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揚州疫情持續升溫,自7月31日全城「停擺」,已達「封城」狀態。中共當局被指有意迴避封城之說,用「加強疫情交通防控」等來實現封城之實,在鄭州還出現了實行「閉環管理」的新名詞。

截至8月8日23時,本輪疫情揚州共有高風險地區2個,中風險地區83個,累計報告本土確診病例超過300宗。但外界認為實際感染人數更高。據《揚州日報》消息,江蘇省長吳政隆日前表示:「揚州疫情正處於集中爆發期。」

揚州市區某酒店人員王強(化名)告訴《大紀元》記者,揚州在封城,疫情很嚴重,高中風險區一天比一天多,「現在是全國最嚴重的地方」。

王強在揚州打工,本來準備回老家的,現在滯留在酒店。他表示,很多人在揚州高鐵轉車,但中轉以後,就上不了車,就滯留了。「這個也不少,反正我碰到好幾宗。你中轉都不行。」

「現在到揚州底下的縣城都去不了;高速全封,高鐵全停;村村馬路都有障礙,你怎麼走?你想走都走不了,你走路都走不出去。飛機也停了。」

他預計這種狀態最起碼要一個月,因此多次告誡外地人不要來揚州。「你過來你就走不掉了。如果解封了,你回去最起碼『14+7天』隔離。」

在揚州本地人看來,揚州於7月31日按下了「暫停鍵」,形同封城。

據中國江蘇網報道,7月31日,江蘇省疫情防控領導小組交通防控組發出緊急通知,揚泰機場全面暫停進出揚州的國內航班;關閉揚州周邊20個高速公路收費站出入口;暫停主城區公交、出租、網約車、順風車業務;關閉所有揚州市汽車渡口和市際渡口。

8月7日,揚州召開第九場疫情防控記者會,通報對封控小區居民出行實行「兩碼兩證」管理,每戶每天只允許一個人出入一次。「兩碼」指健康碼和行程碼,「兩證」指出入證和48小時內有效核酸檢測證明。同時嚴格實行一個小區(村)一個出口,其它通道全封鎖。

五月揚州已打疫苗仍染疫

王強表示,酒店裏住著很多來自外地滯留、走不掉的人員。有一些人就是臨時在揚州,本來辦完事就要走的,很多是這種人。「這次疫情,從南京感染過來以後,一開始大家沒有甚麼感覺,就是突然之間,從(7月)28日、29日開始封城的。」

「很多人很傷心的,你看不到救助站裏面,很多人就睡在地上,都沒有地方睡。救助站沒辦法安排,安排不了(那麼多人)。」

他介紹,城市很多產業都停產了,除了供應生活必需品的,還有酒店需要安置那些無家可歸的、走不掉的人。也有很多酒店是被用來做隔離酒店的。

「現在(吃飯)就靠外賣了,物價略貴一點。很多菜場也關了,只有大型的超市開著。」他說。

日前有網民在微博公布一段視像顯示,8月7日凌晨,揚州市彎頭鎮聯合村整個村被官方連夜轉移到其它地方隔離。

王強介紹,身邊揚州本地人居多。「我們基本上所有人都打了疫苗,打兩針了。你看南京機場基本都是感染的,都是打疫苗的。我們早就要求開始打了,我們4、5月份就已經打完了。」

目前當地人已經做過4輪核酸檢測了,還要繼續做。「揚州的城市也不大,不像南京那麼大的城市。現在揚州每天50多宗,這種情況多緊張啊。」他說。

但他注意到,目前沒有報道1宗死亡病例,不像去年武漢死了很多人。「有可能有死亡病例,但是它不報道。」

鄭州實行「閉環管理」

近期湖北武漢疫情據信也很嚴重,但未傳出封城。來自武漢武昌的劉小姐告訴記者,她家所在某小區被封樓,用鐵鏈子鎖住大門,還有會員看守;而在武漢東湖新技術開發區某小區,直接把大門焊死。

另一疫情嚴重的地區是鄭州。河南洪災之後,鄭州疫情迅速升級。截至8月5日中午12時,鄭州已有21地被列為中風險地區,1個地區(二七區京廣路街道)被列為高風險地區。「如果還控制不住疫情,不排除鄭州會封城。」鄭州當地一位媒體同行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

8月6日,鄭州市發佈第18號通告,要求全市居民小區(村)實行「閉環管理」。包括中高風險區居民「足不出戶」、封控區域內居民「足不出院」、其他居民「非必要不出市」;暫停客運班線;養老院等機構暫停探視;宗教活動場所暫時關閉;餐飲場所嚴禁堂食;非生活必需場所一律暫時停業。

據「大河網」報道,所謂閉環管理的目的是為了對疫情風險人員的精準管控,和封城是兩個概念。

但有網民表示:「俺這邊不是中低風險,也不是封控區,說是也要封小區了。」、「把人當豬一樣管理,關到豬圈裏和封城有啥區別?行動範圍比封城更縮小空間。」、「封城搞了一個新的名稱,黨是『全能的』大發明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