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當局在徐州董村維穩不久,徐州發布「八孩母親」的調查通報,楊某俠變成來自雲南貧困山區的一個孤女,引發外界強烈質疑。法律人士認為,只要在中共政府的參與和配合下,持續的罪惡都是合法的。

2月7日晚間10點,徐州發布通報「豐縣生育八孩女子」調查進展情況。調查組通過查閱董某民、楊某俠婚姻登記申請資料,發現其中含有「雲南省福貢縣亞谷村」字樣,通過走訪、照片比對等,確定楊某俠原名為小花梅(父母已故),雲南省福貢縣亞谷村人。

該通報沒有公布任何照片資料。

通報稱,據小花梅的親屬和同村村民回憶,小花梅1994年嫁至雲南省保山市,1996年離婚後回到亞谷村,當時已出現言語行為異常。

同村的桑某某(女,當時已嫁至江蘇省東海縣)稱,當年她受小花梅母親所託,帶小花梅到江蘇治病並找個好人家嫁了。兩人從雲南省昆明市乘火車到達江蘇省東海縣後小花梅走失,當時未報警,也未告知小花梅家人。

此前知情網友透露,楊某俠因「受不了凌辱,反抗激烈,就被打得只剩下兩顆牙齒,還剪掉了舌尖」。但通報稱,楊某俠的牙齒脫落是因重症牙周病所致。

經南京醫科大學司法鑑定所DNA鑑定,八個孩子和董某民、楊某俠均符合生物學親子關係。

通報內容引發網友強烈質疑。「找了一個父母雙亡的信息來頂包?」「一個標點符號都不能相信。」「編接著編,我們習慣了你造謠的權威發布!」「結婚的照片不能公布嗎?」「李瑩是軍屬,是李瑩麻煩大了,是誰都不會是李瑩。」

百度資料顯示,亞谷村現有農戶67戶,共鄉村人口271人,「人畜混居的農戶11戶」,是一個貧困落後的山區農村。截止2014年底,全村有55戶通自來水,有59戶通電。當年外出務工人數僅13人 。

網友認為,小花梅很可能是另一起婦女拐賣案。其「父母雙亡,沒有DNA數據、沒有戶口、沒有身份證,怎麼確定身份,就憑長相嗎?」

還有網友說,官方三份通告互相矛盾,三個說法相互打架。女方已經三個身份了:1.本地人;2.撿到的;3.雲南走丟的。

巧合的是,就在2月7日,失蹤女孩李瑩的親叔叔李大成致信公安部打拐辦公室稱,楊某俠與李瑩高度相似,申請重新採集李瑩親屬及楊某俠的DNA樣本,並由具有公信力的機構進行比對及宣布比對結果。

拐賣婦女問題在中共治下最嚴重

徐州八孩母親事件曝光後,引發輿論高度關注。據知情網友爆料,這名女子是從四川被拐賣到董集村的,剛來時還未成年,會說英語、精神正常。因為性格剛烈,激烈反抗而遭到毒打,被拴鐵鏈囚禁,最終被摧殘致精神失常。

多方影片和消息顯示,近日,網友前往看望徐州八孩母親,均遭警方攔截。「董集村被封得嚴嚴實實,進出大大小小的各種車輛必須嚴查……圍得鐵桶一般。」網友透露。

更多資料顯示,中國婦女拐賣數據怵目驚心。有的遭遇比八孩母親還要慘。網友稱,徐州下屬市縣大年初二初三就緊急召回領導開會,調查內容竟是:還有沒有其她女人被明目張膽地鎖著,提前調查預防引發輿情。

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人口販賣在歷史上從來沒有杜絕過,但是從來沒有像中共統治以後這麼嚴重過。像一個地區,很多媳婦都是被拐賣來的,這種情況在歷史上很少見。這個罪惡成為一個社會現象,有幾個必要條件。

第一,有廣泛的需求。在中國有相當一部份拐賣婦女是由於計劃生育造成的,男女不平衡,現在中國至少有幾千萬光棍。中共計劃生育一胎化不至於直接導致大量的人口販賣,但是它構成了一個必要的條件。

第二,要有相當多的人道德敗壞,才可能視而不見。大家都認為這已經不是壞事了,或者還有一兩個好人的話,他不敢說出來了,因為他會得罪大多數人。

他說,「中國古代主要是農業社會,重農抑商,流動人口被官府很看得很緊。而且古代人的道德水準比較高,鄉紳自治,農村大多數都是名媒正娶,絕大部份人不需要去買一個老婆回來。」

「非法販賣人口,屬於比較嚴重的罪行,在歷代判刑都很重的,秦漢的時候處死刑以後還要分屍,唐代以後以流刑(把犯人遣送到邊遠地區服勞役)為主,到了清朝又恢復死刑。元朝時告發是有獎勵的。中共對販賣人口的量刑非常輕,這在歷史上從來沒有過,在世界各國也沒有過。這是中共的罪惡的一個部份。」

第三,官府和痞子變成了一家人。中共的土反、鎮反運動,導致農村普遍的痞子化,共產黨來了以後搞革命、鬥地主,它利用的就是痞子。至少在五十年代初的時候,村子和鄉一級的官員就是農村的痞子。逐漸地就形成了這麼一套關係。

橫河表示,「在中共統治下,這幾個條件全都具備了。這是中共做的非常大的一個壞事。現在當地政府把這個村子堵得水洩不通,就是說當地還在保這種社會現象。」

對於徐州市當局的調查結果,橫河認為是沒有可信度的。「親子鑒定,應該由鑒定部門公布。但在中國大陸,黨領導一切, 當地公安和政府有權把正常人送進精神病院強迫治療,怎麼能證明受徐州市政府管轄的醫療專家的診斷是出自專業而不是權力呢?」

他表示,不能指望中共當局調查出實情來。「雖然知情人士稱(八孩母親案引)習近平震怒,可能到最後查出來的也不見得就是真實的情況。就是說即使是地縣以上,或者是到了省一級下去調查,他最終查出來的東西和他最終公布的東西還會不一樣。」

拐賣婦女犯罪行為在中共政府參與下得以存續

美利堅大學華盛頓法學院訪問學者、原大陸維權律師陳建剛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拐賣婦女這種持續存在的犯罪、慘絕人寰的犯罪,根本原因是中共政府對於這種犯罪行為的縱容,甚至配合和親自參與。

他說,「拐賣婦女甚至包括拐賣兒童,在中國對於這兩種涉及婦女和兒童的犯罪,是一種持續存在的狀態,它不像盜竊、搶劫、搶奪,這個行為發生的時間很短,結束之後人就找不到了。

「拐賣婦女和兒童涉及到將犯罪的對象(婦女和兒童)的身份進行合法化,把別人家的女兒拐賣來,作為家庭一員一塊兒生活,也就是說這是一種長時間存在的持續的狀態。如果沒有當地政府的縱容、配合,甚至中共政府親自參與的話,這種犯罪行為是難以得到持續的。」

他表示,如果中共政府對於這種犯罪行為「零容忍」的話,這種犯罪會降到最低點。現實中是被收買的婦女和兒童的身份合法化都是在當地政府的配合、親自參與之下進行的,這種犯罪行為給了受害人合法的身份。

「而且在長達二十多年的時間,進行非法拘禁、綁架、鐵鏈上鎖,這種行為得以存續就是當地政府的縱容、配合甚至親自參與的結果。中國是人間的地獄。」他說。#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