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7日晚,上海浦東區大街小巷、超市、菜場等地方人頭攢動,很快一個個貨架變得空空盪盪,人們滿載著各種物資而歸。不久前還喊著「要喝咖啡」的上海人,這次一點也不淡定了,而這瘋狂的一幕很快登上了微博熱搜。造成上海人瘋狂搶購物資的直接原因是上海當局最新的公告。

當日晚間,上海當局突然宣布,自3月28日5時起,上海閔行區以黃浦江為界分兩批進行封控管理。3月28日5時至4月1日5時,上海浦東新區全區封控管理4天,浦西區由4月1日3時至4月5日3時封控4天,期間進行兩次核酸檢測。封控區域內,住宅小區封閉式管理,所有人員「足不出戶」,人員和車輛只進不出,並暫停公交、地鐵、輪渡、出租汽車、網約車運行。

公告發布後,大批市民不得不連夜排起長隊搶購生活物資,至於此種密集接觸是否會導致感染已無暇顧及。而與此同時,上海人也開始調侃這種上海特色的封城,如「上海變開封」,「滬式鴛鴦封」,「以前浦東到浦西,要擺渡,現在浦東到浦西,叫偷渡」,「黃浦江堪比銀河了」,「解封的時間挺有意思,第一批愚人節放出來,第二批清明節放出來。橫批:人鬼情未了。」等等。

的確,在全國各地疫情嚴重的地區,包括深圳都是一刀切封城的情況下,上海推行「一滬兩制」的封法,而且也不像其它地方動輒封控一周、十天乃至半個月、一個月的做法,還是很特別的。只是這樣的封法是為了找出感染者,實現清零的目的,還是做做樣子,向中央交差,那就值得說道說道了。

無疑,上海半封城最直接的原因是近期染疫人數劇增。根據中共國家衛健委3月28日的通報,上海新增感染者3,500例(確診50例+無症狀3,450例),其中1,420例在浦東新區。官方數據顯示,從3月1日至3月27日,上海本輪累計新增本土感染者16,013例。如果按照民間披露的數據,如有消息指浦東北蔡有八千多名無症狀感染者。基於本輪病毒傳播速度快,一人可以傳染十人看,這個數字並非不可能。因此,上海實際感染人數應遠高於官方數字。

如此高的感染人數,使上海一直引以為傲的大數據下的精準防疫破防,上海出現了與武漢、西安、長春等地一樣的亂象和慘劇:不少小區封了又封,打亂了人們的生活節奏;封控中買菜難,物價高;感染人員或是居家無人理睬,或是送到隔離點後無人搭理,無人檢測;很多隔離點起不到隔離的作用,有的十平米的臨時鐵皮屋,住著十幾號陽性患者,有的數百人睡在紙板上;核酸檢測人群聚集,有人就在檢測後確診。

還有因小區被封,醫院停診,醫護緊張,導致各類病人無法及時就醫,公開曝出的有一名護士因為哮喘沒有得到及時救治去世,而微博中透露的還有一個小女孩腸套疊,幸虧寶媽大鬧醫院,才沒有導致其腸壞死;有一名叫王毅之的同事是重度尿毒症患者,需要兩天透析一次,因為隔離在嘉定,四天不能透析,人已經開始抽搐,去醫院看病因為黃碼被拒。亦有癌症患者跳樓,或延誤治療去世。

上述亂象和慘劇一再出現,尤其在經濟發達、醫療資源比較豐富的上海這個大都市同樣出現,這足以說明中共治下各級政府管理能力都十分低下,雖然程度有高低,而且在面對大災大難面前,都缺乏為百姓服務和考慮的真心,缺乏足夠的應變能力。

不過,從上海本身的防疫下的亂象看,背後還有著與其它地方不一樣之處,那就是兩種防疫理念的角力。

上海人還記得,就在上海官方宣布半封城的前一天,即26日,在上海市的疫情新聞發布會上,市疫情防控領導小組專家組成員、復旦大學上海醫學院副院長吳凡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解釋了上海為何要採取當下的重點區域+非重點區域,核酸檢測+抗原自檢的防疫方式,原因就在於一是病毒傳得快,二是上海這個城市特點決定的。她反駁網上「封上三、五天,封上一周」的建議時表示,上海不僅是上海人的上海,還承載了在全國經濟社會發展當中承載發揮了重要的功能,甚至於對全球經濟都有影響。比如如果封城,東海上就會多出很多漂在海上的國際貨輪,就會影響整個國家的經濟和全球的經濟。所以上海不能封城。

話音剛落,上海就推出半封城措施。這是不是很詭異?眾所周知,各地都在嚴格執行「動態清零」政策,而這個政策來自於最高層的決定。就在3月17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的關於分析疫情的會議上,習近平講話還是堅持「動態清零,儘快遏制疫情擴散蔓延勢頭」。

在各地堅決執行動態清零,不惜一切代價封控的情況下,上海又是如何做的呢?

3月8日,上海市委書記、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組長李強在參加全國「兩會」間隙,主持召開市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視像會議並在講話中稱要「貫徹習的重要指示」,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堅決「打贏疫情阻擊戰」。李強無疑是在向習表態。坊間傳李強是習的親信,但身處海派掌權的上海,他還是無法前綱獨斷的。

3月22日,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督導組到上海檢查工作的座談會上,督查組組長、海關總署副署長張際文則再次強調「動態清零」的重要性,而李強除了再次稱要貫徹習指示外,還提到了上海的防疫辦法,那就是「堅持最快速響應、推進網格化篩查、做實全流程閉環、強化社會面管控、優化全方位服務保障」。也就是說,具體辦法還是網格化篩查,然後再就某一地區封控,明顯還不願意封城。

3月24日,長期代表上海官方發聲的上海醫生張文宏在個人微博上發布長文,回應了近期網友對疫情的關注和問題。就未來抗疫應該採取何種模式時,他表示,病例數呈指數級上升,防控難度很大。如何讓城市不停擺、維持基本的經濟活動,又能最終實現疫情管控,確實面臨非常大的困難。當疫情出現蔓延,如果想不讓城市停擺,就需要在數據支撐下不斷做策略調整。當前採取的策略主要是:滾動篩查、鎖定重點、切斷傳播鏈。他還指出,疫情的拐點雖尚未出現,但形成拐點的條件已經逐步具備。

張文宏還解析了國家衛健委剛剛頒布的核酸檢測指南更新版,指這預示著未來抗疫逐漸進入了新階段,採取全域經濟生活停擺、進行多輪全員檢測的抗疫模式,會被逐漸更新。此外,他還提到今後抗疫,維持生活正常化應該放到跟動態清零同樣重要的位置。「上海這次戰役,不搞一刀切,希望在儘量無疏漏篩查的同時能夠最小化影響生活,肯定是非常不容易,也難免會不順利,但也正顯示了我們絕不肯走抗疫回頭路的決心。」

可以說,直到26日,在上海市的疫情新聞發布會上,吳凡回答為何上海不能封城時,上海防疫的總體思路還是加大篩查力度,但是不封城,將對生活的影響降到最低。簡言之,就是像西方一樣和病毒共存的思路。

然而,僅僅過去一天,上海當局就突然宣布「開封」,這難道不蹊蹺嗎?而且一度吳凡的言論在微博搜索中消失。一個推測是上海官方應該受到了來自北京的某種壓力,而並非單純是由於染疫數字的上升,否則上海不會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就自打嘴巴。

這種猶抱琵琶且只封四天的半封城,或許是上海方面做出的某種妥協。而這樣的封法顯然達不到清零的目的,看看當下疫情同樣嚴重的吉林市、長春市封控了近20天,全市停擺,依舊沒有清零。更為關鍵的是,有的陽性潛伏者十幾天後才能被檢測出來,27日晚上海人的高密度聚集後,有多少人能在四天內查出?有多少人四天後才發病呢?在這種情況下,上海的半封城更多的是為了向北京交差吧。

至於未來,京滬間在防疫問題上的角力仍會持續,上海也不排除會一刀切封城,但這意味著不僅是上海,而且北京當局,都要付出慘重的政治和經濟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