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年底,COVID-19疫情再次席捲中國多個省份,中共當局的極端防疫措施可能導致很多中國人再次無法返鄉、無法回家過年。

自2019年12月,COVID-19病毒從中國武漢傳出後,迄今已是第三個中國新年。過年是一大家子聚在一起,沿襲中國傳統的日子。

但是中共的「清零」政策不同於別國,它執行的是,一旦發現單個病例就封鎖整個主題公園、住宅區和學校,以及隔離入境旅客長達42天等的做法。這種措施可能再次令數百萬人無法正常回家過年。

Omicron變體病例已經在天津和廣州出現,加上2022年2月底的北京冬奧會,中共的防疫政策已經嚴苛到了極點,並干擾到老百姓的正常生活和工作。

「我們想回老家」「我爬也得爬回去」

在浙江省,新爆發近300例病例(因中共一貫隱瞞疫情,實際數據會更高),超過50萬人被命令留在家中,另有10萬人被送往隔離設施。

中共清零政策往往不給居民一個緩衝期,通知宣布後才幾分鐘就開始封鎖、實行閉環管理,讓百姓們措手不及。

紹興市上虞區曹娥街道的業主苗華(化名)12月13日晚對大紀元記者說,「我們這裏已經封閉六天了,一直沒有給我們送物資及上門做核酸檢測。」

「我們想回老家,但因為高速都封了,開車也回不去,吃飯都困難,心裏就恐慌。」苗華說。

苗華表示,關鍵是家裏有老人和小孩,老人急需治療高血壓、高血脂、糖尿病的藥物,不讓出門,沒辦法出門買菜,連基本的生活物資都沒有。他們去找很多地方反映,但這些機構一直都在互相推諉。

另有一位上班族男子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去年就只能待出租屋裏自己一個人過年,今年說甚麼也不會就地過年,兩年沒回家了,我爬也得爬回去。」

疑似從事教育培訓行業的杭州微博用戶phoebe-Lees寫道,隔離在家真的好焦慮。「沒有工資,自己平時也沒存下多少錢,房租交完三個月的,基本上就沒甚麼了。」

「家裏蹲不能去上課,底薪根本沒用,沒有課時費、沒有私教費、年會、排練費和學員續卡提成,過年也回不去家了,真的好焦慮!焦慮到整晚睡不著。」這名用戶寫道。

2021年12月15日,浙江醫務人員正在對杭州市民採集咽拭子樣本。(STR/AFP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12月15日,浙江醫務人員正在對杭州市民採集咽拭子樣本。(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多地政府發布「就地過年」倡議

對於中國3.7億農民工中的許多人來說,中國新年是他們唯一有希望探望家人的長假。2022年的中國新年是2月1日。

但據不完全統計,至今已有包括寧夏、河北、河南、廣東、山西、浙江、廣西、上海、天津、安徽等超十省市已經發布了就地過年倡議。

12月9日,河北張家口經開區最新通知:全區黨政機關、事業單位和國有企業幹部職工要率先垂範,一律在本地過年,一律不出境,不前往高風險地區,儘量不離開當地,確有需要的要嚴格審批管理。

廣東中山市三鄉鎮新冠疫情防控指揮部辦公室已於9日向鎮內企業發出倡議:廣大企業要鼓勵員工就地過年,形成「非必要不離廣東」的共識。

四川省閬中市上周日發表公開信,呼籲農民工非必要勿返。在廣西省榆林市,當局建議用視像通話代替旅行。上海官員呼籲居民取消不必要出行。

據「銀川發布」微信號13日信息顯示,銀川市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工作指揮部發布第48號通告指出,即日起「非必要不離寧」,不前往疫情中高風險地區,提倡就地過節、過年。

河南的開封、平頂山和三門峽等城市要求省外務工人員非必要不返鄉。

天津近日從入境人員中檢出COVID-19的Omicron變異株。圖為2021年11月28日,內蒙古北部滿洲裏的居民正在接受COVID-19核酸檢測。(STR/CNS/AFP via Getty Images)
天津近日從入境人員中檢出COVID-19的Omicron變異株。圖為2021年11月28日,內蒙古北部滿洲裏的居民正在接受COVID-19核酸檢測。(STR/CNS/AFP via Getty Images)

防疫當然重要 但很多人兩三年沒能回家過年了

針對政府「就地過年」倡議,普通中國人是怎麼看的呢?

劉軍(化名)家在陜西安康,今年到廣州一家化工廠工作了8個月。

他去年得以回家過年,談到今年的情況時,他對大紀元記者表示,目前就職的公司採取先統計準備過年回去的員工,如果家鄉屬於疫情中高風險,就需要多層領導批准才能走。

「但是領導肯定會層層往上批,他要找你談話,談話肯定是希望你不要回或者怎麼怎麼。好多員工牴觸情緒比較大。尤其年輕的,剛畢業一兩年、兩三年的,如果碰上去年前年剛好他家鄉一直有(疫情)風險,就一直沒能回家的。」他說。

這名今年26歲的劉軍還談到之前他就職的公司對員工返鄉過年採取壟斷性管理。他介紹說,此前公司為了杜絕任何可能導致工廠停工的風險,基本上是層層卡得非常嚴,最後就是員工想回家,公司也會想盡一切辦法讓你回不去。

他希望今年能返家過年,順便在家裏安排下相親。他目前就職的公司是外企,韓資和國企合作,「這邊還是寬鬆一點的,因為價值觀不一樣。」他說。

他補充說,雖然自己去年因為離職得以在家過年,其實家人還是沒團聚。因為姐姐在廣州工作,去年不讓回家;爸爸也在廣州,未能回家。

他還說,目前就職的公司有東北的同事,已經兩三年沒能返家過年了,今年因為東北疫情嚴重,也放棄回家了。

他對大紀元說,大陸的防疫措施比較壓抑。大部份人內心還是比較希望(生活)常態化,但是政府還是繼續使用這些手段來管控。

「不要把這個東西太妖魔化了,應該人性管理。」他說。他還是希望當局採取更好一點的措施,處理隔離時間或企業處理員工感染情況。

「一禁止(過年回家),就是最省事的了,人性一點的話,他們(當局)肯定要付出更多公共資源。他們肯定是不希望花那麼多時間把這個流程完善了。禁止是最簡單的,對他們(政府工作人員)來說。」這名男子說。

另一位的邯鄲磁縣的王毅(化名)目前在北京一家公司做設計工作,他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去年就是在北京就地過年的。

他表示,去年除夕夜,因為朋友臨時有事,年夜飯就當正常飯吃,吃完給家裏邊打個電話。

王毅說,家裏邊奶奶已經94歲。「今年我想的是回去一趟,因為去年就沒回,感覺在異地過年還是不開心,當時人家都吃團圓飯,然後自己一個人在屋裏吃泡麵。那種感覺還是其實也挺心酸,但是還沒到那種偷偷哭那種地步。」

他最後說,今年如果當局還是不讓回家的話,只能就地過年。

「掌櫃聊職場」微博用戶寫道:「公司停工,宿舍全空,食堂關門,沒有補貼,沒有政策,一切只能靠自己,一年到頭最大心願就是回家看看老婆孩子,如今也成了空,吃著泡麵水餃還得在影片的時候說一聲,『我挺好的,你們照顧好自己』,無奈且心酸。」

「只有流浪過的人,才知道『家』的可貴。」他說。

另一微博用戶「Jane」寫道,「疫情如果持續若干年不消失,是不是每年都要就地過年?過年是中國人重要的傳統節日,多少人在外漂泊打工,一年只能和親人團聚一次……我們還可以忍受多久生活中只有隔離、核酸檢測,忍受不與家人、愛人相見……一直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吧!!!」

微博帳號「李月亮」寫道:「離中國新年還有一個半月,很多地區已經開始迫不及待倡導『就地過年』。」「這也太早了吧。目前的疫情狀況,到底需不需要集體『就地過年』?」「能不能回家過年,這事兒到底聽誰的?」

她表示,「防疫當然重要,但很多人兩三年沒能回家過年了啊。」

中共的極端防疫政策也一直在測試老百姓的承受力。

「人的一生有多少三年?」一名微博用戶說,「千家萬戶過年,是千百年來的傳統。對我們來說,這與抵禦大流行一樣重要。」

「當你(政府)要求我們加強注射時,我答應了。核酸檢測,我也遵守了。但是三年不回家(要求)太多了。」另一用戶寫道。

2021年12月上旬,浙江省紹興市上虞區成為疫情的「重災區」,緊急搭建臨時隔離點。(影片截圖)
2021年12月上旬,浙江省紹興市上虞區成為疫情的「重災區」,緊急搭建臨時隔離點。(影片截圖)

大學生渴望回家過年

不僅是農民工等外地勞工面臨無法返鄉的困境,對在外就讀的莘莘學子來說,「就地過年」政策也摧毀了和家人團聚過年的機會。

陝西省西安市12月16日突然宣布關閉了一批景區、博物館、商場和學校。

很多在西安就讀的外地大學生紛紛在網絡上表示,想要回家過年。微博用戶名為「Fu-6016」的一名長安大學學生寫道:「離疫情最近的一次,深夜淚目;希望疫情趕快結束,能回家過年。」

長安大學剛發布校內通知,從17日開始,宿舍樓封閉管理,用餐學校統一配送。

另一名長安大學學生張芷蕙也寫道,真的就也不想抱怨,但實在是繃不住了。「14號晚上五分鐘封校,五分鐘搭棚子,3小時做核酸。15號白天,學校裏面的住宅小區就(歸類為)中風險了。

「未來沒有可期。計劃做的事情好像都不會實現了;第二個平安夜聖誕節跨年都因為疫情沒有了;現在甚至連回家過年都快成了一種奢求。」她說。

病毒學專家:清零政策不科學也不切實際

美國病毒學專家、前美國陸軍研究所病毒系實驗室主任林曉旭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共推行的防疫措施以清零政策為主導思想,但這個想法是「不科學也不切實際的」。

「不科學是在於它的基點是共產主義人定勝天的狂妄自大,無視病毒傳播的自然規律,特別是對於能通過氣溶膠和飛沫傳染的呼吸道病毒,要想做到清零,是非常不切實際的。

他表示,中共按照這個思路去執行,其過程也是必然伴隨非人道的措施和極端的手段。

「極端的防疫措施成為實施全方位社會嚴密控制的極好契機,濫用的檢測和隔離措施也變成地方政府和醫藥部門或公司一起收割韭菜的快速獲取暴利的方式。」林曉旭說。

北京時事評論員彭定鼎告訴大紀元,中共的專制體制只會對萬事都進行僵硬片面的處理方式。

他說:「中國(中共)這種專制體制,它實行的政策是單一任務。當決定要清零的時候,它實行一個單一任務的政策,不會綜合考慮。那麼這個政策,如果導致有一天發生嚴重的惡果,它不能承受的時候,所以它又會實行另外一個單一任務的政策,比方說全面開放,不計後果。」#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