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天和朋友在太子地鐵站準備過中環午餐,在地鐵月台,遠看一老人家手臂指向上,卻身體似定格不動。行到他附近,有位外國人說不明他說甚麼,叫我們幫忙。朋友便詢問他有甚麼事,老人家說:「怎樣去佐敦出口?」朋友說:「跟我們來。」

不知為何,這幾年香港人對人和事的熱心都大幅消退,以往世界各地有事,香港人都熱心幫忙,捐錢賑災不遺餘力。現在人世間可能行騙衝突太多,大家都變得冷漠,只好獨善其身!離遠看到這老人家,若我一人,絕對不會行近,私心不想有麻煩。他身體瘦削,左手拿着些信件,身體僵硬,手臂卻定格指向上,頭髮短白戴着墨鏡,年紀似八、 九十。第一眼看見,我的感覺他是否有點失常?來不及反應,朋友已走到他身邊。

入了車廂,朋友提議他行到中央才會有人讓座,最後也是另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家讓位。而朋友似乎早知他入坐開車前會站不穩,便站在他背後妥貼攙扶,到了佐敦便提醒他小心下車。我很奇怪朋友應對這老人家的流程,這麼流暢熟悉,便問:「太多人失常,在街外看到不似正常的人,我都會行開,你好似不怕麻煩。」

朋友笑說:「別被表像呃到。和這九十歲老人家交談,你不覺得他思路清晰,禮貌極好嗎?只是年紀大,活動不太利索,思維指令身體動作時不及我們快速,所以他手臂指向月台上面站牌定了格,不知如何。」我說:「年紀後生衣冠楚楚,亦未必正常,但你好似完全知怎麼應對。」

朋友說:「人要訓練自己的觀察和感應,他去佐敦,左手卻有醫療信件,相信是到那醫生大樓看病。另外香港人讓位的習慣已消失,隨了掛住玩電話不去觀察,也和人的冷漠有關,所以要行入中間使人看到。列車離站時間短,他行動緩慢應趕不及坐下,我便預先站在他背後攙扶。其實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你做了這些,你的爸媽自然會有好對應。況且將自己的sense 打開,觀看世界的角度便會不同,就可發覺自己能了解更多。」我說:「難怪世伯、伯母有際遇極好,經常有人幫忙照顧。」朋友說:「我們每天遇到的人或神,你不會知道他們會用甚麼形式考驗你,但我得出一條簡單公式,永遠善待他人,一切自有好回應。」◇

(編者按:本版文章僅代表專欄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