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很多人都在轉發的新聞,說港版國安法指定的法官蘇惠德,現在等候接受換心的移植手術,已經進了瑪麗醫院深切治療部,網友都此議論很多,甚至有點幸災樂禍的言詞。加拿大時事評論員何良懋先生認為此現象反映了市民心理上對他的職務投射了一些不滿的情緒。

何良懋覺得在感情上,這樣對一個重病的人是不妥當的,但是這個法官本身代表了一個建制,代表了中共在香港的一個司法的一個體現,他處理的案件引起公憤也都是事實。(大紀元製圖)
何良懋覺得在感情上,這樣對一個重病的人是不妥當的,但是這個法官本身代表了一個建制,代表了中共在香港的一個司法的一個體現,他處理的案件引起公憤也都是事實。(大紀元製圖)

翻查資料, 去年6月30日《港區國安法》實施,蘇惠德法官於數天後,處理國安法首名被告唐英傑案提堂時,公開確認獲委任為港區國安法指定法官,是首名被委任的人選。而蘇惠德對上一次審理國安法案件,已是今年的8月26日。他既身為國安法指定法官之一,曾處理47名民主派「35+初選案」、《蘋果日報》高層涉違國安法等案件。而這幾宗案件都是在香港非常觸目,和極度引發市民關心的事件。

問到何良懋認為什麼蘇惠德重病會引起這麼大的反響,他指現在法官蘇惠德的消息,連《大公報》、《文匯報》都有講,最新消息就是說等待合適的心臟移植的,當然《文匯報》、《大公報》就沒講心臟移植,反而是《立場新聞》報導了出來。何良懋覺得蘇惠德身患重病,當然值得關心,因為畢竟他是法官,又是港版國安法的指定法官,又是總裁判官,所以就是很多人已經議論紛紛,香港的法官。

「現在很多人就覺得,他(蘇惠德)對香港法治,造成了一個變相污名化香港法治,他作為法官的處理(方式)和香港的《普通法》,跟過去97年之前的處理是大相逕庭,是完全嚴苛到不理任何的人情世故,是不理一些基本邏輯,很多人都覺得是不能夠接受。」

何良懋補充,有這麼多人好像有一點幸災樂禍的表現,見到他有心臟病,很多人心理上就投射了一些不滿的情緒。這跟蘇惠德自己過去一兩年來,特別是港版國安法之後,他處理的案件包括47人案,和一個15歲的小孩的懷疑暴動罪審判,幾乎經他手的被告,都不可以保釋。尤就是47人案,最經典的就是,經蘇法官4天3夜馬拉松式審訊,那些嫌疑人士是幾日幾夜內衣內褲都沒得換,這種這樣的做法,嚴格來講是違反了國際上酷刑公約的。「對於一些在囚人士,是變相進行了一個酷刑,因為不合乎人道的處理就是酷刑來的。」

何良懋覺得在感情上,這樣對一個重病的人是不妥當的,但是這個法官本身代表了一個建制,代表了中共在香港的一個司法的一個體現,他處理的案件引起公憤也都是事實。這些公憤所投射出來的,就是令到民眾對於他的病況,幾乎有一些「咒他快點死」的反應。

何良懋自問可以理解一些民眾,或者一些網民的想法,但訴諸文字去詛咒,就有一點失德,既然他已經進入了這麼危急的情況,如果市民不滿意他,最佳的方案就是沉默。始終香港人在一些普世價值下,都要守著做人的基本道德底線,不能夠因為政治上,或者司法上的處理,而去詛咒一個法官死亡。「就算一個大賊,他坐牢,他重病,就快要死,我們都要送他進醫院,這是人道精神來的。」@

節目播出:10月6日
文字更新:10月8日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