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最新的原創恐怖電視劇《魷魚遊戲》(Squid Game),近月來陡然爆紅,在美國影片流網站奈飛(Netflix)的推動下,迅速走紅,一炮打響。據奈飛(Netflix)的估計,《魷魚遊戲》價值至少在9億美元,推出只有一個多月(2021年9月17日上架),已經有一億三千萬人觀看了這部電視劇。看過這部韓劇的人們,回頭仔細思忖,卻會發現這個悲喜劇的背後,折射出來的卻是我們人類社會的可怕景象,是一種末世的淒涼。

《魷魚遊戲》作為最新的一股韓流、南韓文化產業的又一個轟動世界的突破,其商業成功、商業利益自不待言。如果人們還記得2012年曾經轟動一時的南韓流行音樂《江南風格》(Gangnam Style),那位藝名叫Psy(六個規則)的南韓歌手,讓南韓首爾的江南區,一舉馳名天下。到2012年底,《江南風格》位列美國流行音樂前百大的第二名,也在包括英國、德國、俄羅斯、加拿大、澳洲、法國、西班牙等30多個主要國家音樂排行榜的榜首。健力士世界紀錄大全把《江南風格》列為YouTube上年度最受歡迎的影片,當年它也成為油管上第一個突破10億次觀看的影片節目。到今年7月,《江南風格》以41億的總觀看量,成為油管上最多觀看節目的第八位。《江南風格》的舞蹈風格,甚至征服了英國首相、聯合國秘書長和美國總統。

可以說,《江南風格》的全球成功,進一步開闢了南韓文化在世界舞台的表現。當《魷魚遊戲》再度成功時,南韓軟實力的展示,就更加凸出了。可以說,南韓人已經把其它亞洲國家遠遠拋在後面,而進入了可以挑戰、問鼎西方文化為主導的世界文化的殿堂。

《魷魚遊戲》一炮打響,與之相關的,韓語、南韓菜、南韓泡菜、南韓電器、南韓電池產業、南韓汽車,都從這一波的韓流中受益。劇中的雨傘型的小餅乾,也都跟著火熱起來,成為許多街頭小吃的新花樣。《魷魚遊戲》上映的日子裏,美國諮詢學習南韓話的人,突然數量暴增。中共的大外宣和孔子學院呢,據喬治華盛頓大學的沈大偉博士說,中國每年在外宣上花費100億美元,遠超美國;2014年美國在公共外交上的花費只有6.66億美元。眾所周知,中共在這樣大撒錢、大外宣之下,花了幾百億美元、上千億美元,中國的國際形象仍每況愈下。從投資收益來看,其公關效果,遠不如一個僅耗資2千萬美元的韓劇所帶來的衝擊之大!

轟動一時的《魷魚遊戲》的社會背景,是一群債務纏身、業力纏身、在社會底層煎熬的人們,或者因為不道德的行為,從精英階層被打入社會底層的人。這些可憐的社會棄兒,被一個陰謀集團所利用。陰謀集團的背後主謀,是一個南韓的億萬富翁老人,或者說超級的超級富翁。他雖然富可敵國,但病入膏肓,臨死之前身邊甚麼人都沒有,甚麼也帶不走,但他想用他的財富,去試探一下這個世界人們的道德底線。他享受於觀看底層民眾為金錢而互相背叛、爾虞我詐、互相摧殘、甚至互相殘殺。他成立了這樣一個公司,買下一個荒島,改造成一個世外桃源,僱傭了一批冷血、無情、類似機械人的殺手,設計了一個複雜而又神秘莫測的遊戲。

遊戲的名字是「魷魚」,涉及的遊戲規則,則是上個世紀的南韓社會、那時的南韓兒童們慣常的遊戲。有的遊戲叫「紅燈綠燈」,有的是拔河,有的是做手工,有的是「打劈阿基」。中國人可能會發現,這些舊時的兒童遊戲,或者在中國也曾經有過,或者在中國有類似的版本。比方說那個「打劈阿基」,筆者小時候在中國北方城市就玩過,就是用紙張疊成巴掌大小的方塊,厚厚的,一面有十字,一面是平的,孩子們叫「大寶」甚麼的。用你的「劈阿基」狠狠的砸下去,把對方的「劈阿基」掀翻個個兒,他的「劈阿基」就是你的了。遊戲玩到最後,拿回家一大堆髒了吧唧的廢紙,還覺得挺高興的,就是會被母親責備一通。簡單的遊戲,會加強孩子的追求和爭鬥之心,也會強化人們的利益之心。

《魷魚遊戲》整個九集的原創、劇本、導演,都是南韓人黃東赫(Hwang Dong-hyuk)。黃東赫寫這個故事,很大程度上是根據自已經濟拮据的親身經歷。他2009年就寫出了這個故事,但一直找不到製片公司。直到十年之後,美國奈飛公司因為要拓寬其網絡串流影片的國際市場,發現了黃東赫,雙方一拍即合。拍攝《魷魚遊戲》第一季的成本,只有2,140萬美元,平均每一集只要240萬美元,可謂低成本製作,相當高的收益。

電視劇的主人公成基勳(Seong Gi-hun),原來是一名司機,離婚了,又欠了一屁股債,連給女兒買過生日的炸雞晚餐的錢都付不出來,只能啃老與老母親一起過活。為了掙錢,成基勳參加了這個遊戲,加入了455個其他的、有類似經歷、都債務纏身、為生活所迫的人們。456個被選中的負債者,通過玩一系列的兒童遊戲,可以有機會贏得456億韓圜(約3,880萬美元)的獎金,但代價是每一次的失敗都可能喪命!

參加遊戲的人們很快發現,他們每個人頭上都有一億韓圜,每一個玩輸了、死去的人,那個人名下的一億韓圜,就會被加入一個巨大的、透明的錢囊。他們簽下了生死狀,必須玩到最後,455個人死去之後,累計下來的456億韓圜,相當於3,800萬美元,就歸最後一個倖存者所有。這個遊戲規則的製定,是誘使每個人都去拚命奮鬥、拚命生存,並讓別人先死去,這樣才會增加自己存活的機會,也增加自己如果生存到最後,可以得到最大的頭獎的機會。

《魷魚遊戲》第一季的九集,第一集的題目是「紅燈綠燈」,第二集「地獄」,第三集「拿雨傘的人」,第四集「抱團」,第五集「公平世界」,第六集「彈子球」,第七集「大人物」,第八集「三人行」,及第九集「幸運日。」九集下來,幾輪遊戲之後,456個人迅速減少、死去,最後只剩下三人,原來的熟人和萍水相逢的人;然後剩下兩個人,兩個原本認識、但生命歷程不同的人。最後剩下來的,是主人公,這個善良的司機。

從這些社會的「失敗者」(Losers)的不幸人生中,人們最初還可以看到一絲絲僅存的道德。但隨著競爭的殘酷,對金錢的渴望,加上背後操縱遊戲的權貴的荒淫無道,人們也變得越來越自私,越來越殘暴,越來越不擇手段。遊戲的場地是南韓外海的一個荒島,被改造成一個世外的遊樂園和殺戮場。人們說,我們的世界也是宇宙中的一個孤島,是地球上的一個孤島,我們每個人也是一個孤島。

讓人們震驚的,是小島上幕後深層勢力活摘器官、草菅人命的場景。劇中「按需殺人、摘取和販賣器官」的情節,取自真實的素材,就是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外媒的報道也稱,劇中的這些情節,實際上一直在中國大陸真實的上演。

從小島456人的小社會的演變,人們可以看到我們世界的縮影。這裏有底層的無奈,他們想離開這個虛擬的、悲慘的世界,但又不得不回去再度回到這樣的生活。這裏有道德的潰敗,底層的互毆,傳統的兒童遊戲和成人的施虐娛樂。這裏沒有的,是對神佛的信仰,而只有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這裏更有權貴的荒唐,那些重要人物(VIP),都是西方人居多,好像還有一個中國人。看起來,黃東赫先生對共產黨中國、深層政府、操縱世界的邪惡勢力,是頗有研究心得的。

《魷魚遊戲》第一季一共是九集,已經是在描述地獄般的景象了。我們的人類社會,實在是不能再往下滑了。《魷魚遊戲》還要拍第二季嗎?那豈不是比地獄還低,是十八層地獄、阿鼻地獄?希望製片人還是不要繼續拍了。但是,從投資方和奈飛(Netflix)的角度看,從最後一集主人公放棄去美國與女兒相聚,而要繼續揭露深層邪惡的伏筆看,他們不會放棄這個剛剛開始下金蛋的母雞,會繼續拍下去。但下一部會甚麼樣,會讓善良的人們難以目睹。

今天人們所做的一切,所留下來的文字,所拍出的影視節目,也許呢,50年以後,100年以後,會被後世的人們當作出土文物來觀看、分析、研究。他們會把它作為21世紀的20年代,人類世界曾經是多麼的敗壞、沒落、多麼沒有希望的例證;甚至作為一旦這樣的社會被天地神明所拋棄、被諸如瘟疫、戰爭、地震、洪水吞沒之前,那些災難性後果發生的前因!

還沒看過這部劇?希望不要掃了看官的興致。#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市場學教授暨約翰奧林棕櫚講席教授)

(大紀元首發)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