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債務危機蔓延供應商與合作公司乃至金融系統;文科園林虧損18億元人民幣,相當於公司10年的淨利潤;裝飾集團金螳螂向恒大討債16億元人民幣;兩家港股上市公司深圳控股與華人置業因所持恒大股票貶值而虧損超百億港元;中國民生銀行對恒大集團放款逾290億元人民幣,恐成為呆賬壞賬。

文科園林踩雷恒大 巨虧18億元

本月15日,上市公司深圳文科園林發布業績預告稱,預計該公司2021年最高虧損18億元人民幣,業績變動的主要原因為對恒大集團應收項目計提減值準備。應收票據、應收賬款共計18.79億元人民幣。

公告中顯示,文科園林曾收到恒大集團及其成員企業開出到期的商業承兌匯票自2021年6月份以來遭遇大面積違約,向出票人提示兌付的票據均遭到拒付。

截至去年12月31日,該公司持有恒大集團及其成員企業開出的應收票據合計14.42億元人民幣,其中逾期未兌付票據7.04億元人民幣,未到期票據7.38億元人民幣;應收賬款4.37億元人民幣。應收票據、應收賬款共計18.79億元人民幣。

公告稱,文科園林近期雖有部份項目復工,但各地監管部門與恒大集團及其成員企業均不能兌付或支付涉及復工項目的前期工程賬款,且無法承諾前期工程賬款的支付時點。

據《中國基金報》1月16日報道,文科園林主要從事風景園林規劃設計、旅遊景區規劃設計、城鄉規劃編制設計、生態環保技術研發等業務,與恒大的合作由來已久,主要承接恒大集團及其成員企業的園林項目。恒大為公司多年的第一大客戶。

根據文科園林披露的招股書顯示,2012年至2014年的3年內,文科園林前五大客戶對公司貢獻的營收合計佔公司當年營業收入比例分別達到59.10%、63.24%和59.60%。其中,恒大地產均為公司的第一大客戶,且營收佔比高達38.02%、34.33%、37.08%,連續三年超過三分之一。

去年9月,文科園林還在互動平台表示,目前恒大業務在手訂單約20億元。文科園林2020年全年的營業總收入為25.2億元。恒大業務在文科園林總業務量幾乎佔了八成。

據統計,自文科園林2011年有經營數據以來,10年來歸母淨利潤合計為14.85億元。對比2021年預虧的18億元,文科園林相當於辛辛苦苦十幾年全白干。

去年底,文科園林實控人李從文、趙文鳳夫婦與國資佛山建投簽署轉讓股權協議,將全部股權轉讓給佛山建投,套現離場。

協議顯示,佛山建投擬通過協議轉讓的方式分別受讓趙文鳳持有的文科園林6.04%股份和文科控股持有的文科園林16.96%股份。與此同時,在股份轉讓完成之日起,文科控股將其剩餘的3.80%的表決權全部委託給佛山建投。公司的實際控制人變更為佛山市國資委。

金螳螂向恒大討債16億元人民幣

去年12月31日,金螳螂發布了關於累計訴訟、仲裁事項的公告。公告稱,自前次披露《關於訴訟事項的公告》至本公告披露之日,公司及子公司連續十二個月累計訴訟、仲裁案件合計金額人民幣17.17億元人民幣,佔公司最近一期經審計淨資產的10.09%。其中,涉及與恒大集團及其成員企業的訴訟案件共337件,合計金額人民幣16.41億元人民幣。

恒大涉案金額,達到此次金螳螂披露的合計涉案金額的95.57%,是金螳螂的頭號債戶。

金螳螂表示,公司涉訴案件中多數案件為公司作為原告,要求交易對方支付拖欠公司的工程款等款項。

據此前金螳螂發布的報告顯示,金螳螂手上的恒大集團相關商業承兌匯票總額近60億元人民幣,其中17億已和恒大達成資產抵償解決,就是用房子抵債;剩餘的41億元,其中6035萬元已到期未兌付,公司也說明剩餘41億元商票問題解決存在重大不確定性,已超過金螳螂2021年全年利潤23億元。

金螳螂是一家以室內裝飾為主體,融幕牆、景觀、軟裝、傢俱、機電設備安裝等為一體的綜合性專業化裝飾集團。旗下的金螳螂裝飾是上市公司,被稱為「裝飾行業第一股」。

2007年,恒大陸續與供應商建立戰略合作關係。金螳螂則是在2008年開始與恒大有業務往來。公開資料顯示,2008年、2009年、2010年的1-9月,金螳螂來自恒大的業務營業收入佔公司每期總收入的比例,分別為0.61%,1.88%、2.76%,佔比逐年快速提高。

2010年11月,金螳螂正式走進恒大的朋友圈,兩者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協議規定,恒大地產每年安排約30億元人民幣的裝修施工任務給金螳螂,並逐年增加約10億元左右的施工任務,有效期為2年。

金螳螂2012年年度報告顯示,與恒大的相關業務的收入佔公司全部營業收入的6.71%,恒大成為金螳螂的第一大客戶。

如今,金螳螂將恒大告上法庭,即使是勝訴,短時間內,恒大也無法償還債務。供應鏈上,恒大的債主到處都是,金螳螂不過是其中之一。除此之外,第一大客戶恒大的崩盤,金螳螂的項目數量勢必也將大減,未來公司的營收能否保證穩定都是難題。

兩家港股上市公司虧損超百億港元

除了A股上市公司,「恒大受害股」還蔓延至港股市場。

本月14日晚間,深圳控股公告,基於管理層對該集團2021年財政年度未經審核綜合管理賬目的初步審閱,預計2021年財政年度陷入虧損,而2020年度錄得權益股東應佔綜合溢利約37.23億港元。

深圳控股解釋,2021年度業績由盈轉虧,主要是持有恒大地產集團股權在2021年12月31日公允價值大幅減少所致。

根據香港財務報告準則的要求,深圳控股持有的恒大地產股權在財務報表中按公允價值入賬列為計入損益金融資產,公允價值變動於相關期間的損益確認。經聘任具有專業資格的獨立估值公司初步釐定,於2021年12月31日持有的恒大地產股權未經審核的公允價值約為5.57億港元,較有關股權於2020年12月31日的公允價值大幅減少約60億港元。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上半年,深圳控股營業額194億港元,大漲371%;淨利潤13.9億港元,上漲332%,未曾想因為恒大地產股權大幅減值,盈利直接過山車陷入虧損。

無獨有偶,本月7日,華人置業在港交所發布公告稱,於2021年度,通過一系列交易於聯交所公開市場出售若干恒大股份,預期於2021年度之已變現虧損約78.7億港元(包括交易成本)將錄為其他全面支出。根據餘下之恒大股份於2021年12月31日之收市價作初步評估,預期2021年度未變現虧損約30.5億港元。

中國民生銀行向恒大放貸290億元 導致股價暴跌33%

據彭博社本月12日報道,負債3千億美元的恒大集團爆出沒有現金還債的危機,中國民生銀行對恒大集團等開發商的曝險高達1300億元人民幣(200億美元),其中對恒大集團放款逾290億元人民幣,恐成為呆賬壞帳,使得民生銀行股價跟恒大集團一起向下沉淪。

民生銀行1月12日盤中股價下跌0.9%致3.1港元,比一年前的4.62港元崩跌32.9%,在彭博世界銀行指數追蹤的155家銀行股當中跌幅之首,成為房地產債務危機的最大苦主。

熟悉民生銀行業務的人士稱,成立於1996年的民生銀行是中國第一家非國營控股的銀行,目前正處於損害控制模式。知情人士說,它已經重組旗下房地產金融集團,賦予地方分行經理更多權力,將減少房地產放款呆賬,作為2022年的首要任務,並計劃將部份員工的薪資削減一半。

花旗集團分析師2021年9月發布研究報告估計,民生銀行對高風險開發商的曝險約為1,300億元人民幣(200億美元,佔一級資本的27%,在中國大型銀行中佔比最高。

彭博社看到一封內部信函顯示,截至2020年6月,民生對恒大的曝險約為290億元人民幣,這是恒大當年發給廣東省級當局的信函。

民生銀行2021年9月間表示,自2020年6月以來,民生對恒大的放款減少約15%,但沒有說明具體金額。知情人士稱,考慮到銀行通過信託產品向恒大間接放貸,民生銀行對開發商的曝險超過290億元,但也沒有提供具體數字。

民生在回應彭博社詢問時表示,該銀行對恒大的貸款均與住宅項目掛鉤,有足夠的抵押品,包括土地、物業和在建項目。該銀行表示,他們沒有投資恒大債券,也沒有通過理財產品或基金進行合作。

民生也是華夏幸福、四川藍光發展和泰禾集團等陷入困境開發商的主要放款銀行。更令投資者擔憂的是民生的公司治理問題。在過去3年中,該銀行對不合規的開發商貸款和理財產品等監管失誤,被處以3筆超過1億元人民幣的罰款,比任何銀行都多。 @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