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5日,中國短道速滑隊在北京冬奧會上為中國隊奪得首金。中國的短道速滑好手主要來自東北,中國主要的滑雪場也在東北,冬奧會在北京舉辦,中國選手實際並未佔有多大東道主優勢。按地理和氣候條件,東北地區應該是冬奧會最佳主辦地,而不是北京。

南韓教練培養的短道速滑隊

中國短道速滑隊以0.016秒的極微弱優勢,擊敗意大利隊,奪得北京冬奧會短道速滑混合團體接力金牌,獲得了中國隊的首金。當然,之前美國隊、俄羅斯隊因犯規無緣決賽;決賽中,匈牙利隊和加拿大隊又發生碰撞,雙雙退出;最終中國隊驚險戰勝意大利隊而奪冠。

短道速滑算中國隊的優勢項目,其餘的冰雪項目僅個別有些優勢,更多項目還長路漫漫。對短道速滑有些了解的人大概都知道,中國短道速滑隊的進步離不開一位南韓教練金善台。

2004年,金善台(Kim Sun-tae)被聘請擔任長春短道速滑隊主教練。2004-2006年和2010-2014年,金善台在長春執教,把南韓短道速滑技術帶到了中國,在長春發掘、培養了一批青少年選手。中國的短道速滑基地也曾一直設在長春。

2006年至2010年,金善台被聘請為日本國家隊主教練。2014年,金善台回到南韓,被任命為南韓短道速滑隊主教練,並帶隊參加了2018年的南韓平昌冬奧會,當時中國隊僅獲得1枚金牌。2019年,金善台正式被聘請為中國短道速滑隊主教練,直到現在;後來另一名南韓人安賢洙(Ahn Hyun-soo,Victor An)又作為金善台的助手加入,他們也被稱為中國短道速滑隊背後的兩個南韓人。因此,中國短道速滑的成功得益於南韓教練,主要選手來自東北。

中國舉辦冬奧會,來自東北的短道速滑選手卻不能在家鄉比賽,只能來到北京,最多只能算半個東道主。

2015年,北京獲得2022年冬奧會舉辦權,中國短道速滑隊和花樣滑冰隊的訓練基地都改到了北京。為了冬奧會,北京重新建起了訓練基地,東北的選手都集中到北京訓練,應該為了儘早培養東道主的感覺。然而,這不但勞民傷財,還令選手長期遠離家鄉,實際也不利於東北地區的後備選手培養。

如此缺乏邏輯的不只是冰上項目,還有雪上項目。

2月6日,北京延慶新建的「國家高山滑雪中心」因強風推遲了冬奧會的比賽。(Fabrice Coffrini/AFP via Getty Images)
2月6日,北京延慶新建的「國家高山滑雪中心」因強風推遲了冬奧會的比賽。(Fabrice Coffrini/AFP via Getty Images)

北京冬奧會遠離東北滑雪場

各國舉辦冬奧會,一般都會選在知名滑雪場附近,特別是冰雪項目大國,更會充份利用現有滑雪場,不但省去大批費用,而且運作成熟,一般也符合比賽要求或舉辦過類似賽事。

以前三屆冬奧會為例。2018年的南韓平昌冬奧會,選在南韓太白山區的平昌滑雪勝地,該地也舉辦過冬季兩項世界錦標賽。

2014年的俄羅斯索契冬奧會,選在俄羅斯最大的度假城市索契,既比鄰黑海,也靠近羅莎庫塔滑雪度假村,該地也舉辦過北歐滑雪賽事。

2010年的加拿大溫哥華冬奧會,充份利用了附近的里士滿郊區、西溫哥華和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等冰雪設施。加拿大還利用東道主的優勢,成功登上獎牌榜首位。

中國的主要冰雪運動基本在東北地區,吉林和黑龍江都有不少滑雪場,其中最理想的應該是吉林北大壺(湖)滑雪場,距吉林市53公里、距長春龍嘉國際機場126公里;這裏曾舉辦過多場國內外賽事,包括自由式滑雪世界盃、第六屆亞洲冬季運動會、第八、九、十二屆全國冬季運動會等。1993年,為承辦全國冬運會和爭辦1996年亞洲第三屆冬季運動會,北大壺(湖)滑雪場開始建設,由加拿大公司設計,採用了國際標準和大量進口設備,具備舉辦國際賽事的條件,擁有國際標準雪道19條和各類滑雪項目設施。

吉林省還有其它滑雪場,如松花湖滑雪場、長白山滑雪場等;黑龍江省也有幾大滑雪場,黑龍江的哈爾濱、齊齊哈爾和尚志都曾舉辦過全國冬季運動會。中國舉辦冬奧會,按理應該在東北地區;然而,中共卻偏偏把冬奧會的舉辦地放在北京,放棄了東北得天獨厚的優勢和真正的東道主之利。

中共早已將體育政治化,如今遭遇西方各國外交抵制,露臉已經不可能,但仍試圖為中共政權的合法性遮羞。此次冬奧會,北京不但新建了各大比賽場館,還新建了一個所謂「國家高山滑雪中心」,作為高山滑雪比賽場地,並在這裏大量人工造雪。

2014年確定2022年冬奧會舉辦地時,原本的6個候選城市,有4個城市主動退出,最後只剩下了北京和哈薩克的阿拉木圖。國際奧委會應該沒有更多選項,缺乏冰雪設施的北京才獲得了主辦權。


北京周邊原有一些小的娛樂型滑雪場,但不具備賽事條件。2015年,中共將北京的松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部份區域劃出,用於興建高山滑雪中心、雪車雪橇中心,到2021年底基本建成、開始造雪。大量資金被中共浪費掉,而且這些新建設施根本沒有營運經驗。

北京冬奧會成了中共的政治遊戲,早已背離了體育賽事的基本規律,更難說奧運精神。中共為了掩蓋這一窘境,假稱帶動三億人參與冰雪項目,也成了笑談。

2月6日,挪威隊在北京冬奧會的冰壺比賽中。大多數中國老百姓對眾多冬奧會項目了解有限。 (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2月6日,挪威隊在北京冬奧會的冰壺比賽中。大多數中國老百姓對眾多冬奧會項目了解有限。 (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冰雪運動在中國的處境

1924年,法國舉辦了第1屆冬季奧運會,至今已經是第24屆,主要還是歐美選手的賽場。中國東北地區雖然氣候、地理條件也適宜各類冰雪運動,但場館建設缺乏資金,也沒有多少老百姓買得起昂貴的冰雪裝備。中國實際從事冰雪運動的人數,遠遠不及歐美國家大量冰雪愛好者;中共仍然靠金牌戰略,選擇歐美國家的冷門項目,或能夠引進人才的項目,短道速滑便是其中之一。

歷屆冬奧會累計獎牌榜上,前五名國家為:德國(150金、145銀、113銅,共408枚)、挪威(132金、125銀、111銅,共368枚)、美國(105金、112銀、88銅,共305枚)、前蘇聯(78金、57銀、59銅,共194枚)、加拿大(73金、64銀、62銅,共199枚);之後是奧地利、瑞典、瑞士、俄羅斯、荷蘭。

中國目前位居第17位,累計13枚金牌、28枚銀牌和21枚銅牌,共62枚獎牌,在南韓(第15位)和日本(第16位)之後。中國隊的一半獎牌來自短道速滑,包括10枚金牌。北京冬奧會上,短道速滑仍然是中國隊重點奪金項目。

剩餘的累計獎牌,除了一枚冰壺銅牌外,基本來自花樣滑冰、自由式滑雪和滑雪技巧。大多數中國老百姓稍微了解的項目,也大都是這幾個中共一直宣傳的奪金項目和冰球,對其它眾多項目應該沒有太多概念,包括冬季兩項、冰壺、各式雪橇、更多滑冰和各類滑雪項目等。

外界提到,出生於美國的中美混血谷愛凌(Eileen Gu),2019年取得中國籍,本次將參加女子自由式滑雪三個項目,包括坡面障礙技巧、U型場地技巧和大跳台。她去年在世錦賽上獲得兩枚金牌。

遼寧的徐夢桃剛剛獲得了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世界盃加拿大站女子冠軍,此次還將參賽新增設的混合團體項目。吉林的孫佳旭剛剛獲得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世界盃加拿大站男子冠軍,預計也將參賽新設的混合團體項目。體育賽事的混合團體項目,歷來是歐美國家的冷門,也無疑是中共金牌戰略的重點。

來自黑龍江的花樣雙人滑組合隋文靜和韓聰,曾獲得2018年平昌冬奧會銀牌,還獲得過兩次世錦賽冠軍,也應該是熱門。此外,中國隊還會衝擊女子滑雪U型場地技巧項目、男子坡面障礙技巧和大跳台項目;但在7個大項、15個分項、總計109個小項比賽中,中國隊更多爭取的還是參賽資格。

依照金牌戰略,中共仍然會繼續以宣傳奪金項目為主,實際卻沒法充當冬奧會的主角,與夏季奧運會的情形大同小異。中共捨棄了東北作為冬奧會舉辦地,在北京投入巨資,浪費大量老百姓的血汗錢,不過試圖為中共領導人臉上貼金,實際卻演變為醜事。正在消費降級的大多數中國老百姓,也不會因為冬奧會就有多少人真正參與冰雪運動,當然這也不是中共領導人真正關心的。#

大紀元首發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