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西非地區發生的一場政變讓幾內亞成爲了世界的焦點。這個貧窮度排世界前列的西非小國卻擁有全世界最豐富的鋁土礦資源以及最優質的鐵礦,幾內亞也因此成了中共在非洲礦石資源佈局中的重要一環。

幾內亞人口僅1270萬(2017年),國土面積24.6萬平方公里。而位於幾內亞東南腹地的西芒杜鐵礦(Simandou),是當前全世界已知的唯一還未開採的大型露天優質鐵礦。該礦擁有最上品的鐵礦石,並且儲量大、埋藏淺、易開採。根據新加坡韋立國際2019年的報告,西芒杜鐵礦已探明儲量超過了26億噸,潛在儲量可能超過50億噸,鐵礦石平均品位(即含鐵量)在60%以上。

而在中國,雖然鐵礦石儲量排到全球第四(約200億噸),但貧礦石(鐵含量25%-35%)占到了總儲量的98.8%,礦石的平均品位只有35%,並且埋藏較深,目前的開採成本相比澳洲鐵礦石的到岸價至少高出一倍多,因此中國的鐵礦石長期依靠進口。

中國早在2003年就超過了日本成爲了全世界第一大鐵礦石進口國,目前的鐵礦石對外依存度超過了80%,且主要進口自四大礦山,即澳洲的必和必拓(BHP Billiton)、力拓(Rio Tinto)、FMG以及巴西的淡水河谷(Vale)。

自從去年4月澳大利亞開始要求針對中共病毒(COVID-19)的起源發起國際獨立調查之後,中共就開始通過限制澳洲農牧產品進口等方式進行報復。為了減少對澳大利亞鐵礦石的依賴,西芒杜鐵礦就成了中共急於拿下的目標。

2020年6月,由新加坡韋立集團與中企組建的嬴聯盟(SMB-Winning Consortium)正式取得了西芒杜北段兩個礦區的開採權。但是開始建設才一年多,本月幾內亞突然發生了軍事政變,一直親中的現任總統阿爾法·孔戴(Alpha Conde)被軍方推翻。

孔戴於2010年起當選為幾內亞總統,他在去年為自己能繼續總統第三任期而修改了幾內亞的憲法,引發了強烈的抗議。

政變發生後,法新社流出的一段視頻顯示,孔戴穿著皺巴巴的襯衫坐在沙發上,幾名持槍的軍人看守著他。領導政變的軍方領袖說,儘管幾內亞擁有巨大的礦藏,但孔戴政府的腐敗導致內幾內亞人民仍然生活在貧困之中。

孔戴任內一直與北京關係密切。他上任後第二年(2011年)就曾前往訪華,之後又在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三度前往北京訪問或參加峰會,並積極參與中共的一帶一路計畫。 2018年孔戴還曾去中國三峽大壩學習。正是在孔戴任內,西芒杜北部兩個礦區的採礦權從受到調查的以色列BSGR公司手中被收回,最後由中企籌建的嬴聯盟中標獲得。

礦權不斷易主 西芒杜多年未開採

西芒杜鐵礦分成南北四個大區塊。 2003年,澳洲礦業巨頭力拓集團最早獲得了西芒杜鐵礦的獨家勘探權,之後在2006年獲得了南北四個區塊的開採權。

但是此後,力拓集團並沒有對西芒杜進行開採。業內人士分析,力拓自家的澳洲礦石產量大、品質相當,且配套設施成熟、成本低,而西芒杜的前期投入巨大,加上當地政局不穩,這些都使得力拓缺乏投資西芒杜的動力。

2008年,幾內亞政府從力拓手中收回了西芒杜北部兩個區塊的採礦權,將其給到了以色列鑽石大亨貝尼·斯坦梅茨(Beny Steinmetz)擁有的BSGR公司。而BSGR在2010年又將所持有的51%礦權以25億美元出售給了淡水河谷公司(Vale S.A.),雙方組建了VBG合資公司。

之後,力拓在美國將淡水河谷、斯坦梅茨以及BSGR都告上法庭,指控其合謀盜取了力拓在西芒杜北段的採礦權。不過,該訴訟在2015年11月被美國曼哈頓區法官以訴訟時效已過爲由駁回。

但是在2014年4月,幾內亞政府宣布,經政府調查發現BSGR是通過賄賂贏得採礦權的,因此剝奪了BSGR在西芒杜的採礦權。 2019年2月,BSGR與幾內亞政府達成和解,BSGR同意放棄西芒杜項目,以此換取雙方放棄未決的訴訟。

2020年6月,由新加坡韋立國際集團(Winning Shipping)、中國山東魏橋(Shandong Weiqiao)、中國煙台港集團(Yantaï Port Group)和幾內亞UMS物流運輸公司(United Mining Supply)共同組建的嬴聯盟旗下的博凱礦業公司(SMB),與幾內亞政府正式簽署協議,以140億美元獲得西芒杜北段兩個礦區的25年開採權。按照協議,幾政府佔15%的乾股,嬴聯盟佔85%的股份。

嬴聯盟在招標北段開採權時,承諾總投資230億美元,包括修建一條鐵路和一個深水港。

另外,擁有西芒杜南部兩塊礦區的力拓集團,在2016年11月引入中國鋁業集團,幾經變化,最後的分配方案為力拓佔股45.05%,中鋁集團、中國寶武鋼爲首的中方聯合體持股39.95%。幾內亞政府持乾股15%。

西芒杜無法替代澳洲鐵礦

中共媒體一直宣傳,有了西芒杜鐵礦,澳洲的鐵礦石王牌就不靈了。但實際上,西芒杜無論是鐵礦石總儲量還是年產量都與澳洲的鐵礦相差巨大。

美國地質調查局(USGS)的全球鐵礦石儲量分佈圖顯示,2020年,澳大利亞鐵礦石儲量500億噸,為全球第一,是西芒杜的10倍。

而從進口量上看,中國從2016年起,每年鐵礦石的進口量都在10億噸以上。 2020年,中國進口鐵礦石11.7億噸,其中21.1%(約2.47億噸)進口自巴西,66.3%(約7.76億噸)來自澳大利亞,兩國加起來就占到中國總進口量的87.4%(10.22億噸)。

據報告,西芒杜鐵礦北段規劃年產量為1億噸,即便不考慮運輸距離、時間和成本,西芒杜的產量也只能有限降低中國對澳洲鐵礦的進口。

根據中國學者在2020年6月發表的一份研究報告,西芒杜的運營未來還面臨很多風險。

報告先對西芒杜鐵礦的成本做了推算,假如投資金額算150億美元,5年內償還,每年1億噸產量攤銷到每噸就是30美元。另外,幾內亞到中國的海運費與巴西大致相同,約25美元/噸。 2015年,必和必拓、力拓、淡水河谷三家礦山(均爲高品質露天礦、前期成本已還清)平均開採成本15.5美元/噸,以此作爲西芒杜的開採成本,加上投資分攤以及運費,西芒杜鐵礦石的到岸價必須至少要達到70.5美元/噸才能打住成本。如果屆時中國的需求低迷,或是幾大礦山聯手壓價,鉅額投資將難以償還,資金鏈一旦斷裂,礦山的噩夢就開始了。

需求方面,鐵礦石主要用於煉鋼,而鋼材的主要消費領域房地產在中國已經過度膨脹,中國的基礎設施也有了相當規模,因此報告預計中國大規模基建會在5年內小結束,10年內大結束。屆時需求大減可能會對國際市場的鐵礦石價格帶來巨大衝擊。

此外,還有高稅費問題。在非洲主要礦業國家中,平均有效稅率最高就是幾內亞,高達66%(包括政府的15%乾股、30%的礦業稅以及其它稅費)。而相比之下,力拓2019年向澳大利亞政府支付的平均有效稅率為39.3%,淡水河谷2018年支付為32.3%。
 
最後,還有幾內亞軍人獨裁帶來的政治風險,還有環境問題、勞資糾紛,一旦無法解決,都可能帶來礦權危險。

就在幾內亞這次政變後,政變軍方雖然很快就承諾建立一個「民族團結的政府」來領導向文官統治的過渡,並承諾將「履行所有的採礦合同」。但在9月9日,幾內亞軍政府已下令凍結了中央銀行及其它銀行中政府相關的帳戶,包括總統府與各部機關所有的公立與商業機構帳戶,還有總統名下的計畫和專案,以及即將下台的政府成員、國家金融機構資深官員與管理階層的帳戶。

軍方發言人表示,這麼做是爲了「保護國有資產」。 @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