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駐立陶宛台灣代表處」成立,中共將其與立陶宛的外交關係降為「代辦級」。分析人士認為,立陶宛不畏懼壓力堅持初衷,正是因為民主國家的集體防禦機制奏效。有了美國、歐盟與歐洲國家堅定支持,立陶宛已成為對抗中共戰狼外交橫蠻作風最佳典範。

據美國之音報道,立陶宛無懼中共的反對和威脅,正式允許「駐立陶宛台灣代表處」在11月18日掛牌運作,引發北京反彈。至於中共是否有與立陶宛斷交的打算?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於22日例行記者會上並未正面回應。

立陶宛重申,其並未違背「一個中國」的政策,同時也有權擴大與台灣的合作,包括接受和建立非外交代表機構,以確保務實的關係發展,正如許多其它國家所做的那樣。

人在台北的澳洲國立大學亞太學院講師宋文笛說,北京現在進退兩難,一方面因為害怕「駐立陶宛台灣代表處」成為台灣議題的破口,所以必須大動作反制立陶宛,另一方面又因為中共不成比例的懲罰動作,反而促使歐美團結一致,尤其是美國的大力支持,也讓立陶宛受到高規格對待。

歐美攜手力挺立陶宛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今年8月與立陶宛外交部長蘭斯伯格斯(Gabrielius Landsbergis)會談時,就達成「雙邊協調行動」的共識,以幫助立陶宛抵禦來自中共的壓力。立陶宛經濟與創新部長阿爾莫奈特(Ausrine Armonaite)19日向路透社表示,將與美國進出口銀行簽署6億美元的出口信貸協議。

宋文笛說,立陶宛允許台灣代表處成立,並不算是直搗台灣議題的禁區,但北京過度反應,只會讓其它國家更反感並反思:今天中共對立陶宛如此橫蠻,改天會不會輪到自己遭殃?所以,各國基於共同利益就聯手鞏固立陶宛的位置,不讓立陶宛這第一張骨牌倒下。

宋文笛告訴美國之音:「戰狼外交的打擊面有時候比較大,當你(中共)用比較嚴厲的方式去擴大打擊面時,就減少了你的統戰空間。它其實也讓其它國家聯合起來去做一些共同聲援、反制。」

華府智庫歐洲政策分析中心(CEPA)高級研究員盧卡斯(Edward Lucas)於22日撰文分析立陶宛局勢,他在題為「對付惡霸最好的方式就是戳破它的虛張聲勢」文中指出,中共已經嚴重威脅到美國與世界各地自由,只要西方國家在軍事、政治、經濟上能夠果斷採取合作,中國共產黨也無法忽視這股集體意志而恣意妄為。

立陶宛台灣代表處成立後,主管民事安全、民主與人權事務的美國國務次卿澤雅(Uzra Zeya)抵達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參加民主論壇,同場出席名單還包括拉脫維亞、斯洛維尼亞的外長以及台灣前副總統陳建仁。對此,盧卡斯在文中直言,中共抱怨得越多,它的威脅就顯得越脆弱。

捷克智庫歐洲價值安全政策中心的一份報告指出,面對中共脅迫性的外交手段,其它國家得試著在經濟上慢慢與中共脫鉤,迫使中共為自身的橫蠻行為付出更多政治代價,最重要是盟國之間要緊密協調、集體應對。

該報告進一步指出,中共外交官在全世界採取不受歡迎的高壓外交手段,是經過縝密籌划行為,一般國家很難獨自因應這樣的脅迫,唯有透過多邊協調的反擊才能有效反制,而小國尤其需要仰賴歐盟或北約這類國際組織支持。

捷克學者:民主集體防禦機制漸成形

歐洲價值安全政策中心主任揚達(Jakub Janda)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我們需要建立民主集體防禦機制,也就是當任何一個民主政體受到像中共這樣獨裁政權惡意對待時,民主國家就必須站在一起抵抗。」

揚達認為,這套機制已經逐漸成形,就像捷克國會議長維特奇(Miloš Vystrčil)去年因為率團訪問台灣而受到中共的威脅時,歐盟與法國、德國、斯洛伐克都對此表達聲援,立陶宛這次也受到許多來自歐洲各界聲援。

揚達說:「只要擁有足夠可信賴的盟國,那麼面對中國(中共)就不需要卑躬屈膝。我們可以堅定守護自己的主權、外交與經濟政策,這就是歐洲國家從立陶宛身上得到的啟示。」

揚達表示,中共說了很多要懲罰歐洲國家的話,但是看看捷克與立陶宛的案例,事實上中共並沒有做到很絕,因為中共也要考慮是否要真的槓上整個歐洲。畢竟,中共不會想與整個歐洲為敵,也不會想失去整個歐洲市場。

台灣歐盟中心行政總裁鄭家慶指出,過去大家因為習慣了中共的無理要求,不自覺開始自我審查,於是慢慢形成一種氛圍,就怕惹中共不開心,因此對於原先的規劃、政策,甚至是自身的價值觀也不再那麼堅持。

鄭家慶說:「立陶宛這個案例,讓其它國家看到在跟中國大陸交往過程當中,你還是可以維持自己國家利益或是原先自己的規劃,哪怕最後有些妥協,但是至少當初推動政策的初衷是被保持的。」

中共貿易制裁自嘗苦果

中共慣性利用貿易制裁不順從的國家,但有時卻反而適得其反,為自身帶來意想不到的苦果。澳洲是中國最大的煤炭進口國,曾佔中共進口煤的七成,去年底中澳關係惡化,中共大砍澳洲煤炭的進口量到僅剩4%,但隨即嚐到苦果。

中共今年10月陷入缺煤限電的能源危機,不僅急著向全世界找煤,甚至傳出悄悄讓滯留海上數月的澳洲貨船靠港,估計約45萬噸的煤炭因此得以卸貨。

宋文笛說,中國龐大的市場是北京當局遂行經濟脅迫的最佳工具,不過中共的內需也很龐大,而這個內需市場不會因為突然對某個國家實施貿易制裁就消失,尤其當鐵礦、煤炭等核心能源產品的供給集中在某些國家,找不到替代來源的中共還是得拉下臉向這些國家進口原物料。

宋文笛說:「就算中國(中共)對澳洲煤炭進行制裁,但實際上還是有大量煤炭通過香港或者其它第三國的方式輾轉進入中國,因為中國(中共)對媒和能源的需求,不會因為制裁澳洲就忽然消失了。」#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