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皋是世襲王位的大唐皇室宗親,他德才兼備、為人至孝,還是令敵人聞風喪膽的統帥。「謀必臧,戰必勝」的曹成王李皋,在中唐的亂局中,起到了「定海神針」的作用。

平定叛亂 無往不勝

唐德宗即位後,力主削藩。建中二年(781年),母親去世,李皋服喪,扶靈柩到江陵。正趕上山南東道節度使梁崇義反叛,德宗下詔起復李皋為左衛大將軍,命他即刻返回湖南。他忍住悲痛,重新披上戰袍。

不久後,加散騎常侍。其後,德宗又升李皋為江南西道節度使、洪州刺史、御史大夫,以應對圖謀叛亂的割據淮西(今河南汝南)的淮寧軍節度使李希烈。李皋知人善用,提拔曾立過戰功、有策謀的伊慎、李伯潛等人為大將,命王鍔統率中軍。此外,他還下令修繕鎧甲兵器、打造戰艦,整頓二萬兵馬。

當初,伊慎曾率領江西兵馬跟隨李希烈平定襄州,李希烈反叛後,擔心李皋任用伊慎,就暗中派人贈送給伊慎鎧甲,還故意將偽造的雙方往來書信丟失。皇上聽說後,以為伊慎與叛軍有勾結,就下詔遣使殺掉他。對伊慎十分信任的李皋上書為其擔保。彼時,恰好叛軍來叫陣,皇帝派來的中使又至,李皋就勉勵伊慎奮力殺敵,以證清白。身為前鋒的伊慎不負所望,在李皋率軍相助下,大破叛軍,斬首數百人,這才自證清白。

此後,叛軍又在蔡山設堡壘,李皋觀察後認為地勢險峻不可攻,乃對外號稱要西取蘄州(在今湖北省),還下令準備戰艦,分兵傍南涯,與舟師溯江而上。叛軍遂以老弱守衛堡壘,主力則沿江跟隨著戰艦,南北與李皋軍相對。在戰艦離開蔡山三百餘里後,李皋令步兵登船,順流東下,沒幾日就攻克了蔡山。叛軍主力急忙回撤解救,也被消滅。隨即,李皋軍進攻蘄口,又取黃州,斬首千餘人,唐軍軍威更振。

李希烈反叛時,涇原節度使朱泚因其弟朱滔謀反被軟禁於京城。涇原兵路過長安時,因賞賜不周 ,挾持節度使姚令言譁變。德宗逃往奉天(今陝西乾縣)。叛軍推舉朱泚為首領,史稱「涇原之變」。在德宗居奉天時,淮南節度陳少游強取鹽鐵使包佶負責押送的鹽鐵錢八百萬貫,並以此資助李希烈,運錢的船隻正好經過蘄口。彼時李希烈已屠汴州,便遣驍將杜少誠率一萬步騎來襲蘄口、黃州,以封堵長江航道。李皋即刻派伊慎率七千兵馬抵禦,兩軍在永安戍相遇。伊慎大敗杜少誠軍。李皋以軍功加銀青光祿大夫,進封五百戶。

在德宗從奉天逃到梁州後,李皋因皇上蒙難在外,不敢居住在城府內,「乃於西塞山上游大洲屯兵」,將附近開闢為集市,商賈紛至沓來。德宗又加其為工部尚書。

等到德宗返回京師,李皋又派伊慎、王鍔率兵包圍安州,但進攻累日不下。李希烈還派自己的外甥劉戒虛率八千兵馬來支援。對此,李皋命李伯潛分兵在應山阻擊援兵,俘獲劉戒虛和兩名大將、二十名裨將,殺敵千餘。李皋將劉戒虛等人綁到安州城下勸降,城中將領知道大勢已去,遂出降。

此後,李希烈又遣兵增援隨州,李皋令伊慎在歷鄉大破之,隨即平定了靜、白雁等關。李希烈十分恐懼,乃罷兵。

李皋幾戰取勝的意義在於,一氣打通被李希烈切斷的與唐王朝的聯繫通道,南方的物資補給不需要再耗費財力地從宣、饒、荊、襄各州取道武關北上,而是源源不斷送到前線。這對於平定北方叛亂意義重大。

貞元初年(785年),李皋被任命為江陵尹、荊南節度使,他屢次擊敗李希烈的進攻,收復數州,「江漢倚(李)皋為固」。沒多久,李思登以隨州降。

唐朝中後期時有節度使叛亂,亂局中,李皋起到了定海神針的作用。(曹醉夢製圖 / 大紀元)
唐朝中後期時有節度使叛亂,亂局中,李皋起到了定海神針的作用。(曹醉夢製圖 / 大紀元)

李皋在 節度使不言叛

在平叛過程中,李皋率軍一共攻下四個州、十七個縣,打了大小十餘場仗,殲滅五萬多叛軍,未曾有過敗績。其威名不僅讓各路藩鎮節度使不寒而慄,而且也讓當地百姓敬服,因為其軍隊莫說擾民,所過之處連莊稼都不敢踩。

淮西既平,戰功卓著的李皋卻只向德宗提了一個要求,請求允許他護送母親的靈柩到東都洛陽安葬。奏疏送到長安,德宗讀著就掉了淚。其後,德宗派遣中使弔唁,贈其父官職為右僕射、母親為曹國太妃。安葬完畢李皋入長安覲見,旋即奉詔回鎮,「出東都以拜墓」,為時人所稱讚。

淮西亂事平定後不久,新任節度使陳仙奇即遭別將吳少誠殺害,淮西再度脫離朝廷掌控。貞元三年(787年)十月,德宗以襄、鄧二州為戰略要地,授李皋為山南東道節度、襄鄧郢安唐等州觀察使(山南東道節度使)兼襄州刺史,另割汝、隨二州隸屬山南東道鎮下。

李皋在轄地勤練兵卒、儲備糧草,又購置回鶻馬匹以擴充騎兵,定時舉行大規模畋獵以練兵,吳少誠十分忌憚,再不敢反叛。

宗臣之英

李皋生性勤儉、知人疾苦、能聽諫言、知人善用、賞罰必信。他曾設計製造戰艦,即用人力踏動木樺為推進機,使得航行速度加快,「所造省易而久固」。南宋時將之大規模運用於戰爭,稱為「車船」。此外,他還造了一種欹器,用來汲水和盛水。

貞元八年三月,即792年4月6日,李皋去世,終年六十歲。唐德宗十分悲痛,輟朝三日,贈右僕射,諡曰「成」。

後唐大臣、監修國史《舊唐書》的劉昫評價道:「李勉、李皋,稟性端莊,處身廉潔,臨民蒞事,動有美聲,可謂宗臣之英也。若夫治軍旅、禦寇戎,謀必臧、戰必勝,則又勉不及皋遠矣。」風雨飄搖的唐朝能夠度過這段艱難期,李皋功不可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