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西城區的A先生是一名小學六年級孩子的家長,他的兒子因小時候打疫苗後出現驚厥,好不容易托朋友找了一個給領導人看病的老醫生才給治好。因此,當北京開始給小學生接種新冠病毒疫苗後,他一直沒有給孩子施打。

海淀區一位小學生家長B先生的孩子是過敏體質,時不時地會出現皮膚瘙癢症狀,有時輕、有時重,所以他也沒有給孩子打疫苗。

西城區一小學生家長C女士的孩子從6歲開始氣短,經北大婦兒醫院確診是過敏性哮喘,至今看病已有三年,並一直在服用藥物。她為此也沒有給孩子接種疫苗。

南三環小哈佛幼兒園學生家長D先生則因擔心疫苗副作用會給年紀尚小的孩子造成影響,也沒有給孩子接種。

中共官媒新華社2021年11月4日報道稱,北京市10月28日正式啟動3至11歲人群新冠病毒疫苗接種工作,接種人群包括在校(園)學生和非在校(園)的人群。這四名家長都因各自孩子接種疫苗的風險太大,而拒絕給孩子接種。

不過,北京教委2月8日召集相關人員開會,要求提高該年齡段孩子的接種率,「如果不打,就要到醫院開不能打新冠疫苗的證明,並每隔48小時核酸檢測一次」。但相關指示並沒有任何文字紀錄,只是通過口頭層層傳達給各個學校和各個幼兒園的老師,然後再由各學校和幼兒園的老師聯繫家長督促接種。

該消息是2月13日家長A受訪時透露的。

家長D說,教委把這幫人(園長、校長等)找去開會時還說,「如果完不成任務,先讓你當場罰站,讓你做檢討,而且財政局可能還不給你補貼」。「更主要是園長在大會上被說了」,很丟面子,回來後大發雷霆。

之後,有的學校孩子因不打疫苗被取消評「三好」、評優;有的孩子被當場把「兩道槓」(學生幹部配戴的臂章)擼下來;有的被幼兒園單獨隔離;有的幼兒園保安在園長授意下,乾脆不讓孩子入園;有的家長甚至還被所在單位找去談話;有的家長被迫不送孩子上幼兒園了。該事在北京多區引起家長們的強烈抗議。

有的網民抱怨,「不打疫苗不給加薪,年終獎都沒份,最終還是要為兩斗米折腰」,有的網民則表示,「感覺有孩子好像成了人質,挾孩子令全家」,還有網民說,「如果連我都不能決定自己的孩子打不打疫苗,那生孩子這件事真的太沒意思了。」

當局通過各種手段逼迫家長給兒童接種疫苗

中國國產疫苗質量在國際上一直備受質疑,但中共一直隱瞞、掩蓋因接種疫苗引發的不良反應案例,儘管如此,很多民眾通過周邊的一些實例,仍對國產疫苗的副作用望而生畏。

A說,他身邊好多人副作用反應都特別嚴重,如平時搞運動身體很好的,打完疫苗後身體變得無力,並且腿疼得一兩個星期都動不了;一個妹子兩眼腫得不行了,其中一個眼睛幾乎看不見了;還有很多妹子說,打完之後月經不正常了,有的經期延遲,有的量增多,有的量變得特別少。

因此,他決定堅決不給孩子打疫苗,「第一個它(疫苗技術)不成熟,第二個它畢竟是一種病毒。」

於是接到學校通知後,他就到各大醫院去開證明,包括宣武、廣安門幾個醫院,但都不給開,私下托關係才了解到原來醫院院長已經通知,「誰給開證明,我就把他給開了」。但打疫苗出現甚麼症狀,他們也不能出證明說是疫苗引起的。

而C和她的母親都是國產疫苗副作用的親歷者。C說,她接種完第二針疫苗後,大概一周左右就說不出話了,並且咳嗽不止,吃藥大概三十幾天才好。她的母親接種後也出現了相同症狀,五十幾天才好。

她說,「我們雖不能輕易定論,但是確實是接種完的一周左右出現的這個情況。所以,後來第三針我就沒有打。」

根據大紀元去年5月獲悉的一份河北疾控中心內部報告證實,2020年12月15日至2021年4月30日,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以及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報告接種新冠病毒疫苗2.65億劑次,報告預防接種不良反應31434例,其中嚴重病例188例。

此外,大紀元獲悉的另一份「河北省XG(新冠)疫苗AEFI(反應)分析」報告顯示,自2020年12月2日開始接種新冠疫苗至2021年4月30日,共接種11,900,189劑次,報告不良反應病例1542例,截至2021年4月30日,9人死亡。

家長們紛紛投訴 抗議強制兒童接種疫苗

A說,「各區的老百姓都被折騰瘋了,北京市朝陽區、海淀區、東城區、西城區,這是最嚴重的四個區,還有就是通州區、豐台區、昌平區這幾個區,郊區那幾個區,像大興、密雲、順義還沒有聽說,石景山區則改成兩個星期測一回核酸了。」

為解決強制孩子接種問題,家長A一邊自己在微博上發文講述相關情況,一邊找到媒體記者希望能出一篇報道,引發輿論關注。不過媒體記者表示,「你提供線索我們也不能接」。一個認識的人還告訴他,「這個話題上面已經說了,不能報道,報道我們的飯碗就砸了。」

而A和一個朋友的微博也因關注的人數越來越多被封掉了。並且,13日傍晚,他還接到屬地派出所的電話,說不能在微博上發那些言論。

A說,「我反映的是事實啊,誰家的孩子能受得了啊,每48小時核酸一次」。對方表示理解,因為他家也有孩子。但當A要求他們向上反映情況時,對方表示因職責所限,他們也只能調查一下。

A說有家長有法律意識的,就跟律師去法院去告,但法院不給立案,說沒有證據。還有家長投訴到中央紀委12388,但中央紀委也以沒有證據為由拒絕受理。

C則投訴到市教委,市教委更說沒有這個要求,但拒絕出面解決。然後,她又打電話到12345,12345說「他們了解了」。C氣憤地說:「你們已經很多人都說了解了,但我們要的是解決問題,我們要孩子跟打疫苗的孩子一樣能正常上課,不區別對待」,但直到13日受訪時也沒有得到回覆。

C認為,「就排除孩子過敏體質不說,我是家長,也應該有權利決定自己的孩子去打不打疫苗」,並且,一個9歲的孩子天天跑醫院,被感染的可能性會更高。

除此之外,「每隔48小時檢測一次太頻繁了」,家長A說,一個是「檢測點兒都是上午下午工作,孩子得請假過去,這樣一個星期就得請三個半天假,課都不用上了」。另外,收費太高「勞民傷財」,「 一次檢測費三十多塊錢、五十多塊錢、八十多塊,加急的二百多塊錢,誰負擔得起啊。」

北京市教委見情勢不妙轉而「闢謠」 遭民眾駁斥

北京各區民眾反對強制孩子接種疫苗的聲浪越來越高。隨即,北京市教委13日在微博上「闢謠」稱,「網絡流傳的該市部份學校和幼兒園強制學生接種疫苗等內容存在誤讀。」

教委並稱,「反對強制接種疫苗或將接種疫苗作為孩子參加學校和幼兒園正常教育教學活動的前提條件,包括不允許提出『未接種疫苗的孩子不能入校上學』、『未接種疫苗的孩子每48小時提交一次核酸檢測證明,否則不能入校』等要求。」

教委「情況說明」出來之後,D說,「(學校)就慫了,來吧,上學吧,也不用檢測了。」 但民眾對此並不買帳。

網民紛紛批評,「敢做不敢說啊,怎麼就變成自媒體的傳言了?明明就是你們內部開會傳達、提的要求。沒有主管部門的撐腰,學校和幼兒園怎麼有膽子要挾家長。」

「這是公然違法,對於北京市教委強制兒童接種疫苗的錯誤行為,廣大人民群眾表示強烈不滿並堅決反對,請北京市教委承認錯誤,公開道歉並承諾永不再犯!」……

A也表示:「這麼多區、這麼多學校、這麼多家長都『誤讀』了,推卸甩得挺乾淨。」

他強調,「這個事肯定不是謠言」,這麼多區家長都在這兒抗議。並且,13日下午和傍晚還有家長反映「有的學校和幼兒園還是要求去打疫苗。只是不再說你不打疫苗就不能入校了」。

另據他所知,他們附近的幾個街道都專門為此設置了疫苗接種站,放假期間讓老師每天帶著兒童去接種,以完成上面的指標任務。

家長D批評說「這是他們自導自演」,「都不知道闢的甚麼謠」。14日他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據他了解,這次強打疫苗是北京財政局和衛健委下的指標。

他說,「庫存(疫苗)那麼多,衛健委出廠價採購,打到老百姓身上兩百多,中間的差價有的掙呢」。不過,「說給成人打,我也打了,你給孩子打,不跟你拚命啊。」

此外,A在北京市教委工作的一個朋友還向A透露,教委領導是外地的來京當官兒,想調走再陞陞官,所以抄襲上海的做法,也開始這麼要求,因為如果弄好了達到百分之百的接種率,這就是業績。不過,「上海那邊已經被群眾抗議搞掉了,四川抄(上海)工作,也被群眾抗議搞掉了,還有合肥也是抄工作,也被群眾鬧搞掉了。我們也一直向國務院客戶端、中央紀委、12345熱線一個一個地投訴抗議。」

A說,「現在上面、下面為了完成一些任務,為了政績陞遷甚麼也有可能,尤其是一些民辦的幼兒園。」

但一些權貴階層可以不打,如國家各部委、市各部委的孩子比較多的幼兒園(學校),一般都不要求打疫苗。「因為有的家長也反映,為甚麼我們的學校沒這麼要求啊,然後我就問『你們是不是政保生、條子生、供電生比較多啊』,然後他們就笑。」

A說,現在就等著21日開學,看看各個學校採取甚麼措施,聽說有的學校會把不打疫苗的學生集中到一個班。

#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