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政府一份未公佈的文件顯示,自1992年以來,美國投資機構向中國注入了逾2.3萬億美元的資金。這份文件追蹤了逾18萬美國投資機構在中國大陸和香港的股票頭寸。

《大紀元時報》獲得的這份2021年的文件,追蹤了六千多家美國公司和投資者。該文件基於2020年11月從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文件中收集的公開信息。

文件顯示:「作為衡量美國投資者用美元流入補貼中國資本市場,以及通過國內企業的增長促進中共政府的一個指標,我們衡量了所有投資者所持股票的年市值總和。」「從這一統計數據中,我們還可以得出美國投資者資本(包括州養老金)在多大程度上受到中國國家風險的影響,以及美國機構投資者與中國國有資產重疊的程度。」

根據政府的財務分析,美國前6,000名投資者在華持有的資產總額超過2.3萬億美元。其中約2萬億美元投資於中國上市企業,2,760億美元投資於私有企業(因四捨五入,數據並不總是一致),其中超過480億美元的投資被列入美國政府實體黑名單。

美國對中國國有企業的投資超過1,520億美元。美國對中共軍工企業(被列入CCMC的企業)的投資超過478億美元,超過60億美元的投資有一個軍方的最終用戶。CCMC是美國國防部推出的「中國涉軍企業清單」。

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委員邁克爾‧韋塞爾(Michael Wessel)在電子郵件中寫道:「中共開放金融市場的目的是為了增強黨和國家軍工企業的實力,支持對新疆少數民族的監控和鎮壓,並支持其它與美國國家、經濟安全和道德利益背道而馳的政策。」

根據這份文件,美國在華投資包括對阿里巴巴、騰訊和螞蟻集團等的6460億美元投資。

美國在華科技領域的其它投資包括:人工智能投資超過2209億美元,銀行業投資889億美元,生物技術投資504億美元,數據公司投資448億美元,電信投資427億美元,製藥業投資310億美元,半導體投資208億美元,IT投資61億美元,監控投資38億美元,機械人13億美元,航空航天和國防投資12億美元。

Hayman Capital Management創始人兼首席投資官凱爾‧巴斯(Kyle Bass)寫道:「拜登政府必須制止華爾街、州養老金和大學捐贈基金對中國投資的貪婪和患得患失,並從一個被美國國務院正式貼上種族滅絕標籤的政權強制撤資。」

「正是這種分歧導致美國國防部、國家安全委員會和在中國市場追逐利益的被誤導的投資者之間的分裂。」

美國在中國(包括香港)的前20名投資機構如表1所示。根據政府的分析,貝萊德集團(BlackRock)是最大的投資者,包括超過1550億美元投資於1500多種證券。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Co.)對中國實體的投資超過1400億美元,先鋒集團(Vanguard Group)的投資超過1300億美元。其它家喻戶曉的前20名還包括花旗集團(Citigroup)、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高盛(Goldman Sachs)。

表1:美國在中國和香港的前20投資機構。(英文大紀元)
表1:美國在中國和香港的前20投資機構。(英文大紀元)

華盛頓消息人士透露:「在(中共)政府的軍民融合戰略下,在商業企業和軍工部門沒有區別的中國進行投資是絕對沒有意義的,特別是在美國政府已經充份表明中國是我們的對手,中共打算對美國和我們的盟友採取軍事行動的情況下。」

「在一個資本市場不是以基本原則為基礎、而是像賭場一樣運作的國家進行投資,是完全荒謬的,而且從中長期來看,投資收益還不如從美國市場獲得的收益。我們需要重新審視是誰在推動我們的投資決策,以及這些動機是甚麼。經濟可行性和彈性似乎不是這些機構投資者考慮的因素。」

克里斯托弗‧莫里茨(Christopher Moritz)曾在上海一家大型投資銀行工作,目前經營著一家投資諮詢公司。他提出的問題暗示著華府的一些官員存在潛在的利益衝突。他寫道,「貝萊德在中國股市的地位簡直令人震驚,而貝萊德與拜登政府和民主黨的深厚關係更令人不安。」

「貝萊德的前全球可持續投資主管領導著拜登的國家經濟委員會。拉里‧芬克(Larry Fink)的前幕僚長現在是財政部副部長。貝萊德的前全球投資策略師是副總統卡瑪拉‧哈里斯的首席經濟顧問。然而,儘管貝萊德的創建者及行政總裁拉里·芬克將ESG投資(即環境(Environmental)、社會(Social)和公司治理(Governance))和社會事業列為優先事項,但貝萊德仍對包括招商銀行(China Merchant Bank)和海康威視(Hikvision)在內的臭名昭著的中國實體進行大規模投資。」

莫里茨說,這兩項投資都在政府黑名單上。

中國證券的其它大投資者包括各州養老基金,如表2所示。最大的這類投資者是加利福尼亞州,投資額超過84億美元,阿拉斯加州永久基金公司(Alaska Permanent Fund Corp.)投資額超過20億美元,德薩斯州教師退休系統(Teacher Retirement System Texas)投資額超過11億美元。

美國其它在中國有重大投資的州,按規模排列,包括紐約州、新澤西、科羅拉多、威斯康星、肯塔基、俄亥俄、賓夕凡尼亞、佛羅里達、北卡羅來納、猶他、俄勒岡和伊利諾伊。

在中國和香港的養老基金排名靠前的美國公司。(英文大紀元)
在中國和香港的養老基金排名靠前的美國公司。(英文大紀元)

莫里茨寫道:「美國最大的公共養老基金加州公務員退休基金(CalPERS)是另一個令人不安的例子,即美國金融機構乃至政府機構用養老金為中國的霸權主義野心作擔保。」「在加州持有的84億美元的中國實體股票中,超過8.5億美元是在國有企業中,特別是涉及為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提供擔保的銀行,以及處於中共監控前沿的電信公司。

「2019年,孟宇出任CalPERS的首席投資官,他此前曾擔任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副首席投資官一職。」

韋塞爾寫道:「預計美國投資基金進入中國的步伐將加快,削弱我們應對中共政策對我們國家和價值觀構成威脅的能力。是時候對資金流動施加全面限制,控制華爾街、私募股權和其它投資利益集團的僱傭軍活動了。」

美國人並未向中國出售其打算用來吊死我們的繩子,我們是付錢給他們製造這繩子。美國政府,包括美國國會領導人,早就應該優先考慮結束美國和國際社會在中國的任何進一步投資。與此同時,儘管中國實行嚴厲的資本管制,也要儘可能收回資金。

為甚麼我們的政治領導人還沒有這樣做?他們是否對美國最有權勢的投資者和他們的競選捐款和游說的大筆資金過於聽從?在這種情況下,中共將以利潤的形式支付給華爾街,而這些投資者將反過來利用這些利潤來影響政府,使其對美國的持續失血視而不見。

原文:Exclusive: $2.3 Trillion of US Investments in China Are Dragging Down America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擁有耶魯大學政治學學士及碩士學位(2001年),和哈佛大學行政學博士學位(2008年)。他是政治情報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的主管、《政治風險》雜誌(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的發行人,其研究領域涉及北美、歐洲和亞洲。他撰寫了書籍《凝聚權力》(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將於今年出版)、《禁止入侵》(No Trespassing),並編輯了《大國大戰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一書。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