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傳統新年臨近,各地再現回鄉潮。不過,今年返鄉,各地政府一刀切的防疫政策讓許多老百姓苦不堪言,「回家好難」。

陜西民眾:「今年回家好難、好難,不是一般的難」

從上海回陜西洛商老家過年的在外務工人員吳銘(化名)1月19日向大紀元表示,今年回家簡直就是九九八十一難,一把心酸淚,讓「我真是無語」。

吳銘每年新年回一次家,今年更因為父親生病住院,想回家再給他進一步檢查一下,結果他在家附近的高速路上,上上下下十來次才回到家。

他說:「我是16號下午2點多從上海出發的,開車一千兩百多公里,中途都沒有休息,一直開到家這邊,連眼都沒合,本想回家之後再睡覺,結果到了這邊,從高速公路上就下不來了。」

雖然他認為自己居住的上海郊區不在疫情區域內,並有48小時的核酸檢測,健康碼也是綠碼,完全沒有問題,但高速公路路口掃瞄時只顯示上海市,不具體顯示是哪個區的。

為此,他在第一個高速路口掃瞄時,工作人員發現是帶星的,就說「這邊是貨物車出行的,你要到縣城城邊那個口出」。然後,他到了第二個出口,工作人員掃碼以後,二話不說就直接告訴不能下高速公路。

吳銘是土生土長的當地人,為甚麼下不了,他覺得應該有個說法。「然後來了一個站長還是甚麼人,還是不行。」

接著,吳銘說他又跑到另外一個路口,他家附近一共三個高速公路路口。「但這邊又說,『你的戶口所在地屬於第一個高速公路出口管,你得原路返回。』他們跟踢皮球一樣,讓你到這兒到那兒,結果我就在幾個高速路口來回徘徊,轉來轉去,來來回回不下十次,就是死活不讓下,而我從一個高速路口跑到另外一個高速路口最遠四十多公里。」

吳銘說自己的手續齊全,而且是從低風險地區回來的,沒經過高風險區。「我一千多公里開車回來的,我不可能原路返回,不現實,哪怕你讓我集中隔離也行,我回來一趟不容易。」最後,他求助區政府和市政府,但「這邊領導不知怎麼的,反正沒多大作用」。

「當時,我都快瘋掉了,那麼長時間一直待在高速公路上,而且他們對我動粗,說我妨礙疫情管控,要拘留我。我說你最好把我逮捕了,回家我還有錯了。最後有一個人挺好,把這事給我辦了,我才回到家。」他說。

「從16號下午2點多出發,17號早上到了這邊,18號早上才讓我回家。一天一宿,都住在車裏面。務工人員在外也不容易,沒想到一年回來一次這樣。」

他說,「過程太驚心了,這次經歷真的終身難忘了。當時我都想車扔在高速上,你們車愛咋弄咋弄。只要人能混出去,當時都有這想法。」

最後,吳銘做完核酸檢測出了高速公路,現在在家隔離14天。他不禁感嘆:「今年回家好難、好難,不是一般難。」

地方政府怕擔責任 層層加碼一刀切

就當局為何如此對待返鄉人員,吳銘認為,可能是因為疫情嚴重,都怕擔責任,但他也表示,「怕擔責任你也不能這樣整。」

「在外務工人員幹一年好不容易回來一次,何況我是低風險區,高風險的話我也不回來,還連累家人,而且為少接觸一點人,我自己開車走。卻沒想到攤上這事兒,還不如直接坐火車了。」

居家隔離變集中隔離 不但家人無法工作 還要自付隔離費

從北京回哈爾濱的女大學生郝好(化名)向大紀元記者也表示,在微博上,很多哈爾濱人都反映,從機場下來之後就全部被收身份證,然後全部社區拉走集中隔離。「沒有任何區分,就是一刀切。」

郝好說:「我是13號從北京走的,14號到的哈爾濱,15號晚上北京才通報有一例確診,而那時我已經在家了。」

但15日晚上她接到社區電話,說哈爾濱這邊的要求是居家隔離。從16日開始就不要出門了,然後「讓我居家隔離7天。現在我家裏面的門已經被封上封條,連父母也出不去了,一起隔離,他們上門做核酸檢測」。

然而,居家隔離的第一天晚上,社區就又打來電話說,讓她準備去集中隔離14天,並且自費。

她說,「我從北京返回來時,北京沒有疫情,哈爾濱也沒有疫情。所以學校這邊就是填了一個正常反鄉的寒假登記表,然後跟導師和輔導員都打過招呼,在學校的那個系統裏做了行程備案後,我正常返家。到家之後,當時哈爾濱要求提供48小時核酸證明,我也做了,也都正常。」

郝好認為這事挺不合理的。「因為我在家已經待了3天,然後才爆發疫情。而且,我已經跟家裏人有接觸,再把我拉走集中隔離,我們感覺沒有任何意義。因為就是真的有可能感染,那很多人,包括我的家人肯定已經傳染了。所以,我們認為能居家隔離,最好就不要動。但是他們的意思可能還是要集中隔離。」

陝西省西鹹新區秦漢新城正陽街道東史村村民林生(化名)也向大紀元表示,他在中山大學讀書的兒子放假回家,16日晚上到達西安北站後,經防疫部門研判,次日凌晨1:50被用防疫車送到家,然後要求在家監測14天。

但,僅24個小時後,當地政府又通知要拉到鎮上的酒店集中隔離,然後17日晚上7點左右被拉到了酒店。

他說,「既然要集中隔離,就應該從車站直接拉到隔離酒店,就不該送回來,人都在家裏停留24小時了,又拉去集中隔離,現在弄得我們一家人也出不去了。

「如果當時直接拉去隔離的話,一家人還可以繼續工作,現在大貨車也開不了了,不開車就掙不到錢,家裏還有車貸要還,並且現在菜也很貴,一點菜就要一百多。」酒店一天的費用還要395元,而他兒子所在的中山大學沒在疫區,不是高風險區。

哈爾濱大學生:防疫文件保密 想了解當前情況無處打聽

儘管到接受採訪時,郝好還沒有被拉到酒店隔離,但已經聽說有很多人都被拉走了。因為不知道甚麼情況,她內心感到惶恐不安。因此,「被通知集中隔離的當天晚上,就打了一圈電話,包括哈爾濱疾控中心、香坊疾控中心,以及南崗的疾控中心和12345市長熱線,但所有人都說不知道,要根據社區的情況為準。」

然後,一個社區主任告訴她,他們按照上面的要求執行,但是上面要求不對外公開。

她問社區人員是否有一個統一的官方文件可以給她看看,對方回答說「這種官方的政策文件是保密的」,他們也只有工作群裏面的一個通知,「他們可以給我看這個通知,但是我不能拍照,不能截圖,不能轉發,因為這個是保密的。並且,到目前也沒有給我看。」

郝好表示,她長期生活在北京朝陽,但因為學校本部在海淀,所以她們的學生戶口也落在了海淀。而哈爾濱的政策是,只要有去過海淀的歷史,就被認為是去過海淀的風險人員。

此外,此前社區還要求她把黑龍江健康碼發給他們,然後把綠碼改成紅碼。她不禁質疑,「這個不是跟大數據關聯的嗎?為甚麼要手動改我們的健康碼,這個合法嗎?並且,我的行程碼明明是正常的,為甚麼要強制把它變成黃的,這個東西不是應該中風險等級的話才會變碼嗎?」

據健康時報網報道,中國新年期間,31個省市自治區,返鄉人員均需要48小時內核酸陰性證明和健康碼綠碼,在此基礎上各地還有各地的防疫政策。

哈爾濱市則對自中、高風險地區抵(返)哈人員,實施「7天集中隔離醫學觀察+7天居家隔離醫學觀察」的管控措施。14天內有國內(含省內)已出現本土陽性感染者所屬縣(市、區、旗)的抵(返)哈人員,實行「7天居家隔離醫學觀察」的管控措施。#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