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一大專女教師,在課堂上講南京大屠殺,因質疑死亡人數被學生舉報,學校當局迫於政治壓力,即時將老師解僱。

這種事情在文革是司空見慣的事,當年筆者母校有一位物理老師,他的女兒甚至帶紅衛兵到自己家裏抄家,連親生父親都不放過,何況老師?

中共為何鼓勵舉報?首先是民間的互相監督無孔不入,舉報替統治者省不少力氣;其次群眾舉報會製造寒蟬效應,人人都不敢亂說亂動;再次是舉報鼓勵無限服從的奴性,放棄獨立人格;最後是舉報製造民間對立,群眾鬥群眾,泯滅良知。

學校教育的目的是甚麼?古人說是傳道﹑授業﹑解惑,用現代語言來表達,授業是傳授知識,解惑是回答問題,也就是學習追求知識的方法,傳道則是塑造青少年的人格。

傳授知識是教育最低層次的目的,把現成的知識直接教給學生;但學生只掌握現成的知識是不夠的,需要掌握追求知識的方法,人一生漫長,要靠自己去不斷追求新的知識,所以掌握追求知識的方法,比起直接接受知識更重要。

青少年在學時期,正是身心成長和成熟的時期,他們完整人格的塑造,很大部份是在學校形成的,學校要在人生觀﹑世界觀方面給予他們最基本的啟蒙,讓他們明白事理,有分清是非的能力,要讓他們開掘基本良知,使他們走進光怪陸離的社會時,有基本的精神抗體,基本的應對能力。

所有獨裁統治的共性,便是掠奪人的本性,將人訓練成絕對服從的機器,讓他們變成專制統治的工具,變成任其搓圓捏扁的奴才。鼓勵舉報,便是專制統治者將暴政的觸鬚深入到社會每個細胞,成為麻醉思想﹑操弄人心的有效手段。

本來,南京大屠殺死亡人數是一個可以討論的議題,政府沒有確定數字,值得學生通過討論去追尋答案,即使不能有結論,但因討論而導致的思考,對學生的成長都有莫大好處,可惜這個啟發學生獨立思考的機會,在一次舉報後就報銷了。

學校縱容和鼓勵舉報,老師噤若寒蟬,從此依書直說,再也沒有思想的碰撞,再也沒有思考能力的成長。

全國性的思想灌輸,全國性的服從,造成對青少年永久的傷害,使他們懶於思考,怯於思考,選擇最安全而省力的路徑,就是全盤接受獨裁者的灌輸。

舉報老師的風氣已經傳到香港,香港學校裏也瀰漫紅色恐怖氛圍,老師如履薄冰,學生變成密探,課堂不再是激發思考的地方,而變成專制統治者洗腦的場所。這是對青少年最殘忍的戕害,剝奪他們獨立的人格,削弱他們追求真理的能力,這樣的孩子成長起來,便自動成為獨裁者的工具,再去扮演更資深更死心塌地的奴才。

香港遍地藍絲,不少都是在中共的學校裏被長期洗腦而成長起來的冇腦人,這些人來了香港這塊自由寶地,並沒有洗心革面尋回自己的良知,反倒奴性像夏草的菌絲一樣,在冬蟲肌體裏繁殖,直至冬蟲變成殭屍。在資本主義的香港,用社會主義的奴性做人,他們都以為很圓滿,是人生合理的結果。

今日他們的孩子又在重蹈覆轍,他們也認為應份如此,接受洗腦的孩子很乖很聽話,自己很放心——那誰能解救他們呢?

可惜公道自在人心,中國人的是非感並沒有完全泯滅,舉報事件發生後,網民人起底索找到舉報的學生,於是在那學生的個人網頁下,一面倒地充斥譴責與辱罵他的網民留言。

「說真話的老師被換掉,那只能換上給你們洗腦的老師了,孩子,你錯過了覺醒的機會。」「你是怎麼想的?幹這樣齷齪的事情,良心不會痛嗎?」「你叫董迅嗎?你是大學生?你發影片舉報女老師,你讀那麼多書讀傻逼了嗎?」「是你舉報的吧?你媽怎麼生你這個智障?把你爸媽的名字告訴我,我找這兩個老東西!」

不知道這孩子的父母將如何面對這件事,他們會支持孩子,還是批評糾正他?我也不知道那位女老師將如何面對這件事,她會堅持自己的立場,還是向政府懺悔?不當教師會活得艱難,但大陸多少有良知的人一樣艱難地活著,為堅持人格的獨立。

香港為人父母者,日後也將面對同樣的難題,大家要有心理準備,如何應對鋪天蓋地的洗腦,如何抗拒舉報的誘惑。@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顏純鈎Facebook」

(本版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