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20日下午,連下數天暴雨的鄭州市,車水馬龍的街道上積水突然見漲、濁浪翻騰,渾濁的湍流席捲街道、廣場甚至居民社區,將猝不及防的行人和車輛撲倒、拖入洪流中。

與此同時,在鄭州地鐵5號線和京廣路地下隧道中的乘客、司機們,尚不知已陷入沒頂之災,即將面臨洪水灌入隧道後的恐懼和絕望。

這就是震驚世界的鄭州7月洪災。中共官方的解釋是,這是「千年一遇」的天災。

截至目前,中共官宣稱鄭州洪災死亡33人。但這一數據被外界普遍質疑。

鄭州洪災傷亡誰之過:是暴雨還是政府

中共官方媒體稱讚黨和政府以及子弟兵(解放軍)在本次鄭州洪災中的應對和救援,卻將人員傷亡主要歸咎於天災。

不過在民間,甚至部份陸媒都對鄭州當局未能及時預警和行動,尤其是叫停地鐵,提出了質疑。

其實中共自己制定的法規,已經給出了答案。

事實是:當局在「千年一遇」暴雨中的反應,與中共自己制訂的法規和要求並不相符。

河南省媒體7月19日就報道了,暴雨導致鄭州市部份道路積水。(網絡影片截圖)
河南省媒體7月19日就報道了,暴雨導致鄭州市部份道路積水。(網絡影片截圖)

據河南省當地媒體報道,7月19日鄭州就出現部份道路積水嚴重的現象。

2021年7月19日鄭州市氣象台官方微博發佈暴雨紅色預警。(鄭州市氣象台官方微博截圖)
2021年7月19日鄭州市氣象台官方微博發佈暴雨紅色預警。(鄭州市氣象台官方微博截圖)

鄭州市氣象台官方微博顯示,鄭州市氣象台在2021年7月19日21時59分就發佈過暴雨紅色預警信號,其後又多次發佈暴雨紅色預警。

但直到7月20日,連降暴雨數天後,鄭州市「城防指」(城市防汛指揮部)才決定自20日17時起將防汛Ⅱ級應急響應提升至I級。

中共制訂的法規:

中共《氣象災害預警信號及防禦指南》規定了暴雨紅色預警的防禦措施。(中共國務院官網截圖)
中共《氣象災害預警信號及防禦指南》規定了暴雨紅色預警的防禦措施。(中共國務院官網截圖)

根據中共當局發佈的《氣象災害預警信號發佈與傳播辦法》(官方超連結)所附《氣象災害預警信號及防禦指南》規定,發佈暴雨紅色預警信號後,應當:

1)政府及相關部門按照職責做好防暴雨應急和搶險工作;

2)停止集會、停課、停業(除特殊行業外);

3)做好山洪、滑坡、泥石流等災害的防禦和搶險工作。

根據鄭州市政府2019年公佈的《鄭州市城市防汛應急預案》(中共官方超連結):

1)當收到特大暴雨預警天氣預報時,應啟動Ⅰ級預警,通過電話、手機短訊、微信、廣播等向社會發佈;

2)與預警級別相對應,當局應啟動不同級別的應急響應行動;啟動Ⅰ級響應時,「各防汛成員單位落實好相關工作」,其中包括市地鐵集團等單位「加強對工程施工現場及周邊的監控」,對塌陷、漏水等險情「應果斷指揮有關部門和單位,採取有效措施,組織搶險、排險」。

3)另外,《應急預案》還要求:市城建局、市公安局、市城管局、各區城防辦全面監視積水區域、下穿隧道、市區河道、險情易發部位和地段。

事實是:

7月20日當天,沒有任何「停止集會、停課、停業」的政府警告,鄭州市民照常出行、工作和生活,全然不知災劫就在眼前。

20日下午4點,數百輛汽車被堵在全長1,835米的鄭州京廣路隧道中,直到遭遇滅頂洪災。至今不知幾人生還、何人遇難。

鄭州地鐵5號線直到晚上18時後才被迫停運。彼時已有數百乘客被困地鐵,而鄭州I級應急響應已啟動了一個多小時,暴雨紅色預警也發佈了五個多小時。

鄭州洪災是不是水庫惹的禍?

洪災中被淹沒的鄭州京廣路隧道,與常莊水庫之間的直線距離不到10公里。 (大紀元製圖)
洪災中被淹沒的鄭州京廣路隧道,與常莊水庫之間的直線距離不到10公里。 (大紀元製圖)

面對鄭州洪災導致的慘劇,海內外不少網民質疑可能與鄭州市常莊水庫當天突然洩洪或決堤相關。

根據鄭州防災服務台「鄭州發佈」21日凌晨1點的通報,常莊水庫7月20日上午10時30分開始向下游洩洪。但當局並未事先預警,而是在洩洪14小時後才公告。

有鄭州市民結合20日當天下午5時後積水突然暴漲的異常現象,而質疑洪災是政府無預警洩洪造成的人禍。

7月21日,中共河南水利部門「闢謠」稱,常莊水庫沒有決堤,是正常洩洪,對鄭州市區基本沒有影響。

事實是:外界雖然無法從中共官方獲取常莊水庫洩洪與鄭州市政排水等相關細節,但鄭州市政府的公開資訊顯示,鄭州區域內的水庫和城市主城區的排水存在關聯。

《鄭州市城市防汛應急預案》顯示,鄭州市境內有大小河流124條,「其中城市主城區主要排澇河道為索須河、賈魯河、魏河、東風渠、金水河、熊耳河、七里河、潮河等」。

「排水設施按照雨污水份流的排放體系,雨水系統按照就近排入河道的原則,分別從金水河、熊耳河、東風渠、七里河等洩洪河道匯入賈魯河外排。」

而河南水利部門在公開「闢謠」中承認,常莊水庫庫容有限,需下洩部份水流量才能承接更多暴雨洪水;而水庫洩洪同樣是通過賈魯河外排。

上述官方通報信息勾勒出一個事實:7月20日,在鄭州市暴雨降水正急速湧入市政排水系統,並最終通過賈魯河外排之際,中共當局無預警開閘洩洪,將水庫存水放入河道,同樣匯入賈魯河外排。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常莊水庫位於鄭州市西環邊,與洪災中被淹沒的鄭州京廣路隧道,直線距離不到10公里。

鄭州暴雨「千年一遇」?

「鄭州氣象」官方微博消息稱,這次特大暴雨突破自1951年鄭州建站以來60年的歷史紀錄;7月17日20時—20日20時,這三天降雨量達到了617.1毫米。鄭州常年平均全年降雨量為640.8毫米,相當於這三天下了以往一年的量。

7月21日,河南省水利廳發消息稱,河南此次降雨量「超5,000年一遇」。

事實是:鄭州暴雨為真,但「千年一遇」言過其實。

46年前,1975年8月4日至8日,距離鄭州200公里的河南省駐馬店地區發生強降雨,降雨量超過1,000毫米;在暴雨中心地帶,8月7日一天降雨量達到1,005.4毫米,降水量打破當時的中國紀錄。

由於中共的不合理規劃、大躍進修建過多水庫,且水庫偷工減料、品質低劣,最終導致水庫潰壩。據維基百科數據,「75·8」 河南潰壩死亡人數為8.56萬~20餘萬,受災人口逾千萬。#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