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貢萬宜水庫東壩、破邊洲、萬柱海岸一帶連日夜間出現「藍眼淚」現象,在波濤洶湧的水面和大浪拍岸濺起的浪花中出現閃爍的螢光藍,形成一個獨特的奇景。

東壩對出近破邊洲沿岸出現一大片「藍眼淚」。(陳仲明/大紀元)
東壩對出近破邊洲沿岸出現一大片「藍眼淚」。(陳仲明/大紀元)

東壩對出近破邊洲沿岸出現一大片「藍眼淚」。(陳仲明/大紀元)
東壩對出近破邊洲沿岸出現一大片「藍眼淚」。(陳仲明/大紀元)

日前有網民貼出相片,在西貢萬宜水庫東壩至萬柱海岸一帶拍到沿岸出現「藍眼淚」現象,加上天朗氣清,能夠拍到以銀河作為背景的「藍眼淚」美景。

記者今日凌晨抵達西貢萬宜水庫東壩觀察「藍眼淚」情況,至早上日出後離開。雖然天氣已漸轉多雲,間中有毛毛雨,未能拍到銀河,但仍可觀察到東壩對出海面近破邊洲出現一大片「藍眼淚」,即使站在西貢萬宜路的東壩上,使用相機和腳架作長曝光拍攝,亦容易拍到沿岸的「藍眼淚」情況。

即使站在西貢萬宜路的東壩上,使用相機和腳架作長曝光拍攝,亦容易拍到沿岸的「藍眼淚」情況。(陳仲明/大紀元)
即使站在西貢萬宜路的東壩上,使用相機和腳架作長曝光拍攝,亦容易拍到沿岸的「藍眼淚」情況。(陳仲明/大紀元)

站在西貢萬宜路的東壩上運用長焦距鏡頭拍攝破邊洲的「藍眼淚」情況。(陳仲明/大紀元)
站在西貢萬宜路的東壩上運用長焦距鏡頭拍攝破邊洲的「藍眼淚」情況。(陳仲明/大紀元)

現場亦陸續有市民抵達,有市民專程來看「藍眼淚」奇景,有的直接從市區搭的士前來,也有單車或遠足人士,部份人帶備相機和腳架拍攝「藍眼淚」情況。據記者現場觀察,凌晨時段仍不時有人在前往近破邊洲的山徑上來回走動,有的亮起電筒或手機燈光拍攝。另外在白腊至破邊洲的萬柱海岸一帶,據現場其他攝影人士透露亦同樣出現「藍眼淚」,晚上不時有人在該範圍走動拍攝。

水中出現大量夜光藻,形成特別的「藍眼淚」景象。(陳仲明/大紀元)
水中出現大量夜光藻,形成特別的「藍眼淚」景象。(陳仲明/大紀元)

尤如一隻流淚的藍眼睛。(陳仲明/大紀元)
尤如一隻流淚的藍眼睛。(陳仲明/大紀元)

至日出後,記者觀察到原本在東壩對出海面出現的「藍眼淚」位置,出現了一片紅潮。

在東壩對出海面出現一片「藍眼淚」的位置,出現了一片紅潮。(陳仲明/大紀元)
在東壩對出海面出現一片「藍眼淚」的位置,出現了一片紅潮。(陳仲明/大紀元)

據了解,「藍眼淚」實際上是由一種名為夜光藻的甲藻在受到周圍環境變化時發出的螢光而形成,這種藻類之所以能發光,是因為其體內數以千計的球狀胞器中,具有螢光素-螢光素酶。

不過,在美麗的「藍眼淚」景色下,有專家指出背後亦暗藏了生態危機,過多的夜光藻會導致紅潮出現,或造成海洋生物死亡及污染海洋環境。@

破邊洲與「藍眼淚」。(陳仲明/大紀元)
破邊洲與「藍眼淚」。(陳仲明/大紀元)

大浪拍岸濺起的浪花中出現閃爍的螢光藍。(陳仲明/大紀元)
大浪拍岸濺起的浪花中出現閃爍的螢光藍。(陳仲明/大紀元)

大浪拍岸濺起的浪花中出現閃爍的螢光藍。(陳仲明/大紀元)
大浪拍岸濺起的浪花中出現閃爍的螢光藍。(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