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連續多日霧霾籠罩,又遭大雪寒潮襲擊,氣候寒冷導致居民用電、燃氣支出大增,再加上擾民的疫情防控政策,北京人嘆「生活不易」。

北京市生態環境監測中心在官方微博發文,4日至6日,北京經歷了PM2.5中重度污染的過程,期間還有連續15小時維持在重度污染,直到6日下午才恢復。

隨後,中共中央氣象台發布今冬首個暴雪橙色預警發布。通知稱,北京、天津、河北和內蒙古多地,開始經歷今冬首次重大雨雪天氣。該機構此前警告,寒流和降雪可能對能源供應、農業和交通基礎設施產生「負面影響」。

霧霾年年有 老北京人感觸深

秋冬是霧霾的頻發季節。由於空氣污染,北京市上周五關閉了學校的操場。因有些地方的能見度不到200米,高速公路部份路段被迫關閉。

北京市民張妤深有感觸,「霧霾年年都說(治理),但是年年有」,「我們是老北京人,從去年開始,我們都習慣了,我們又跑不了,沒地方去啊。」

2021年11月6日,北京PM2.5污染達中重度,民眾戴N95口罩防範。(JADE GAO/AFP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11月6日,北京PM2.5污染達中重度,民眾戴N95口罩防範。(JADE GAO/AFP via Getty Images)

張妤11月7日告訴《大紀元》,從70年代改革開放,引進高污染產業之後,這種現象就出現了,「從那開始就再也沒有藍天了,這都四十年了,以前(視野)都特別清亮,現在(到處是)霧霾,都是霧,特別髒。」

北京10年前就在討論霧霾治理。清華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系教授賀克斌2011年談到,北京想把PM2.5降下來,如果沒有天津、河北等地聯動,是不可能的,PM2.5還是會隨著風飄過來。

河北鋼鐵污染產業 寒潮供暖問題加劇

中共當局於2014年大力推行「京津冀一體化」,將北京的污染企業往外遷移到周邊的河北、天津,部份搬遷到內蒙古。

河北聚集了鋼鐵、水泥、化纖等高污染產業。首鋼就是從北京搬遷到河北唐山的大型企業之一。2020年,河北省粗鋼產量達到近2.5萬噸,佔中國粗鋼產量四分之一,世界近八分之一。

張妤說,「河北周邊整個是從北京疏散來的高污染企業,再加上河北本身有一些小作坊,他們也要生活,能不污染嗎?」「所以北京的藍天怎麼來?就是河北停工了,我們這就行了。」

一名不方便署名的北京研究機構人士11月8日告訴大紀元,「鋼鐵業排污非常厲害,唐山隸屬於河北,北京市管不了。如果遇到閱兵或APEC等大型活動,需要中央國務院下指令,讓河北鋼鐵廠停工。」

這名機構人士分析,這幾天北京霧霾籠罩,可能和冬季取暖有關。「華北地區提前供暖,北京雖然燒天然氣,但是河北周邊還有很多農村,沒有接天然氣,仍然燒煤炭。」「冬季取暖,加上華北平原地形,氣流不流通,只要沒颳風,就很麻煩。」

北方急凍 燃氣、燃煤費用攀升 百姓喊苦

今年,北京比往年早23天迎來第一場雪。河北省氣象台6日發布暴雪黃色預警信號,張家口、石家莊等都降下大雪,各地白皚皚的一片。

隨著氣溫陡降,供暖問題隨之而來。《南華早報》報道稱,「中國北方初冬降雪可能加劇能源供應緊張。」

河北民眾陳劍7日告訴大紀元,從凌晨開始,外頭一直在下雪。

陳劍說,「我們這兒天然氣管道已經鋪設完畢,去年冬天已經不讓燒煤了,就使用天然氣,不過,天然氣費用太高了!不知道今年冬天咋樣的,天然氣燒不起,又很貴,得省著燒啊。」

陳劍解釋,若以去年煤價計算,整個冬季取暖3至4個月,大約花上二千多元,一戶五間房都能暖和。但是,去年改成燒天然氣,一個冬季花了四五千塊錢。

「老百姓現在來錢(賺錢)越來越不容易了,尤其農村人,有些家庭經濟好點,還能承受得起。承受不起的,就乾脆不燒了,就凍著點兒吧。」陳劍說,老年人為了省錢燒點煤,但是,今年煤價也高,「不知道今年的冬天怎麼過?」

冬奧前 官員為求政績 升級封控措施

除了霧霾、寒潮,今年冬天,北京、河北疫情再起,升級的封控措施給京冀民眾帶來不便。

11月4日起,石家莊市深澤縣河莊村調整為高風險地區,深澤縣西河村調整為中風險地區。

陳劍說,大家現在沒必要,就不出門了。如果途經中風險地區,回到家,家門就會被封。

「村裏大隊會通知你,你從甚麼甚麼地方回來,要到大隊裏報備,如果你去過深澤,然後回到村裏,啪,就把你的門給你封起來,讓你14天不能出入。我們這兒有一個就是到深澤,就把他們家的門給封起來了。」

北京居民張妤說,儘量不出門,「反正現在對於我們來說,不出門比甚麼都重要,因為疫苗(保護力不足),現在被傳染的這些人都是打過疫苗的,沒有一個(是因)沒打疫苗而被傳染的。」

北京防疫措施趨於嚴格。圖為2021年10月26日,北京市民核酸檢測。(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北京防疫措施趨於嚴格。圖為2021年10月26日,北京市民核酸檢測。(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北京目前有一處高風險地區,是昌平區北七家鎮宏福苑社區;還有一處中風險地區,是昌平區天通苑北街道天通北苑第二社區。全市其它地區都列為低風險地區。

北京王宇律師發推表示,11月6日她在火車上,發現被限制申請「北京健康碼」,出差半個月後,無法返京。

張妤預估,今冬到明春,普通老百姓還有苦日子過,「今年為了奧運會,(當局)可以玩命地封這、封那的,反正就是說最低限度的,你也不用上班了。」

陳劍也說,因為北京冬奧會快開了,河北一些縣城裏承包工地業務,如果涉及到打混凝土或地基開挖等,因為環保標準不達標,而被要求停工。估計到年底前,還有許多變動。

他說,「中國共產黨不考慮老百姓怎麼想,它想怎麼整就怎麼整。」

張妤也認為,「他們不是為你老百姓著想,他做甚麼,都是為了自己(政權)著想,老百姓只能自救。」

備註:出於受訪者要求,大陸民眾張妤、陳劍均為化名。#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