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资深银行家吴明德博士在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指出,香港市面流通資金的質素與十年前已不同,(王偉明/大紀元)
香港资深银行家吴明德博士在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指出,香港市面流通資金的質素與十年前已不同,(王偉明/大紀元)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發布任期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之後,市民普遍關心未來本港房屋供應情況,並關注在香港移民潮下,香港存款不降反升的現象。資深银行家吳明德博士在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分析指,建屋慢要問責房委會是林鄭月娥在轉移公眾視線;並指出香港目前流通的資金質素與十年前已不同,作為港人有權質詢外匯基金的變動,因為那是香港人的錢。

林鄭成無兵司令 問責房委會是「轉移視線」

林鄭月娥在《施政報告》中提到要加快房屋供應。之後,她在電視台節目中稱,希望不論公、私營,建屋的速度都可以加快。如果政府交付土地後建屋太慢,輪候公屋現金津貼應由房委會支付,並建立問責精神。

吳明德認為這些內容應由執行層面的官員來說,不適合行政長官說。林鄭這樣說是在轉移視線,她想告訴公眾:「我還有權力」。

「一個特首不是去做這些東西,不是說建房慢不慢,這些不需要出來告訴人的。」吳明德解釋道:「這些是雞毛蒜皮的東西。就是因為更高的東西她(林鄭)沒得做,就是制定政策,或者怎樣去整那個預算,或者怎樣去規劃,她都沒有辦法參與。唯有走出來見記者的時候,說這些東西去轉移視線,就是說我還可以控制得到。」

「做事情是有一套遊戲規則的。」吳明德說,「所有的項目前期都要研究大約要多少錢。你又不見她『明日大嶼』一說出來的時候沒有說錢?那個原因就是錢的東西還沒到她說的算,真正規劃的人還沒有說出來,因為還沒有最後決定,所以她就沒得說了。」

「其實你(林鄭)現在是『無兵司令』,有錢都用不了。」

此外,吳明德還認為,林鄭要建立問責制精神是推卸責任並且不公道,因為很多辦法可以解決建設慢的問題。

他說,「你打個電話給李嘉誠先生,他就會教你了,就是你想樓建得快,你看『長江』有沒有這樣生氣過?人家是怎樣按照時間去建設的?你請那些人來就可以,做你的智囊,又或者請十大發展商參與你這些建房計劃,他們就會做得很好了。不用這麼生氣,為甚麼要罰自己的人,你現在就是在那裝樣子。」

港人移民帶走巨量資金  有人拿錢來填補

除了住房問題,移民走資也是近期公眾關注的話題。此前,統計處公布年中香港人口數字是739萬,較上年同期的748萬減少1.2%,即少了9萬多人。但是,根據香港金管局7月公布的數據顯示,2021年上半年,香港存款總額與港元存款分別上升4.6%及7.6%,減去新股認購貸款所產生的存款,則分別上升2.7%及3.7%。

對於移民潮下,香港存款不降反升的現象,吳明德分析道,「有差不多9萬人走了的,這9萬人每人帶100萬(港元),都有幾百億(港元)走了,幾千億(港元)走了的是不是?那這些錢走了誰來填補呢?當然是外面有人拿錢進來填補了。」

吳明德指出,要問香港政府拿來填補的資金究竟是美元還是人民幣。

他說:「我想問你(金管局)的投資項目裏面所有的組合(composition)的變化,就是有多少仍然是美元的債券、人民幣債券,可能是1年前,美元債券佔X%,現在可能是X -1%的,是不是?人民幣是不是Y%變成Y +1%呢?」

「吸星大法」 港府投資人民幣債券

港府在積極配合北京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的同時,也在積極投資人民幣資產。日前,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施政報告》的附篇中亦提到關於強積金投資中國大陸政府的人民幣債券問題。

吳明德指,港府的這個做法叫做「吸」,就是金庸小說《笑傲江湖》裏面的「吸星大法」。香港政府投資人民幣債券的做法,已經讓不同貨幣在外匯基金裏面的構成比例不同於此前。

港府廢除「財委會」職能免質詢

吳明德繼續說,「我們香港以前的立法局有個權力運用得很好,就是在劉慧卿的年代,『財委會』可以定期召集財政司和金管局上來,問關於我們(香港)的金融系統的問題。」

他指出,香港政府現在用「港版國安法」DQ(褫奪)民主派議員(資格),是廢除了他們在立法會裏的職能,而其中一個職能就是立法會裏面的「財委會」。沒有「財委會」的正常操作,就是沒有人會問問題,更無從知道香港金融系統的情況。

吳明德說,「如果你運作正常,你問問題,他(財政司和金管局)可以不回答...他的答案可能是:『這是一個高度的敏感的問題,我不能夠透露那個百分比的變化』。那麼我就明白了,是吧?」

港人有權了解外匯基金的構成變動

香港金管局於9月底公布,截止8月末,香港人民幣存款為8,427億元人民幣。

吳明德指出,金管局現在公布的這個存款金額並非重點,要關注外匯基金中用來支撐港幣發行的人民幣資產的變動情況。

他說,「我是要問支持港元發行的那些外幣,是要美元的,而接著你有投資工具的,你那些外匯基金投資在外幣的那些資產裏面,人民幣(資產)的佔比是增加了,還是減少了?」

吳明德指出,「這些(外匯基金)是香港人的資產來的,我自己作為一個香港人,我問自己的錢、積攢了幾十年的,就是我爸爸,和所有人的長輩,努力賺回來積攢的那些錢,我問問都不行嗎?如果你告訴我,『以後這個是一個國家機密的,我不回答。』那你就寫出來,在立法會通過,說以後不可以問這些東西,問這些你就是多餘的,是觸動了《國家安全法》,那就沒得講了。」

吳明德最後說:「但是,到今天為止,我不會覺得我沒有資格問這些事,作為香港人,我有資格問...因為在香港流通的錢,那個質素,已經是跟十年前那個質素不同了。」@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