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何許人也?中共十大元帥之一,曾任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軍委副主席,中共獨裁者毛澤東親自選定的接班人。

林立果何許人也?林彪和葉群唯一的兒子,1945年生,1966年考入北京大學物理系。1966年5月16日,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同年6月13日,北大開始停課鬧革命。

林立果也跟他的同學一樣,參加紅衛兵,進行大批判、大揪鬥、大串連。1967年3月,林立果參軍入伍,任空軍黨委辦公室秘書。1969年10月,任空軍司令部辦公室副主任兼作戰部副部長。

毛澤東何許人也?中共創始人之一。文革爆發時,任中共中央主席,中央軍委主席,被崇拜為「偉大導師,偉大領袖,偉大統帥,偉大舵手」,被高呼「萬歲,萬歲,萬萬歲」。毛自稱一生做了兩件大事:第一,在中國大陸顛覆中華民國;第二,發動文化大革命。

1971年9月13日,林彪、葉群、林立果匆匆忙忙從北戴河度假地,驅車前往山海關機場,乘坐256號三叉戟飛機緊急升空。不久,這架飛機在蒙古溫都爾汗墜毀,林彪一家三口全部死亡。

《571工程紀要》

林立果墜機身亡後,北京空軍學院行政處副處長王蘭義,在林立果住的地方——北京空軍學院的一棟房子裏,發現了一個紅色封面的筆記本,裏面有一份手寫的材料。此即後來廣為人知的《517工程紀要》。

1971年10月6日,王蘭義聽領導傳達林彪等「叛逃」的消息後,心裏忐忑不安。第二天,王蘭義將這個紅色筆記本上交學院領導。

據林立果的秘書李偉信交代,這個《571工程紀要》是1971年3月23日,林立果等策劃撰寫的為推翻毛澤東統治的武裝起義計劃書草稿。

571是「武裝起義」的諧音。其中,對毛澤東的批判是相當尖銳的。如果公諸於眾,對毛的「光輝形象」的殺傷力無疑是巨大的。當時,中共高層對是否下發這個「紀要」有不同意見。

據參與處理林彪事件的時任北京市革委會副主任吳德回憶:「《571工程紀要》剛交上來時,(國務院副總理)紀登奎和我都看了,紀登奎認為,紀要的很多內容是罵毛主席的,不能印發。」「毛主席看了紀要後說:這一件最重要,必須下發。」

就這樣,這份原本只在中共高層有極少數人知道的《571工程紀要》,經毛澤東批准,很快傳遍全黨、全國。

中共元帥陳毅之子陳小魯後來評論說:「現在看《571工程紀要》,越來越明確……《571工程紀要》當時是傳達到基層每一個人的。『紀要』提出很多問題,實際上是指向當時所謂的『毛主席革命路線』的,就是『文革』的那些弊病。

它用的論據,當時講都是『右派』言論,現在看是正確的;後來批判『四人幫』,用的無非也是這麼一套東西。所以,現在《571工程紀要》反而變成『絕密檔』,不能外傳了。」

林立果縱論毛澤東

在《571 工程紀要》中,林立果從各個方面談了他對毛澤東的看法。

關於毛澤東的歷史定位

林立果說,毛是「當代的秦始皇」,「中國歷史上最大的封建暴君」。「他利用封建帝王的統治權術,不僅挑動幹部鬥幹部、群眾鬥群眾,而且挑動軍隊鬥軍隊、黨員鬥黨員,是中國武鬥的最大倡導者」;「(他)把中國的國家機器變成一種互相殘殺、互相傾軋的絞肉機」。毛澤東搞的「社會主義實質是社會法西斯主義」。

關於毛澤東整人的方法

林立果說:「他知道同時向所有人進攻,就等於自取滅亡,所以,他每個時期都拉一股力量,打另一股力量。今天拉那個打這個,明天拉這個打那個」;「今天他甜言蜜語拉的那些人,明天以『莫須有』的罪名置於死地;今天是他的座上賓,明天就成了他的階下囚」。

關於毛澤東整人的歷史

林立果說:「從幾十年的歷史看,有哪一個開始被他捧起來的人,到後來不曾被他判處政治上的死刑?」「有哪一股政治力量能與他共事始終。他過去的秘書,自殺的自殺、關押的關押,他為數不多的親密戰友和身邊親信,也被他送進大牢,甚至連他的親身兒子也被他逼瘋。」

關於毛澤東的性格特點

林立果說:「他是一個懷疑狂、虐待狂,他整人的哲學是一不做、二不休;他每整一個人,都要把這個人置於死地而方休,一旦得罪,就得罪到底,而且把全部壞事嫁禍於別人」。「戳穿了說,在他手下一個個像走馬燈式垮台的人物,其實都是他的替罪羊」。

關於毛澤東發動文革惡果

林立果說:「危機四伏。獨裁者越來越不得人心;統治集團內部很不穩定,爭權奪利,勾心鬥角,幾乎白熱化;軍隊受壓,軍心不穩;高級中上層幹部不服、不滿」;「一小撮秀才,仗勢橫行霸道,四面樹敵,頭腦發脹,對自己估計過高;黨內長期鬥爭和文化大革命中被排斥和打擊的高級幹部敢怒不敢言」。

「十多年來,國民經濟停滯不前,群眾和基層幹部、部隊中下幹部實際生活水準下降」;「農民生活缺吃少穿」;「工人(特別是青年工人)工資凍結,等於變相受剝削」;「青年知識份子上山下鄉,等於變相勞改」;「紅衛兵初期受騙被利用,已經發現充當炮灰,後期被壓制變成了替罪羔羊」;「機關幹部被精簡,上『五七幹校』等於變相失業」;「不滿情緒日益增長,(許多人)敢怒不敢言,甚至不敢怒不敢言」。

關於毛澤東等的生活狀態

林立果說:「統治集團內部上層很腐敗」。關於毛澤東的淫亂生活,在給毛當了22年私人醫生的李志綏著的《毛澤東的私人醫生回憶錄》中有很多記載。

在林立果的經歷中,有這麼一件事:1967年7月20日,武漢發生震驚全國的7.20事件。當時,武漢兩派群眾組織「武鬥」很激烈。那一天,一個名叫「百萬雄獅」的群眾組織,派出大隊人馬,包圍了毛澤東住的東湖賓館。

他們的目標是抓中央文革小組成員王力。身在北京的中共領導人林彪等得知後,非常擔心毛的安危,一再勸毛趕快離開。但是,毛捨不得離開,怎麼勸也不行。因為毛正在跟一個令他神魂顛倒的女人淫亂。後來,在十萬火急的情況下,毛硬被「救護」出來了。

林彪的女兒在香港出版的《林豆豆口述》中,談到林立果的一段話。「林立果說:(毛)主席在武漢演這場戲,整陳再道(武漢軍區司令員),不是整陳再道一個人,而是為了做給軍隊看的。那麼多群眾互相殘殺,死於非命,地方那麼多老幹部和陳再道等軍隊老幹部被鬥得那麼慘,家破人亡。

他還在尋歡作樂!這也太重色輕國了!與(周)幽王無故點烽火(戲諸侯)有甚麼區別?總理、首長(林彪)和軍隊把他救護出武漢,他不放心,也可能不好意思回北京,卻去了上海,住在最高級別墅裏,由張春橋、姚文元、王洪文他們陪著。可是他一天也離不開……就叫(中央辦公廳主任)汪東興用專機把劉某某等人立即送到上海,藏在一個小樓裏,怕江青(毛的妻子)知道。」

政治鬥爭是最骯髒的

林立果對毛澤東的看法,在當時極左的歷史背景下,全都屬於「反革命言論」,如果被發現,肯定是要被殺頭的。但是,今天回過頭來看,林立果對毛的上述看法,許多是符合歷史實際的,一些話稱得上真知灼見。

為甚麼在億萬民眾把毛澤東當成「神」一樣崇拜時林立果能夠對毛有如此深刻的洞見?這可能與他成長的特殊環境有關。

據林彪的秘書張雲生回憶,至少從1967年3月起,林彪就讓林立果試著為他的講話「拉條子」(寫講話提綱),並聽取林立果的一些看法。漸漸地,林立果對林彪事務的參與越來越多,1970年8月中共九屆二中全會召開時,林立果也上了廬山。

張聶爾在《原空軍作戰部長魯瑉談林立果》中寫道:林立果沒有社會經驗,卻過多過早地接觸了中共最高層的政治內幕,中國當時處在與世界隔絕之中,林立果卻大量地閱讀了國外的畫報、資料、電影、錄像……他的純情和理想在這種尖銳的對比中一下子被擊碎了。

據林立果的女友張寧回憶,當她質疑「五一六」反革命陰謀集團運動擴大化時,林立果不假思索地說:「我不相信有『五一六』。江蘇搞出那麼多,上海就沒一個?都是張春橋和許世友在爭奪勢力範圍。那個張春橋就怕掌握不了軍權。」當張寧提到林彪也說打倒「五一六」時,林立果不屑地一笑說:「你知道法國總統戴高樂的名言嗎?他說政治鬥爭是最骯髒的,無實話可言。」

清查「五一六」運動,是毛澤東發動的鎮壓最初追隨他打倒他的政敵的造反派的運動,屬於過河拆橋,卸磨殺驢。楊繼繩所著《中國文化大革命史》指出:「(此運動中)受到清查的人以千萬計,整死人以10萬計。」

結語

在中共紅二代中,出現了一批叛逆者。其中,最有名的有兩位:一是林彪之子林立果;二是中共大將羅瑞卿之子羅宇。

他們都在中共黨政軍最高層核心圈子內長大,聽到、看到了許多普通老百姓看不到的高層黑幕;同時都有機會接觸國外的信息,視野比同齡人中的許多人要開闊,因而,對中共的邪惡有比一般人有更真切的認識。

但是,這兩個人都無法在中國存身。林立果26歲命喪蒙古荒漠;羅宇46歲被迫流亡異國他鄉,最後客死美國,皆因為他們沒有被黨性泯滅人性,他們不忍億萬中國人民受苦遭難,他們真心希望國富民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