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早先,世界衛生組織(WHO)領導的一個專家小組赴中國調查COVID-19的起源。該小組的首席調查員8月12日呼籲,應對武漢華南市場附近的一所實驗室,進行更嚴格的審查。他還指出,中共官員曾對調查小組施壓,要求放棄實驗室洩漏的假設。

世衛食品安全和動物疾病專家彼得‧本‧安巴雷克(Peter Ben Embarek)在接受丹麥紀錄片記者訪談時(連結),說出了上述的觀點。他呼籲調查人員應詳查武漢市疾病防控中心的一所實驗室。

「有意思的是,那間實驗室在2019年12月2日搬遷,恰好是一切事情開始發生的時間點」,安巴雷克在訪談中說,「我們都知道,遷移實驗室時,所有東西都會被打亂⋯⋯整個過程總會干擾到實驗室的日常工作。」

安巴雷克最新的觀點,似乎推翻了世衛組織在2月份發表的聲明。世衛當時表示,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極不可能」從武漢實驗室洩漏。他們認為,該事件的可能性太小,不值得進一步研究。

中共施壓世衛專家 要求刪去實驗室洩漏論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連結),安巴雷克在訪談中坦承,在決定準備發表2月份聲明時,專家小組受到了中方的施壓。

安巴雷克說:「一開始,他們不希望(在報告中)有任何關於實驗室的內容,並稱這是不可能的,沒有必要在這方面浪費時間。」

「但我們還是堅持納入這部份,因為它是病毒起源的整個議題的一部份。」

安巴雷克告訴丹麥記者,直到作出結論前48小時,專家們仍對是否納入「實驗室洩漏」理論爭論不休。

最終,中方同意將實驗室洩漏論放進報告,但「條件是我們不建議進行任何具體研究,來推進這個假說」。

在紀錄片中,當被問及關於實驗室洩漏論的「極不可能」(extremely unlikely)的措辭,是否應中方要求。

安巴雷克回答:「沒錯,這是我們最終選擇的分類。」他指出,這樣的措辭意味著並非「全然不可能」,只是「不大可能」。

零號病人可能是實驗室員工

他說,有一種可能是,某一名實驗室人員可能是大流行的「零號病人」。

「一名實驗室員工在蝙蝠洞中採集樣本時,在野外被感染,這樣的情況既屬於實驗室洩漏假說,也屬於我們第一個從蝙蝠直接感染給人類的假說。我們已把這種假設看作是可能的。」安巴雷克說。

安巴雷克表示,如此一來,COVID-19的零號病人「將是實驗室工作人員,而非隨機一名村民或其他經常與蝙蝠接觸的人」。

在採訪中,安巴雷克進一步表示,他思考過,為何實驗室洩漏論會遇到如此大的阻力。

他認為,可能是一旦承認「實驗室洩漏論」存在,就意味著存在「人為錯誤」,但中共政治制度不允許當局承認這一點。

以上這段評論,沒有被納入紀錄片裏,但被寫在丹麥電視二台網站上的文字敘述中(連結)。

「(實驗室洩漏論)可能意味著此類事件背後存在著人為錯誤,他們不太樂意承認這一點」,安巴雷克補充說,「(中共)整個系統非常注重永無過失(infallible),一切都必須完美無缺。」

「有人也可能希望隱藏一些東西。誰知道?」他說。

不過,當《華郵》聯絡安巴雷克,請他談一談上述的這段訪談內容時,安巴雷克卻表示,這段訪談被英語媒體誤譯,不願再多做評論,並叫《華郵》去詢問世衛組織。

世衛發言人賈薩雷維奇(Tarik Jasarevic)說,這段訪問遭誤譯,且相關訪談已是「好幾個月前的事」。

「沒有新的內容,也沒有改變立場,所有的假設都擺在桌面上,世衛組織將與成員國合作開展下一步的工作。」賈薩雷維奇說。

目前,這場大流行病仍在全球肆虐,使超過2億人遭受感染,其中至少有433萬人失去生命,世界經濟更遭受了難以估量的打擊。#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