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因立陶宛同意台灣在維爾紐斯設「台灣代表處」,中共與立陶宛關係嚴重惡化。中共不僅召回駐立陶宛大使,還要求立陶宛召回駐中國大使,並對立陶宛採取一系列脅迫措施。

中共的重壓

在8月10日中共召回駐立陶宛大使後,11日,剛回到北京的立陶宛駐中國大使米克維切涅被告知,必須儘快離開北京。米克維切涅對媒體說,她得接受為期21天的強制檢疫,一旦檢疫結束,將馬上離開。

目前,中共與立陶宛關係事實上降為代辦級。中共對立陶宛的後續脅迫措施也跟上來了。

比如,中共國有企業「中鐵貨櫃」告知立陶宛客戶,受雙邊關係惡化影響,將中斷8月底和9月直達立陶宛的鐵路貨運。雖然中共黨媒、中鐵貨櫃公司稱消息不實,但經多方查證,消息屬實。

又比如,中東歐媒體22日報道,中共停止批准立陶宛向中國出口食品許可,有立陶宛乳製品和肉類出口商表示,未收到中方合作夥伴通知。一位立陶宛木材出口商說,他的貨有95%出口到中國,但目前已接不到新訂單。立陶宛工業聯合會指出,不同產業已傳出中方停止更新、批准進口許可,或對產品提出不見於以往的抱怨,例如稱來自立陶宛的農作物有病蟲害。

立陶宛國家禽畜及食物監管處表示,立陶宛迄今未收到任何牛奶、肉類或其它產品出問題的報告,但在1個月前,中共提出一份不合規定清單,其中一家啤酒出口商被除名,不再獲准向中國出口產品,中共停止審批,但未說明原因。

與此同時,中共黨媒連篇累牘發表攻擊、謾罵、詆毀立陶宛的文章。

比如,《環球時報》接連發表《立陶宛迅速狡辯,難掩其表演效忠美國的瘋狂》、《懲罰立陶宛 中俄有很大合作空間》、《立陶宛,離斷交越來越近了?》等;中央電視台官網發表《立陶宛 危矣》等。

立陶宛的堅持

但是,在中共外交、經濟、輿論的重壓之下,立陶宛沒有屈服。

8月15日,立陶宛總統瑙塞達接受《金融時報》採訪時表示,中共以下「最後通牒」的方式對待立陶宛的做法「無法被接受」。立陶宛將捍衛民主、法治等原則,不會在與中共的爭端上退讓,「立陶宛作為一個獨立主權國家,可以自由決定與哪些國家或地區發展經濟、文化關係」。

瑙塞達說:「我們的歷史充滿苦痛,也很複雜,但我們認為,即使在21世紀,原則和價值仍有深遠意義,我們會盡力捍衛。」

美歐的力挺

21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立陶宛外長藍斯柏吉斯通電話時表示,美國「為有立陶宛這樣的北約盟友和歐盟夥伴而感到自豪」。布林肯重申了兩國關係的強度和廣度,表達了美國對立陶宛的支持「像鐵一般堅定」,同意採取「雙邊協調行動」,幫助立陶宛抵抗因與台灣發展關係遭受來自中共的壓力。

13日,美國副國務卿舍曼在會見中共駐美國新任大使秦剛的第二天,給立陶宛外長藍斯柏吉斯打電話,重申美國與立陶宛站在一起。

美國國會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梅嫩德斯,也給立陶宛外長打電話,表示「美國將以一切可能的方式支持立陶宛」。

對中共第一次召回歐盟成員國大使,歐盟對外事務部發言人馬斯拉利說,雖然這是中共和立陶宛之間的雙邊問題,但是,「中國與歐盟個別成員國雙邊關係的發展,已不可避免地會影響歐盟整體與中國的關係」,歐盟將密切關注事態發展。

25日,歐洲「福爾摩沙俱樂部」(Formosa Club)28國的共同主席及核心成員聯名致信歐盟理事會主席米歇爾,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歐洲議會議長David Sassoli,以及歐盟外交暨安全政策高級代表Josep Borrell,並抄送立陶宛總統、總理、國會議長,歐盟27國外長及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

聯名信指出,立陶宛作為一個主權國家,完全有權與台灣發展經濟、文化連結,並互設代表處,正如歐盟及其15個會員國已在台灣設立代表處一樣。中共對立陶宛的脅迫,不僅明確違反國際外交準則,更是對立陶宛主權明目張膽的攻擊。

聯名信對立陶宛與台灣發展關係表示強力支持,同時籲請歐盟積極力挺,並請北約就立陶宛遭受來自中共和俄羅斯的複合式威脅表達聲援與支持。

參加聯署的有來自歐洲26國、歐洲議會及加拿大的「福爾摩沙俱樂部」共同主席或核心國會議員,包括英、法、德、荷蘭、比利時、盧森堡、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愛爾蘭、冰島、瑞典、芬蘭、丹麥、拉脫維亞、愛沙尼亞、立陶宛、瑞士、奧地利、捷克、波蘭、斯洛伐克、匈牙利、斯洛維尼亞、克羅埃西亞、科索沃及歐洲議會。

此外,斯洛伐克國民議會副議長Gabor Grendel,丹麥國會副議長Pia Kjarsgaard等國重量級議員也加入聯署。8月初加入福爾摩沙俱樂部的加拿大「加台國會議員友好協會」副會長、聯邦參議員Michael L. MacDonald,也首度代表加台友協成員參加聯署。

許多西方的中國問題專家、媒體記者、研究中國問題學者也表達了對立陶宛的支持。

全球法治委員會科學委員會「Marco Pannella」和聯合國非暴力激進黨跨國跨黨派協調員Laura Harth寫道:「呼籲所有歐盟成員國仿傚立陶宛!」

捷克智庫歐洲價值安全政策中心主任揚達表示,如果中共真的用非常強硬的措施懲罰立陶宛,此舉將削弱中歐投資協議生效的機會。「目前中歐投資協議在歐盟議會被凍結,原因便出在中國(中共)的行為」。

中歐亞洲研究所執行主任Matej Šimalčik寫道:「即使中共與中東歐接觸近十年後,中共也沒能(真正)進入該地區。如果中、俄、白俄羅斯聯合威脅立陶宛,絕不會阻止立陶宛跟台灣友好。」

歐盟理事會總秘書處首席行政官Fredrik Ekfeldt寫道,中共「聯俄抗立」的叫囂,可能會導致歐盟和北約集體反抗。

問題的癥結

中共認為,中共是2300萬台灣人民的代表,只有中共能夠代表台灣,台灣人民通過「普遍、直接、平等、無記名、單記」方式選舉產生的政府不能代表台灣。台灣在立陶宛設代表處,只能用「台北代表處」這樣的名稱,不能用「台灣代表處」這樣的名稱。

其實,台灣駐美國的官方機構,名稱就叫「台灣美國事務委員會」。原名為「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2019年5月更改為現名。改名之後,中共既沒有召回駐美國大使,也沒有要求美國召回駐中國大使,也沒有對美國採取制裁行動。

既然如此,中共憑甚麼不許立陶宛同意台灣在維爾紐斯設立「台灣代表處」?

中共說立陶宛同意設立「台灣代表處」觸碰了中共「一個中國原則」,但是,「台灣代表處」不是「中華民國駐立陶宛大使館」,也不是「台灣共和國駐立陶宛大使館」,哪裏觸犯了「一個中國原則」?

這也正是立陶宛堅持自己沒有錯的原因,也是歐美力挺立陶宛的原因。立陶宛與歐盟其它國家唯一不同的是,將其它國家的「台北辦事處」的名稱,改成了「台灣辦事處」。立陶宛作為一個主權國家,怎麼就不能這麼改?

得道多助 失道寡助

立陶宛支持台灣在維爾紐斯設立「台灣代表處」最重要的原因,是近些年來中共對台灣全方位的打壓,特別是去年中共在香港強推「港版國安法」之後對台灣的「極限施壓」。

立陶宛過去受過蘇聯共產黨的欺壓,深知這種欺壓的痛苦與悲哀,對台灣遭受中共打壓感同身受。

同時,今天的立陶宛與台灣同享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等普世價值。近些年來,台灣的民主自由有了很大進步,在經濟、科技、文化、疫情防控等方面走在世界前列,被稱為「世界上一股良善的力量」。當良善受欺壓時,立陶宛願挺身而出。

透過經濟手段施壓是中共常用的招數。但是,去年,中國對立陶宛的出口為18億美元,立陶宛對中國的出口僅4.8億美元。在立陶宛的外國直接投資方面,中國僅佔第40名。立陶宛在經濟上對中共依賴性不強。即使中共搞經濟制裁,立陶宛損失不大。

歐美力挺立陶宛,也是因為他們共同感受到中共對全中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帶來的災難與威脅。

中共在國際上既跟全世界最強大的國家——美國「幹仗」,又跟遠在北歐波羅的海沿岸的彈丸小國——立陶宛「幹仗」,還跟澳洲、日本、印度、加拿大等國「幹仗」,從東到西,從南到北,「戰狼外交官」到處嗷嗷叫,今天威脅這個,明天威脅那個,許多國家的人民都很厭惡中共。

中共打壓立陶宛,如同打壓台灣一樣,最後,全都將反作用到自己頭上。#

(大紀元首發)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