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西安封城以來,發生「西安孕婦流產」和「西安男子被三家醫院拒診後猝死」等事件,中共極端的防疫舉措已引起民憤。近日,一位癌症晚期病人的家屬哭訴:她在疫情期間,打了1,000個求助電話,她的母親雖住上了醫院,但最後還是離開了她。

據大陸八點健聞報道,這名西安女士的母親自2017年4月確診肺癌晚期以來,都在高新區的醫院看病,所有的病歷都在醫院系統裏。因出現1宗確診病例,2021年12月27日晚,西安新城區小區被列為管控區。

她的母親原本第二天要去住院。結果醫院臨時告訴她,收到了疫情防控文件,管控區的病人,他們不能收。於是,她到社區登記情況往上報,當晚街道辦同意開具證明讓她們走,但前提是找到醫院接收。

她家所在的新城區和醫院所在的高新區屬不同的管轄區,有不同的防疫政策,醫院要求高新區防疫辦同意,高新區防疫辦要求新城區公對公發函對接,但新城區不知道該怎麼辦。

為此,她打了一圈電話,全都是讓她等。後來新城區聯繫上了西安交大一附院,對方同意接收,但前提是掛上號。但自疫情爆發以來,很多醫院的住院部早就關了,不敢再收新病人。於是,她打開手機,搜遍西安市的三甲醫院,沒有一個開放掛號,醫院開診了,但是腫瘤科沒有號。從社區送到醫院,必須得由救護車來實行封閉管控,她又開始聯繫120(救護車專線)。

那幾天,她都在打不同的電話,防疫辦電話能打通,但往往一打過去就是佔線,要不停地回撥才有可能接通,她估算,平均要打200至300個才接通1次。

文章描述:「我就眼睜睜看著媽媽日漸消瘦下去,疾病沒有擊垮她,但是絕望的情緒擊垮了她。她自己先放棄了。精神上一垮,病情肉眼可見地惡化了,腹水一天天脹起來,短短3天,她就不太吃飯了,也不讓我帶她到小區遛彎(散步),除了出門做核酸。」

「管控區要求每天定點做核酸,是不上門的,媽媽已經連大小便都在睡房解決了,我每天還得幫她穿好衣服扶上輪椅推出去做核酸,也做好了時刻能住進醫院的準備。」

「我天天蹲在客廳蓬頭垢面地打電話,本能地關上家中所有房門,選擇一個直線距離媽媽房間最遠的角落,但她還是能聽到。為了方便回撥,我打電話都是用外放,常常情緒激動,克制不住語氣裏的憤慨,手裏握著紙巾擦眼淚,難過時輕咬住袖子,怕她聽到哭聲。」

「媽媽崩潰了,我的神經也緊繃著,但還是故作輕鬆地安慰她:『沒事,你放心,肯定找得到醫院。』我說:『這還能沒人管嗎?人家新冠那麼多都能住到醫院裏面,你這正常看病的還進不去嗎?』」

打了無數個電話後,她終於帶著媽媽住進了一家三甲醫院的分院。這裏原先是骨科、心腦血管等科室的專科分院,因疫情中專門騰出來用於收治封控區的病人。

但這裏沒有她母親的任何就醫資料,也沒有治療的設備和藥,她母親的感染逐漸加重。沒幾天,原來的醫院傳來消息,也開設了封控區病房。最後,她把母親送到了熟悉的醫院。

但她母親的身體還是在走下坡路,在1月10日凌晨離世。

目前,這篇題為《一個癌症患者家屬的疫中掙扎:打了1,000個求助電話,媽媽還是走了》的文章在大陸網站已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