商機。錢志健說,香港的經濟以往是在「高度自治」下運作,但前年美國制裁連同李家超在內的多名中港官員時,指他們「對降低香港自治權負有責任」。「你點期望佢(李家超)可以解決到經濟問題?香港的高度自治他有份毀滅。」@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